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36章:安希,你怎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36章:安希,你怎么了!

    虽然他生活上的私事没有怎么解决,但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了进展。

    乔静唯的确是一个很好很的伴侣人选。

    厉衍瑾站了起来:“我送你回家,走吧,很晚了。”

    “其实。”乔静唯轻声说道,“我也可以留下的。我们都在一起了,不需要这么避嫌。”

    厉衍瑾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顿了一下,才说道:“还是我送你吧。”

    乔静唯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她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说到这个份上了,可厉衍瑾,还是避开了。

    那她也没有再提起的必要,免得惹人嫌。

    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能说出这种话,已经是很豁得出去了。

    只是一步一步来吧,她总会得到他的。

    慕氏集团。

    大公司里,向来都是忙忙碌碌,人人都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去工作。

    因为竞争十分的激烈,稍有不慎,就会被超越。

    所以在慕氏集团,几乎是看不到员工懒惰的,人人都想上进,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

    沈北城又来了总裁办公室。

    一般他亲自来这里,都是有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商业机密的事情。

    他和慕迟曜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谈论了近一个小时,才告一段落。

    “那就先这样。”沈北城说,“我吩咐人去开始办。”

    言安希跪坐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从沙发上探出个头,看着远处办公桌前后的两个背影,弱弱的出了声。

    “你们谈完事情了?”

    沈北城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言安希?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

    “不是,那我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出声?”

    言安希的声音更弱了:“我看你们挺忙的,就没好意思打扰你们”

    沈北城又转过头去,看着慕迟曜:“不是吧,我说你你来公司,还带带家属的啊?”

    慕迟曜懒懒的往后一靠:“我就带家属了,有意见?”

    “你怎么不把办公室搬回年华别墅去呢?”

    “你可以出去了。”慕迟曜说,“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言安希把下巴搁在沙发靠背上:“哎沈北城,我不出声也有错了?”

    沈北城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算了,你们夫妻俩,两个人两张嘴,我说不过你们,走了。”

    言安希笑眯眯的:“你也可以把慕瑶叫过来啊,那你也是两个人两张嘴了。

    沈北城赶紧走了。

    慕迟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一来的时候,你就窝在沙发上,他压根就没看到你。”

    “是啊,别人都不会想到,慕大总裁的办公室里,还藏着一个女人。”

    言安希一边说着,一边规矩坐好,下了沙发,穿好鞋子,往洗手间走去。

    慕迟曜拿起旁边的文件,开始翻看。

    没过多久,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是言安希的声音。

    慕迟曜一听,脸色当场就有些发白,把手里的文件一扔,立刻就往卫生赶去。

    他是跑着过去的,一秒钟都不敢耽误,生怕去迟了,就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了。

    言安希怀着孩子啊,突然这么一惊叫,他三魂都丢了两魂。

    而且,惊叫声过后,言安希又没有了声音。

    慕迟曜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里来了。

    “安希!”他急急忙忙的喊道,声音都有些发哑了,“你怎么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冲到了卫生间,毫不犹豫的就推门走了进去。

    慕迟曜的脸上,满是惊慌。

    言安希呆呆的站在洗手池的旁边,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

    慕迟曜快速的走到她身边,焦急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言安希还是傻傻的,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

    慕迟曜自顾自的,把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有哪里伤着了。

    “安希,你说话。”他一颗心稍微放了放,“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看起来很好啊,没什么事,怎么怎么她会忽然惊叫?

    慕迟曜皱眉,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结果,言安希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的抬手,拉了拉他的衣袖:“老公”

    “我在,我在这里。”慕迟曜看着她,“怎么了,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吓到我了?”

    言安希咽了咽口水,轻声说道:“动,在动。”

    “什么动?”

    “刚刚动了啊”言安希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袖,像是高兴,又像是紧张的样子,“真的,我真的感觉到了。”

    慕迟曜这个时候,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但是基本可以确定,她没有什么事。

    还好,不然,言安希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真的就会自责到死的。

    慕迟曜把她攥着自己衣袖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

    “慢慢说,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然后,他又牵着她,准备走出卫生间:“我们先出去再说。”

    言安希不敢动。

    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慕迟曜,你怎么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啊我是说孩子,孩子刚刚动了,他他踢我了!”

    言安希的话音一落,慕迟曜也紧跟着怔住了。

    “你你是说,孩子动了?他在你肚子里,他”

    沉稳如慕迟曜,这个时候,也竟然开始结巴了。

    言安希连连点头:“对对对,是的。所以”

    “所以你刚刚的那一声惊叫,是感觉到了,胎动?”

    言安希欣喜的抬头看着他:“对,就是胎动!我刚刚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他在踢我!”

    慕迟曜低头,看着她的肚子。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弯下腰来,一把将言安希横抱起,低头蹭了蹭她的鼻尖:“先出去,傻安希。”

    “我我怎么又傻了啊”

    言安希委屈的小声反驳,慕迟曜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因为感觉到了胎动,所以她被吓到了,站在洗手间里不敢乱动,还尖叫了一声,把他给吓得够呛

    哎,他要怎么说她才好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