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40章:只要她敢回来,我就敢要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1040章:只要她敢回来,我就敢要她

    乔静唯叹了口气,下了车。

    管家在一边候着,见乔xiao jie下了车,可厉先生却迟迟不见踪影,疑惑的问道:“乔xiao jie……”

    “衍瑾他喝醉了,在副驾驶上睡觉,”乔静唯回答,“我去叫醒他。”

    管家点点头:“好的,乔xiao jie。”

    “衍瑾他……以前有没有喝醉过?”

    “乔xiao jie,有的。”

    “那他……每次喝醉都是这样,什么都不做,就安静的睡觉吗?”

    “没有。”管家说,“厉先生有时候醉得厉害了,就会一直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乔静唯心里一动:“那谁能听懂?是……夏初初吗?”

    “乔xiao jie,您怎么知道?”

    乔静唯苦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走到副驾驶车窗旁,轻轻的喊道:“衍瑾,醒醒,我们到家了,衍瑾……”

    厉衍瑾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模糊的人影,下意识的,就想要脱口而出一个名字。

    一个在心里反反复复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但是,很快他又反应过来,她怎么会在这里。

    所以厉衍瑾嘴唇微微张了张,最后又把到嘴边的名字,给咽了下去。

    他点点头:“好,静唯。”

    下了车,管家连忙走过来,和乔静唯一左一右的,把厉衍瑾扶住。

    “厉先生,您这是喝了多少啊……”

    乔静唯在一边没有说话。

    厉妍看到厉衍瑾这个样子,也是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酒?”

    毕竟厉衍瑾已经很久没有喝的这么烂醉过了。

    “没事的,妍姐,就是正常的商业应酬,他……他多喝了几杯。”

    厉妍听乔静唯这么说,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这样,好,好,辛苦你了,静唯。”

    “没事,妍姐,我扶他回房间吧。”

    “嗯,我去让厨房熬点醒酒的送上来。”

    乔静唯点点头。

    厉衍瑾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无法走成一条直线,乔静唯和管家扶得有些吃力。

    “没……没事。”厉衍瑾说,“这么点酒,我,我还能喝的……”

    “还喝,衍瑾,你真的醉了。”

    “没……没醉!”

    “醉了的人呢,一般都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

    厉衍瑾侧头看着她:“静……静唯,我告诉你,我……我以前,连慕迟曜都没喝过我……”

    “是是是,我知道了,那你能不能站稳,都压到我身上来了……”

    乔静唯话音一落,厉衍瑾忽然伸手抱住了她:“是,是么……”

    她立刻反手回抱住他,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好了,我们先回房间。”

    她和管家,一起合力,终于把厉衍瑾送回了卧室。

    乔静唯转身对管家说道:“你出去吧,这里有我照顾着,没事的。”

    “是,乔xiao jie,如果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找我。”

    “好。”

    管家走了,卧室里,就只剩下她和厉衍瑾了。

    厉衍瑾倒在床上,眼睛半闭半睁,抬手揉着额角:“静唯……给我倒杯……倒杯,水……水。”

    “好。”

    乔静唯转身倒了一杯水来,厉衍瑾吃力的坐了起来,从她手里接过水杯,一口就喝完了。

    “你……你回家吧。”他拿着水杯,醉意朦胧的说,“让……让管家派车,送你回家。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

    厉衍瑾说着说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他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你真的很好,很好……比,比她好多了。”

    乔静唯一怔,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他的理智,看起来,已经几乎没有了。

    因为,他开始提到夏初初了。

    如果是正常的厉衍瑾,是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提起夏初初的。

    “我比谁好多了?”乔静唯站在床边,看着他,“厉衍瑾,你在说谁?”

    “谁……我在说谁,当然……当然是夏初初了,夏初初……初初。”

    他不停的,低低的呢喃着这个名字,又用手揉着额角。

    “噢,是夏初初啊。”乔静唯说,“我和她比好,是吗?”

    “是,你很好,很好很好,她……她太不懂事了,而且还总是闯祸。”

    “既然我这么好,那你……你爱我吗?”

    厉衍瑾已经没有力气了,高大的身子倒在床上,一说话,就是满嘴的酒气:“爱……爱,我爱谁?我爱的人,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我就在你身边啊。”乔静唯说,“怎么会不在你身边呢?”

    “你……你不是她,她说了她不会回来了,就真的,真的不会回来了。”

    “你是说夏初初吧,厉衍瑾,她如果回到你的身边,你会接受她吧?”

    “接受,为什么……为什么不接受?只要她敢回来,我,我就敢要她,初初,初初 ……”

    厉衍瑾一遍又一遍的呢喃着这个名字,满是思念。

    乔静唯在一边,听得心口发闷。

    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个时候,问厉衍瑾的问题,基本上也都是他的心里话了。

    “可是她是你的外甥女啊,你们怎么能在一起?你们在一起,你知道要遭受多少的流言蜚语吗?”

    “我只是想要她在我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我……我能够,能够每天看看她,都,都满足了……”

    乔静唯慢慢的蹲了下来,蹲在床边,再次问道:“既然你这么爱夏初初,你为什么……又要和我在一起呢……”

    “你?你是谁……你是,”厉衍瑾抬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又喃喃的说道,“你是……是乔静唯。”

    “是我。”她点头,“你爱我吗?”

    “……什么是爱?我只知道,如果遇到任何的危险,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她,她夏初初,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那你想过和乔静唯,一直在一起吗?”

    “静唯……静唯是一个好女人,是我辜负她,是我对不起她,除了爱情,我想,我……我可以给她任何东西。”

    “那她如果什么都不要,就只要你的爱情呢?”

    “……我也不知道……”

    乔静唯慢慢的心灰意冷:“所以,衍瑾,你这辈子,只会对夏初初一个人,至死不渝。”

    多么动听又情深意重的话啊……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