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53章:这颗心早就死, 不会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53章:这颗心早就死,不会活了

    夏初初抽泣着继续说道:“好,我不怪你,我也没有权利去责怪你。小舅舅,我只想说,愿我没有能够给你的,我们没有完成的遗憾,你和静唯姐都能完成吧,你开心就好”

    厉衍瑾看着身边,捂脸大哭的夏初初,却是束手无策。

    他不能抬手去安慰她,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轻轻的把她给抱进怀里。

    他只能看着她哭,看着她悲伤,看着她泪流成河。

    “初初,”厉衍瑾哑着声音,“你要和顾炎彬结婚了,你明白吗?结婚意味着什么,你比我清楚,你已经开始着手办理着婚礼的各种事情,你能体会到那一份责任了。”

    夏初初擦了擦眼泪,忽然放下了捂着脸的双手。

    “就这样吧,小舅舅,以后各不相干了,以前说的话,做过的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吧。”

    再去回想和追究,也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再见。”夏初初说,“希望你能好好的爱静唯姐,你不能够给我的,就请,全部完整的,给她吧”

    小舅舅的爱,该给一个女人,让那个女人变得无比的幸福。

    就好像现在的安希一样。

    其实,这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夏初初毫不犹豫的下了车,甩上车门,低头快步的走进了厉家。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在慢慢下沉的夕阳下显得那么孤寂,厉衍瑾也觉得,此生寂寥。

    他抬手,用力的按了按左心房的位置,疼,很疼。

    疼得连呼吸都是一种折磨。

    但愿,初初就此恨他,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她的余生,不会再被这段感情牵扯羁绊了。

    而他,就一直活在自责后悔里吧。

    这酒,不喝也喝了,他以后再也不会喝酒,绝对的,滴酒不沾。

    夏初初进家之前,又仔细的把眼泪给擦了擦,不想让厉妍看出来什么不对劲。

    还好她出了这么多汗,也就显得流的那些眼泪,十分的微不足道了。

    厉妍见到她,很是开心:“我们初初知道回家看我了,哎呀,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外面热,我歇会儿就好。”她回答,“妈,顾炎彬有事,我金今晚就在这里吃饭了,我想吃你做的红烧排骨。”

    “好好好,没问题。”厉妍说,“我等会儿就给你做。哎,张嫂,快去倒杯冰水来。”

    夏初初喝了一大口冰水,觉得自己这心,也都慢慢的跟着凉了,而且凉透了。

    没过多久,厉衍瑾也回来了。

    两个人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各走各的路。

    夏初初觉得,自己就是犯贱。

    好端端的,为什么想要来看看他,自己还被狠狠的虐了一把。

    真的是有苦说不出。

    夏初初想,她就做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从此以后,谁的事情都和她无关。

    她不想去操这个闲心了。

    她就和顾炎彬斗斗嘴皮子,当一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太太,这辈子就够了。

    什么真心,什么爱情,都是假的,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吃完饭,夏初初打电话让顾炎彬来接她。

    顾炎彬倒是很快就来了,也没有说什么,接她走了。

    只是两个人在车上的时候,顾炎彬才悠悠的开口:“我就知道,夏初初,你按捺不住了。”

    “什么?”

    “中午知道乔静唯脖颈上有吻痕,下午就rěn wú kě rěn的赶过来了,你说我指的是什么呢?”

    夏初初顿了一下,才回答道:“你管我?”

    “我不管你,不过我想,你应该彻底心死了。”

    “这颗心早就死了,死透了。”夏初初说,“再也不会活了。”

    “说通俗一点,夏初初,你不就是失个恋而已,至于吗?人还是要学会往前看,至少也得为自己好好的活一活。”

    “我都把自己卖给你了,还怎么活?”

    顾炎彬挑眉:“这话说的,夏初初,我敢你把怎么样吗?”

    “我现在不想说话。”她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你放心,我会和你结婚的,绝对不变卦。”

    顾炎彬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继续看着前方。

    今天这药,还下得真的是猛,乔静唯这一次,总算是干了一件有用的事情了。

    而夏初初想,不管怎么样,她也算是,爱过一次,奋不顾身的,爱过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有过爱情,也有过失去。

    也许,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也值得一辈子去回味了吧。

    年华别墅。

    言安希一个人躺在主卧室的大床上,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低垂着眉眼,显得十分的温顺。

    慕迟曜临时接了一个电话,所以去书房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他。

    虽然慕迟曜走的时候,跟她说,可以先睡的,因为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

    不过慕迟曜也说过,他会尽力的提早完成,回来陪她一起睡觉。

    所以言安希决定,还是等等他,和他一起睡。

    毕竟没有了慕迟曜在身边陪着,她有些失眠了。

    哎,已经习惯了他宽厚的怀抱,温柔的跟她说着晚安,突然有一个晚上这些都没有了,她根本不能习惯。

    “宝宝啊妈咪也不知道,该叫你以言呢,还是念安。但是你看,爸爸还没有回来,妈妈好无聊哦。”

    “你能不能给妈妈一点反应啊。你看,你爸爸要工作,你又不要工作,天天在我肚子里,你也跟我互动一下嘛。”

    言安希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是,她的肚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哎,难道这么晚了,宝宝你也睡觉了?”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给我面子啊。上次你爸爸跟你说了一句话,你就给反应了。我今天跟你说了这么多,也不见你给我一点反应”

    “唉”

    言安希又一次叹气。

    “无聊啊无聊,没有慕迟曜,我怎么就这么无聊呢不行啊,女人不能这么的依赖男人,不能。等我把你从肚子里生出来,我也要忙工作。”

    “哼,到时候,就是慕迟曜想我了,而不是我想他。”

    言安希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径直走出卧室,往书房的方向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