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42章:划伤手指,滴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42章:划伤手指,滴血

    “我冒不起这个险,衍瑾。所以,我只能趁你喝醉。可是你现在都醉成这样了,醉得不省人事了,却还在念着夏初初的名字,还在想她。”

    “你醉了,你也不会要我的。都说酒后乱性,我以为你也难逃这样的酒精迷醉。但是,你却只是睡觉,一边睡觉,一边想夏初初,根本没有任何的过激行为。“

    所以,乔静唯要怎么办呢?

    长夜漫漫,这一晚上,厉衍瑾都是仍由她摆布的。

    她一直都希望,甚至连做梦都在想,厉衍瑾能吻她,深情的,捧着她的脸,一点一点的深入,辗转反侧。

    可是他没有,从来都没有。

    而现在,她只能自己主动,趁着他喝醉,把这个想法,给实现。

    可是他不会吻她啊,他不会主动,他就这么睡在这里,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卑微的爱着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厉衍瑾的酒气萦绕着她鼻尖,虽然她一点都不反感,但是这酒气也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她是趁虚而入的。

    她是趁着厉衍瑾喝醉,才能在这里为所欲为的。

    现在厉衍瑾喝醉了,什么反应都没有,如果她把他叫醒,也只会让他慢慢清醒。

    一旦厉衍瑾清醒,乔静唯就什么都不能做了。

    她把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看着窗外。

    “什么时候,你能真正的爱我,爱上我呢你自己都说夏初初没有我好,那你为什么还爱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厉衍瑾的呼吸已经完全平稳,搭在她腰上的手,也都垂落在了身侧,完全进入了深度睡眠。

    喝了这么多酒,厉衍瑾要是在明天九点之前能醒过来,都算好的。

    乔静唯慢慢的坐了起来,伸出手去,开始解厉衍瑾的皮带。

    她对男士皮带不是很了解,而且也是第一次这么触碰男人的身体,所以显得很生疏。

    费了一番劲,乔静唯才把厉衍瑾的皮带给解开,然后,慢慢的,把他的长裤给脱了下来。

    脱掉裤子的时候,乔静唯不自觉的就脸红了。

    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不然,正正经经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孩子,谁愿意做在这种事,谁能做得出来?

    紧接着,乔静唯又把厉衍瑾的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把他的衬衫也给脱掉了。

    这个时候,厉衍瑾只剩下一条nèi kù了。

    乔静唯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都脱掉,一件一件,全部脱掉。

    她把自己和厉衍瑾的衣服,扔在床下,又把自己的贴身衣服,悬挂在床边。

    制造出一种满室迷乱的假象。

    紧接着,乔静唯扯过一条薄薄的夏凉被,盖住了自己和厉衍瑾。

    她的脸越来越红,红得有些发烫。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害羞”乔静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伸出手去,摸到了厉衍瑾的dǐ kù边缘。

    然后,一点一点的把它脱了下来。

    到此为止,她和厉衍瑾,已经都是未着寸缕,yī sī bù guà了。

    床下床上,都散落着男女的衣服。

    乔静唯慢慢的躺了下来,靠在厉衍瑾的怀里。

    她的肌肤紧贴着厉衍瑾的肌肤,他身上很热,而她身上有点凉。

    睡梦中的厉衍瑾,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依然睡得很沉。

    这一场宿醉,看起来发生得顺理成章,但其实

    是蓄谋已久。

    可能,算计的最高明手段,就是看起来自然,真实,一点刻意的痕迹都没有。

    但其实,每一步,都是早已经算好了的。

    厉衍瑾就这么的入了坑。

    大概,厉衍瑾遇到乔静唯,所以就栽在她手里了吧。

    毕竟,乔静唯一直都是慕城,非常有名的女强人,事业心很强,工作能力也相当的出色。

    所以,慕城上流社会当中,一直都有人说,这样的铁娘子,谁能征服。

    谁能想到,乔静唯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一个人。

    那就是厉衍瑾。

    这是乔静唯第一次,离厉衍瑾这么近,这么亲密,而且,yī sī bù guà。

    “不管你明天早上醒来之后,对这一切会有什么想法,对我会有什么想法,衍瑾,都已经到这一步了。”

    “你是推开我,还是接受我,我都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我已经迈出第一步了,所以,我只能继续往前走,不能后退。”

    乔静唯已经在顾炎彬的唆使下,把鉴定报告给换了。

    这一步,一走出去,就是不回头的。也回不了头。

    后退更加是不可能。

    乔静唯轻轻的把腿抬起,架在了厉衍瑾的腿上,看着两个人的腿交叠在一起,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幸福感。

    所谓爱情,也就是这样吧,白天并肩,晚上同床。

    乔静唯静静的靠在他怀里睡了一会儿,小腿摩挲着他的膝盖,然后,才慢慢的坐了起来。

    她的眼睛里,有着点点的光亮,带着一直都有的坚定。

    然后,她慢慢的拉开了床头的抽屉,拿出了一把小巧的折叠水果刀。

    乔静唯把水果刀打开,刀刃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房间里,泛着森冷的光。

    但是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冷意,也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

    乔静唯慢慢的刀刃,贴在了自己的食指上,然后微微的用力,按了下去。

    有一点点的疼。

    但是,乔静唯咬咬牙,一闭眼,狠狠心,用力的划了下去。

    伤口不是很深,也没有很长,一点点宽度,很快,就渗出血珠来。

    乔静唯低头,看着指尖的血珠,等它越聚越多的时候,翻转手指,把血滴落在了床单上。

    一滴,一滴,又一滴。

    床单上晕染开来点点的血迹,十分的醒目。

    乔静唯这才满意的一笑。

    是,很好,终于,最后一步,她也做了。

    等明天早上,厉衍瑾醒来,看到这一抹鲜红,他就无法反驳了。

    乔静唯想,做戏,那就要做全套,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她没有任何的害人心思,她只是太爱他了而已。

    太爱一个人,难道有错吗?何况,他爱的人,是错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