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60章:我就算是去卖,也不会卖给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60章:我就算是去卖,也不会卖给你!

    “有时候呢,人还是不要太清高比较好。”顾炎彬顿了顿,说道,“夏初初,我给你一个机会。”

    她冷笑:“机会?什么机会?你又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既然厉衍瑾都和乔静唯shàng chuáng了,那么,你和我”

    “你做梦!我就算是去卖,也不会卖给你!”

    夏初初这一句话,让顾炎彬的脸色当场就拉了下来:“你说什么?”

    “说什么你听得清楚!”

    “夏初初,你就不想报复一下厉衍瑾?说不定这个时候,他还觉得,是你先背叛了你和他忠贞的爱情,和我结婚。所以他才会给乔静唯机会”

    夏初初咬唇,顾炎彬这句话,说的有一定道理!

    因为,她和顾炎彬的婚姻是什么性质,只是她和顾炎彬心里清楚!

    “你明明才是受了最多的苦,吃了最多的亏的那个人,为什么要让厉衍瑾过得心安理得的逍遥自在?”顾炎彬继续说,“你只是假装违反誓言,他却是真的”

    夏初初摇摇头:“不不要再说了。顾炎彬,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直说,你直说啊!”

    顾炎彬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把你自己给我。”

    夏初初的瞳孔猛然放大,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顾顾炎彬,你,你要我的身体?”

    他点点头:“是的。”

    顾炎彬终于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他想,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烦闷,他的脾气,可能都是来自于夏初初。

    也许,自古以来,人们对于得到了的东西,就不会一直想着念着,这是定律。

    所以顾炎彬觉得,他要是,得到了夏初初的身体,或许就不会一直这么的魂牵梦萦了。

    而他为什么想要夏初初的身体,可能,也是因为她每晚都睡在他身边,只能看不能吃,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深度折磨。

    从身体到精神的折磨。

    所以,这只是关乎正常的生理需求,和爱情,完全没有沾边。

    夏初初越发惊恐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炎彬,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让你觉得很难接受吗?”

    “不可能!”夏初初说,“除非我死了!”

    “死?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说死,多伤感情。”顾炎彬看着她,“难道你就打算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吗?”

    “我怎么过我自己的一生,是我的事情,我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不着。”

    顾炎彬只是笑:“我管不着吗?夏初初,我很快就是你名正言顺的丈夫了。”

    “你”夏初初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婚内qiáng bào,也算是qiáng bào!”

    “我没有打算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所以夏初初,我现在是和你在商量。”

    “呸!”夏初初恨恨的看着他,“你比禽兽还禽兽!”

    “怎么这么激动?不愿意就不愿意,我们可以慢慢谈。”

    顾炎彬一边说着,一边试着放开了夏初初的手。

    夏初初见他松了力道,立刻收回自己的手,看着他:“谈什么?这件事没有得谈!我们早就说好了,结婚是结婚,各过各的,各取所需!”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太过无聊了吗?”顾炎彬说,“反正厉衍瑾都已经和乔静唯日益恩爱了,你还为他守身如玉,有什么意义?”

    “我为谁守身如玉,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我想放纵自己,那么,我放纵的对象,也绝对不会是你顾炎彬!”

    顾炎彬脸色一沉:“那么你想跟谁放纵?”

    “我就算是去yè zǒng huì找个牛郎,拿钱去bāo yǎng一个小白脸,我也不会跟你!”

    顾炎彬瞬间就被她这句话给气到了:“夏初初!”

    “滚!滚!你给我滚,现在就滚出去!”

    夏初初也是气疯了,在这个时候,顾炎彬竟然竟然有这种心思!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他这么轻视她,践踏她的尊严!

    顾炎彬哼了一声:“夏初初,你还想去找牛郎,bāo yǎng小白脸?我告诉你,别说我不同意,就算我同意,你心爱的小舅舅也不会同意!”

    “你什么意思?”

    “只要你这么做了,我就去告诉厉衍瑾。”顾炎彬说,“到时候,他要是知道,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他会怎么看你?”

    夏初初又被顾炎彬气得不行。

    她无意中说出的气话,他也能找到办法来治她!

    她怎么可能去作践自己,找什么牛郎的,她不过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总之她的意思,就是不会和顾炎彬有任何亲密接触!

    夏初初重重的咬了一下唇瓣:“顾炎彬,你是不是这段时间在外面没有什么好玩的,临近婚礼,需要洁身自好一下,所以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

    谁知道夏初初这么说,又把顾炎彬给气到了。

    他脸色更加阴沉了:“敢情在你心里,夏初初,我天天在外面玩女人?”

    夏初初看着他:“难道难道不是吗?”

    他一看就生得一副风流的相貌啊,又有钱又有貌,家世又好,他只要想,多的是女人愿意往他身上贴。

    顾炎彬忽然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夏初初见他打算放了自己,连忙手忙脚乱的把婚纱往自己身上遮,遮得严严实实的。

    “夏初初,你给我听好了。”顾炎彬一字一句的说,“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不堪,玩女人?我有那么低俗吗?”

    夏初初不吭声。

    “快要结婚了,我也不想和你闹得太僵。免得在婚礼上,被人看出来什么端倪。但是,夏初初,我的提议,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不考虑。”她一口就回绝了,“我刚刚说了,除非我死。”

    “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想,现在不要把话说得太早。”

    顾炎彬说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出了试衣间。

    帘子猛地拉开,又“唰”的一下关上。

    试衣间里,只剩下夏初初一个人了。

    她这才敢大口大口的呼吸。

    顾炎彬这个神经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疯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