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69章:初初,叫我的名字,衍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69章:初初,叫我的名字,衍瑾

    夏初初的脑子浑浑噩噩的,破碎的声音,不断的从她嘴里逸出她想不发出任何声音,却做不到。

    “初初,初初”

    她听到,小舅舅不停的在喊着她的名字,极尽柔情,极尽缠绵。

    她哭喊着,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难受,又快乐。

    厉衍瑾不停的吻着她的眼睛,一一吻去她眼角边的眼泪:“初初,我的初初,我爱你。”

    听到这三个字,夏初初反而哭喊得更厉害了。

    他凭什么说爱她,凭什么!

    他爱她,他就不会在清醒的情况下,和乔静唯fā shēng guān xì了!

    他爱她,他就不会来逼她出卖自己的身体,为爸爸的公司谋取利益。

    他一直都在逼她,把她的后路都给堵死。

    夏初初想,小舅舅是脏的,他脏。

    因为他碰过别的女人。

    可是怎么办啊,她还是爱他,无法自拔无可救药的爱着他。

    这一晚,她痛,心痛,身体也酸软,但是她也快乐着。

    她把自己,给了小舅舅。

    虽然夏初初知道,这样有多不堪,有多无耻。

    但她就是愿意把自己给他,打着为爸爸公司的名义。

    而厉衍瑾,其实也是打着给夏志国公司争取项目的名义,要了她。

    夏初初第一次觉得,一个晚上,怎么会有这么漫长。

    小舅舅像是不知道疲倦似的,一次一次,又一次,不停的索取。

    夏初初腰酸背痛,浑身软得如同一汪春水,任凭他将自己翻来覆去,也无力反抗。

    她浑身都是汗,头发都黏黏的粘在了额角,变成一缕一缕的。

    夏初初也不记得,他要了自己多少次。

    她一直都在哭着,喊着他的名字,他也一次又一次的哄着她,可是索取的动作,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

    夏初初嗓子哑了,也没有力气了,整个人昏昏沉沉,只有身体的颤抖和舒爽,在告诉她,她还醒着。

    “小舅舅”

    她一喊他,他就俯下身来,十分温柔的亲吻着她。

    “不要叫我小舅舅。”厉衍瑾说,轻轻的啃咬着她的耳垂,“初初,叫我的名字,试着叫我的名字。”

    在这个时候,最放纵最沉沦的时候,他无比的希望,初初能喊他的名字。

    而不是称呼他为小舅舅。

    她每次这么叫他,都是在提醒他,他不能不可以拥有她。

    “小舅舅”

    厉衍瑾重重的咬了一口她的耳垂:“初初,怎么这么不乖?我刚刚都说了,叫我的名字。”

    夏初初的指甲在他后背上挠出深深的一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

    他也是汗水岑岑。

    她努力的弯起嘴角,想要笑,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她总觉得,下一秒,她就要晕过去了。

    “你的名字”

    夏初初喃喃的说:“你的名字,我有这个资格叫吗?我嗯,我不能叫,不能。”

    “我说可以就可以。”厉衍瑾强硬的命令道,“初初,我想听。”

    “静唯姐,她她常常会衍瑾衍瑾的叫你。其实,小舅舅,你知道嗯,啊,我我有多羡慕吗?”

    “你现在也可以,初初”

    夏初初,勉强的笑了一声:“我真的可以吗?”

    厉衍瑾低头,吻着她:“是的,是”

    她张了张嘴,看着他,终于是轻轻的,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喊出了他的名字:“衍瑾”

    厉衍瑾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更加深入的吻着她。

    “衍瑾,你是衍瑾,我的衍瑾”

    夏初初念着念着,不自觉的就流下一滴眼泪。

    他是衍瑾,厉衍瑾,她的衍瑾。

    厉衍瑾气息不稳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俯下身来,抱着她,把她搂进怀里:“初初,你是夏初初,也是我的初初。”

    夏初初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她甚至无法思考,厉衍瑾,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好像,有的吧。

    他做事这么有条理的人,是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

    不会。

    所以,夏初初也没有去想这么多了,她把自己给他,整整一夜。

    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和爱的人做起来,是这么的快乐。

    可惜,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

    越过了伦理的这条线,他和她疯狂了一次。

    厉衍瑾休息了一会儿,低头看着昏昏欲睡,闭着眼睛的初初,轻声说道:“我抱你去洗澡。”

    夏初初喃喃的问道:“几点了?”

    “我没看。”

    “应该很晚很晚了吧”

    “凌晨了。”厉衍瑾回答,“差不多是凌晨了。”

    夏初初偏过头,蹭着沙发:“我想躺一会儿,然后就走。”

    厉衍瑾一怔:“走?”

    “嗯。”她说,“不走的话,我还要留在这里睡一晚上吗?”

    “为什么不可以?”

    夏初初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重新闭上:“不了,我想走。”

    “这个时候,你想到哪里去?”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厉衍瑾看着她,刚刚欢爱时候的温存余韵,还没有散去,转眼,她就已经变得这么的冷淡无情了。

    “哪里也不准去。”厉衍瑾说,“就在这里,明天一早,你再走。”

    反正,这个恶人,他已经做过了,再做一次,也没有关系。

    厉衍瑾想,这辈子,他最痛苦最快乐的事情,也就是今晚了吧。

    如果真的有什么惩罚,或者是轮回报应的话,这报应,应该要发生在他身上。

    是他强迫夏初初的,是他用手里的权利,让夏初初妥协的。

    和她无关,她是受害者。

    冥冥之中有什么因果循环的话,都朝他来,只求,不要去伤害她。

    夏初初懒洋洋的问:“为什么?”

    “这么晚了,你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在这里。”

    “可是,小舅舅,我留在这里,我会觉得自己恨脏。”

    这个套房,见证了他和她的疯狂一夜。

    她想逃。

    “脏吗?你不脏,脏的是我。”

    厉衍瑾说着,已经起身从沙发上下去,然后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往浴室走去。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让她走。

    她是肯定不能回顾炎彬那里去的,难道,她还想留宿街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