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45章:你吻吻我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45章:你吻吻我吧

    乔静唯抬手,回抱住厉衍瑾,被子从她身前滑下,她也不在意,只是抱着他,不愿意撒手。

    “你说的好,是怎么样的好?衍瑾,我们在一起,算一算也有许多天了,你却从来没有吻过我,只有昨天晚上,你才这样做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吻吻我呢?”

    厉衍瑾身体一僵。

    没有了被子的阻隔,乔静唯上半身就是没有穿衣服的,现在她紧贴着他,他都清楚的感受到了,但却是在尽量的忽略。

    乔静唯也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僵硬,却更加得寸进尺的侧头,贴着他的耳畔:“你吻吻我吧,衍瑾,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她贴着厉衍瑾的耳畔,慢慢的把唇瓣往下移动,滑过他的耳垂,滑过他的鬓角,再滑过他高耸的鼻尖,然后

    终于到了目标,他的唇瓣。

    厉衍瑾浑身一震,乔静唯身上的香气,简直就是在cì jī着他。

    他咽了咽口水,猛然闭上了眼睛,然后双手紧紧的握住她的肩头,把她给推开了:“静唯,我还没刷牙,昨晚又喝了那么多酒,所以”

    乔静唯看着他。

    看,她即使主动说了,他还是不愿意吻她。

    所以,如果,她不用这样的方式,用这样的手段来欺骗他的话,她什么时候,才能长久的留在他身边。

    乔静唯一直都有一种危机感。

    厉衍瑾对她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总有一天会找到机会,和她分手的。

    所以,她要先下手为强。

    “衍瑾”乔静唯开口,“就算这样,你也不用闭着眼睛,不敢看我吧”

    厉衍瑾一听,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实在是有些过激了一点,于是慢慢的睁开眼睛。

    可是他这一睁眼,乔静唯雪白的上半身,顿时就映入他的眼帘。

    这对他的视觉,顿时又是一大冲击。

    厉衍瑾迅速的站了起来,背过身去:“我我去衣帽间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衣服。”

    乔静唯在他身后,笑得很甜。

    “不用。”她说,“你去拿一件浴袍过来就好,我先洗澡。”

    厉衍瑾点点头,很快就取了浴袍过来。

    乔静唯从他手上接过浴袍的时候,指尖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他的指尖。

    厉衍瑾像是浑身触电一样,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连忙把手一缩。

    乔静唯这还没拿稳浴袍呢,厉衍瑾这么一缩手,浴袍就掉在了床边,一半拖在地上。

    厉衍瑾也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点不太妥当。

    不过乔静唯也没有说什么。

    他再次把浴袍拿起来,递给乔静唯。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敲响,厉妍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衍瑾,你醒来了没有?静唯在不在你的房间?我昨天晚上睡了,也不知道她把你照顾得怎么样,有没有回家”

    乔静唯低下头,慢慢的把浴袍穿好。

    妍姐来的也算是时候,没有忘记她昨天晚上嘱咐过的时期。

    厉衍瑾已经走到门口去了,打开房门,看着厉妍:“静唯在我房间里,妍姐,有事吗?”

    “没有,就问问。衍瑾啊,你呢,昨天喝那么多酒,现在头疼了吧?呐,我给你泡了一杯蜂蜜水,喝了能舒服点。”

    厉衍瑾看着面前的蜂蜜水,伸手接过,心里有些感动,点点头:“谢谢妍姐。”

    他头昏脑涨的,也没有心思去细想太多。

    “客气什么,要是不舒服,就在家多休息休息,身体要紧。”厉妍说,“休息好了,就和静唯一起下楼吃早餐吧。”

    “好。”

    乔静唯听着门口传来的对话,心里知道,这件事,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是成功了。

    厉妍虽然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关心的问了一句,但是已经足够了。

    这无疑就是让厉衍瑾更加明确,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些什么。

    厉妍也算得上是,知道了她在厉衍瑾房间里过夜的证人了。

    厉衍瑾端着蜂蜜水,轻轻的关上门,想也没想就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看来里面还有柠檬汁。

    这一口喝下去,也稍微缓解了一下厉衍瑾浑身上下的那股子难受劲。

    他转身回到卧室的时候,乔静唯已经穿好了浴袍,正光着脚,站在床边。

    浴袍有些宽大,所以显得十分松松垮垮,身前也形成了一个“”字,白皙的皮肤,显得十分的抢眼。

    修长纤细的小腿,也惹人怜爱。

    厉衍瑾看了一眼,下意识的马上收回目光,不敢再看第二眼。

    说实话,到现在,他还没有从他要了乔静唯身体的这件事里,回过神来。

    他不敢看她,看一次,就越发的觉得自己是混蛋。

    乔静唯慢慢的从他身边走过去,直接进了浴室。

    打开蓬蓬头,水哗哗的洒落了下来,乔静唯仰着头,任凭细密的水柱喷洒在她的脸上。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她就不相信,以后的日子里,厉衍瑾能做到完全不碰她。

    凡事啊,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只要开了头,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她做亏心事一样,也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乔静唯以前哪里做过偷换血缘鉴定报告,偷梁换柱的事情。

    她哪里做过把自己的贞洁名誉,当做一种牵绊男人心思的筹码的事情。

    都没有。

    乔静唯甚至不知道,以后,未来,她还会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

    也许会变本加厉,也许会就此收手。

    毕竟

    “我的目的,只是想让厉衍瑾好好的爱我我错了吗?”她站在水柱下,喃喃的自语,“我只是想把他从夏初初的感情里解救出来,我错了吗?”

    “就算,就算他和想初初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但是一旦他和夏初初正式公开的在一起,随之而来的,就会是漫天的yú lùn和唾骂啊”

    看着自己身上洁白无瑕的肌肤,乔静唯苦笑。

    这么白,白得一点痕迹都没有,哪里像是被疼爱过,经历过一晚欢爱的人。

    也就骗骗现在还没完全酒醒的厉衍瑾吧!

    听着浴室里的哗哗水声,厉衍瑾慢慢的喝着手里的蜂蜜柠檬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