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72章:我走了,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72章:我走了,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

    而此时,夏初初落在酒店房间里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来电铃声隔一分钟,就响一分钟。

    手机屏幕上,写着“顾炎彬”三个字。

    可是不会有人接,此时此刻夏初初和厉衍瑾正在天台上吹风,看夜景看星星。

    顾炎彬站在卧室的窗户边,听着手机里传来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他都打了四五个电话了,个个都没有人接。

    那么,夏初初到底去哪里了?

    难道是临近婚礼,她心理压力太大,承受不住,所以逃婚了?

    这个可能性,似乎不是很大。

    或者说,夏初初是被他今天早上的话,给吓到了,所以故意不接他的电话?

    这倒是很有可能,像是夏初初会做出来的事情。

    毕竟今天早上在婚纱店的时候,夏初初被他吓得脸色发白,花容失色。

    但是,他又不会强迫她,夏初初也不至于夜不归宿吧。

    顾炎彬很烦。

    他又不能去找厉妍,这个夏初初,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也得给个信。

    算了,顾炎彬想,她迟早得回来的,就让她逃一晚,那又怎样?

    顾炎彬收了手机,看着凌晨的微亮天色:“夏初初,你以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可能逃得掉吗?”

    她会是顾太太。

    天台上,厉衍瑾看着夏初初安详的睡颜,眼睛里柔情万种,无比的深情。

    他要怎么告诉她,他爱她,一直都深爱。

    他要怎么告诉她,他和乔静唯,是他在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酒后乱性发生的关系。

    她要结婚了,这些,他不会说。

    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都不会说了。

    厉衍瑾揽着她的肩膀,蹲了下去,小心翼翼的把夏初初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来天台吹风,也是一次别样的浪漫了吧。

    他抱着她,轻轻的一步一步走着,生怕颠簸幅度太大,把她给惊醒了。

    她该要好好的睡一觉,她很累,睡醒了,就走吧,就去嫁给顾炎彬吧。

    厉衍瑾抱着她回了房间,原本只要三分钟的时间,他却花了十分钟。

    终于回到卧室,他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的时候,夏初初呢喃道:“小舅舅”

    “我在。”

    “抱。”她说,“抱抱。”

    厉衍瑾哪里拒绝得了她这样的要求,连忙俯下身去,轻轻的抱着她。

    他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沐浴清香,让他深陷其中。

    “我会在这里,陪你到天亮。”厉衍瑾说,“乖,我的初初,好好睡一觉。”

    夏初初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往他怀里蹭去,像是一只小猫似的。

    如果,这天,不会亮,那该多好啊

    厉衍瑾舍不得睡,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把剩下的时间,就这么看着她,才值得。

    他甚至都,舍不得眨眼,想多看她一眼,再多看一眼

    以后,她的睡颜,她的梦呓,都只属于顾炎彬了。

    从来没有一次,厉衍瑾这么嫉妒一个男人,嫉妒那个男人可以拥有一个,完完整整的夏初初。

    当天边的第一丝光亮,出现在窗户边的时候,厉衍瑾知道,离别,很快就要来了。

    夏初初还在熟睡,在他的怀里,呼吸均匀。

    窗帘是拉开的,巨大的落地窗,将外面的天色,映照得一清二楚,天色一直都在越来越亮。

    夏初初,眼睫轻轻的颤动,然后醒了。

    她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声音也还带着刚刚醒来的朦胧:“小舅舅天亮了?”

    “嗯,六点半了。”

    “那我还能再赖会儿床。”

    厉衍瑾失笑:“嗯,赖床,你可以赖要不,吃完早餐,再走吧。”

    夏初初也笑了起来:“小舅舅,我还是要走的,多留一会儿也没有什么意义。”

    厉衍瑾顿了顿,回答道:“随你。”

    夏初初在他怀里翻了个身,然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再陪我一会儿吧”

    “是你再陪我一会儿,初初。”

    “小舅舅,你是不是一晚上都没有休息?”

    “嗯。”

    “那我真是够没心没肺的,睡了这么久。”

    厉衍瑾揉着她的长发:“没关系。”

    半个小时,又能有多久呢?

    不过是一眨眼,一翻身,一发呆的功夫而已。

    夏初初系好松垮的睡袍带子,然后从厉衍瑾怀里起身,走出了卧室,走到了沙发旁边。

    她弯腰捡起了地上,自己昨天被厉衍瑾快速又粗暴脱掉的衣服。

    还好,没有哪里被撕坏,还可以穿。

    她不能换衣服,昨天穿了什么衣服出来,今天还得穿什么衣服回去。

    捡起衣服,夏初初走进了浴室,反锁了门。

    等她出来的时候,厉衍瑾也衣着整齐的,站在客厅里了。

    昨夜两个人的疯狂和不顾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的一样,两个人都衣着亮丽,看不出来任何的龌龊。

    只是,夏初初的恤有点皱。

    厉衍瑾问道:“真的不吃早餐吗?”

    “不吃了。”

    夏初初笑着看向他,脖颈修长,白皙光滑。

    即使,在那样热烈交缠的情况下,厉衍瑾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印记。

    不能留,也不敢留。

    “我走了,小舅舅。”夏初初说,拿起自己的包,手机,“后天不,是明天了,来参加我的婚礼。”

    “我会来的。”

    “那”夏初初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拜拜。”

    “拜拜,初初。”

    夏初初深深的看了小舅舅一眼,眼睛里不敢有任何的情绪,所以她只能用笑容来掩饰。

    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一弯,眼里本来分明的情绪,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她转身就走,笔直修长的měi tuǐ,慢慢的往门外迈去。

    厉衍瑾不自觉的,这步伐,也跟着她走。

    慢慢的,慢慢的挪动。

    他特别特别的想挽留她,可是理智在告诉他,他要放她走。

    可是他又管不住自己的脚步,一点一点的往外挪动。

    厉衍瑾脑海里不停的在想,他如果在这个时候冲上去,拉住她的手臂,告诉她说,我们,走吧。

    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谁也不认识他们,谁也不能管他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