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90章:顾炎彬一定是恨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90章:顾炎彬一定是恨我了

    那血顺着顾炎彬的嘴角慢慢的流下来,然后滴落在地板上,溅起一朵细小的血花,

    他整个人再次站立不稳,体力不支,摇摇摆摆的,眼看着就要往地上倒去。

    夏初初瞪大了眼睛,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冲了过去:“顾炎彬!”

    都这个时候了,生命为重,夏初初也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的恩怨情仇了。

    顾炎彬单膝跪在地上,身前洒了点点鲜血。

    夏初初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他:“顾炎彬,救护车已经来了,你撑住”

    顾炎彬没有看她,只是低着头,捂着心口的五指,慢慢的收紧,紧紧的揪住衣服。

    夏初初也不知道要再说什么,婚礼的晚宴,却发生了这样的,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是有人蓄谋已久吗?

    还是宾客里面,有歹徒想要灭掉的人。

    顾炎彬挥开夏初初的手,从始至终再也没有看她一眼,擦了擦嘴角的血,往外面走去。

    夏初初被他这样一挥,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他力气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又大得惊人。

    所以他这一挥,夏初初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上。

    言安希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到了,连忙小跑过去:“初初!”

    慕迟曜先她一步,弯腰把夏初初扶了起来。

    “我没事。”夏初初摇摇头,看着远去的背影,“只是顾炎彬”

    言安希和慕迟曜也抬头望去。

    顾炎彬的脚步蹒跚,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夏初初喃喃的说道:“顾炎彬他一定是恨我了”

    可随着一声闷响,顾炎彬高大的身躯,就真的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夏初初没有迟疑,冲了过去。

    小舅舅已经被送上救护车走了,她现在要关心的是顾炎彬。

    只是当小舅舅和顾炎彬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的天平,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朝小舅舅那边倾斜了。

    很快,顾炎彬也被送上了救护车。

    现场受伤的人,基本都已经得到救治了。

    言安希松了一口气,望着满目疮痍的宴会大厅:“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清楚,但是事情真相会被调查出来的。”

    慕迟曜说着,揽过言安希的肩膀:“走。”

    他早就想把言安希带走了,只是她放心不下夏初初和厉衍瑾,所以才迟迟的一皱待在这里。

    慕迟曜也是觉得,不会可能再发生二次bào zhà了,所以才会没有强迫她离开。

    不然,他怎么会允许她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慕迟曜”

    “先回家。”他的神情非常的严肃,“外面太危险了。”

    言安希想了想,点点头。

    她其实想去医院。

    但是她现在这个情况,再加上大着肚子,根本不可能去医院那种地方久待。

    而且现在,的确是危险至极。

    从大厅出来,言安希才看到,现场有多么的混乱。

    她一直都在里面待着,大厅里面都是被炸毁的桌椅,缺这少那的东西物件,一片狼藉。

    但是外面,却比里面还要显得触目惊心。

    有遗落的鞋子,四处散落,有女式的帽子,甚至还有钱包

    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被踩踏着无数的脚印,横七竖八。

    电梯也封锁了,只能走楼梯。

    好在这一层的楼层不是太高。

    警察封锁了现场,伤员都送往医院,这一晚上太动荡了。

    一出酒店门口,管家和阿诚立刻迎了上来:“慕先生,太太。”

    “我们没事。”慕迟曜说,“走吧,先上车。”

    “是,慕先生。”

    阿诚看了言安希一眼,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次bào zhà,慕先生和太太都没有什么事。

    慕迟曜率先把车门打开,让言安希上了车,然后关上了车门。

    他转身,看了一眼被封锁的酒店。

    这次bào zhà,基本上可以排除是恐怖袭击。

    如果是恐怖袭击的话,那么这次bào zhà的威力,还没达到那个级别。

    慕迟曜初步判断,基本上是没有人员死亡的,最多是受伤,重伤的可能就bào zhà核心区的几个人。

    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

    那么,基本不是恐怖袭击,那这次bào zhà的目的,是想做什么?

    是要破坏这场婚礼?

    慕迟曜侧头,看着管家:“去联系警察局,告诉他们,慕家愿意协助他们,调查案情。”

    管家点头应道:“是,慕先生。”

    “有什么重要的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说完,慕迟曜绕过车尾,从另外一侧上了车。

    言安希看着他:“你刚刚跟管家在说什么?”

    “没事,回家吧,耳朵怎么样了?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

    “没什么问题了,就是听声音有一点点的吃力,没有以前那么清楚,等我缓一缓,明天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慕迟曜却还是不放心:“明天让医生来检查一下。”

    见他这么坚持,言安希点头同意了。

    “今晚吓到了吧?”慕迟曜说,抬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还好埋下定时zhà dàn的地方,不是我们这一桌,天知道,我有多庆幸。”

    “你当时是第一时间保护了我”

    “我不保护你,我保护谁?”

    言安希看着他:“我们现在是没事,但是我担心厉衍瑾。”

    “不会有生命危险。”

    “为什么啊!你怎么这么肯定,你又不是医生。”言安希一听,急了,“你没有看见初初哭得那么伤心?”

    “我当然看见了。厉衍瑾中途不是醒过来一次吗?”

    “那说不定说不定是回光返照呢?”

    “安希,你怎么总是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什么回光返照,不吉利。”

    言安希有些担心的抿了抿嘴:“可是”

    “据我观察,厉衍瑾提着那一口气,只是想确认一下,他拼了命保护的人,到底有没有完好无损。”

    慕迟曜这么一说,言安希似乎明白了:“所以确定完了,他也放心了,凭意志撑着的那股劲头,也就过去,禁不住伤势和失血过多,所以昏迷过去了。”

    慕迟曜点头:“是的。”

    言安希却回忆了一下,在bào zhà发生之前的情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