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96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96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过了好一会儿,顾炎彬才问道:“对了,厉衍瑾现在是什么情况?”

    “还不知道,但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这次的事件,我会查的,幕后凶手,到底是什么意图,我会查出来的。”

    不然,对顾炎彬来说,对顾家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伤面子的事情。

    夏初初点点头。

    这些她都不懂,她也帮不了什么,她只关心小舅舅。

    “婚礼延后吧。”顾炎彬说,“等事情水落石出,或者,这风波过去了,再说。”

    说完,他揉了揉眉心。

    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让他根本无力招架。

    等明天天一亮,他就会开始配合警方,调查。

    夏初初也站了起来:“没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你就算赶我走,我也不走了,我就在这沙发上,凑合一下。”

    “我允许你在沙发上凑合了吗?”

    “顾炎彬,你还真要赶我出去?”

    他正要点头,门忽然被推开,顾家两位长辈,走了进来。

    好了,这下子,夏初初就是自己想走,都走不了了。

    顾炎彬在顾家父母面前,格外的孝顺,基本上是说一不二。

    顾母又来安慰了夏初初几句,看上去,脸色也很憔悴。

    天边,已经有些微微发亮了。

    送走顾家父母之后,夏初初蜷缩在沙发上,望着外面的渐渐亮堂的天色,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不知道小舅舅从急救室里出来了没有,医生怎么定义他的伤势,需要住多久的院

    还有,这一次bào zhà,到底是谁干的。

    而夏初初不知道的是,她望着外面的天色,顾炎彬,则望着她。

    但是,他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就像他一个人躲在拐角里,看着夏初初被乔静唯冷嘲热讽。

    那个时候,他有一种冲动,想把乔静唯的气焰给灭一灭。

    就像就像

    顾炎彬垂下了眼。

    从今天晚上开始,他心里就有了一个疙瘩,一个秘密,不过,他想,应该除了他,就没有人知道了吧。

    没有人知道,最好,他也不希望别人知道。

    顾炎彬又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那伤口,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目光。

    夏初初本来一点睡意都没有的,后来在沙发上躺着躺着,她自己怎么入睡的都不知道。

    身体已经疲倦到了极点,可精神却异常的清醒,说的就是她现在这个情况吧。

    她和顾炎彬的婚礼不,还不能称之为婚礼,只是婚礼前一天的晚宴,就这么的被破坏了。

    导致婚礼,也延期了。

    急救室里。

    医生和护士,还在不断的救治着厉衍瑾。

    急救室外,乔静唯和厉妍,还有夏志国,也在等待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

    两个小时后,急救室的灯才灭了,乔静唯第一时间发现,然后站了起来,快速的走向急救室。

    门打开,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

    厉妍和乔静唯几乎是同时问道:“怎么样了?”

    紧接着,乔静唯又说了一句:“他醒过来了吗?他什么情况?没有事吧?他流了那么多的血”

    “没事了。”医生回答,“除了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伤口比较多,有一两个非常严重的,需要慢慢调养。”

    厉妍松了一口气。

    “具体病况,待会儿再详说。病人等会儿就会被推出来,还在输血,你们不要大声喧哗,让他好好休息,到时间了自然会醒的。”

    厉衍瑾被推出来的时候,乔静唯几乎站不稳。

    他闭着眼睛,左手背上插着针,输着液,另外一只手上正输着血。

    护士推着病床,转去了p病房。

    厉妍和乔静唯都跟了上去,夏志国悄悄的离开了。

    看着护士安置好厉衍瑾之后,厉妍拉了拉乔静唯,转身走了出去,乔静唯也跟了出去。

    病房门口,厉妍看着她:“这件事”

    “妍姐,我知道你现在也有很多事,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衍瑾的。”

    “静唯,我想说的是,顾炎彬和初初的婚礼忽然就这么的bèi pò中止了,你慌吗?”

    乔静唯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妍姐”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总不踏实。”厉妍说,“我好不容易,千辛万苦的等到这一天,结果却忽然生了变故。”

    “顾炎彬和初初结婚的事情,已经是全城皆知了,妍姐,难道还会有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吗?”

    “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是会有变动的。哎,不说了,先希望衍瑾快点醒过来吧。”

    乔静唯回头,透过病房的门,看了一眼病床上,虚弱的厉衍瑾。

    都是为了救夏初初,他才会变成这样的。

    为什么他第一反应,想要救的,不是她呢?

    她就在他身后啊,离bào zhà区,也非常的接近。

    因为,他心里的人,终究还不是她吧。

    病床上的厉衍瑾,一直昏睡着,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他只是睡。

    夏初初是被说话声音,给惊醒的。

    尽管那声音很小很但她还是听到了。

    她本来就睡得很浅。

    所以,意识一清醒,夏初初马上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茫然的望着白花花的病房。

    言安希正在和慕迟曜小声的说话,忽然看见沙发上侧躺着蜷缩成一团的夏初初爬了起来,声音也一下子戛然而止。

    “初初你醒了?”

    “安希?”夏初初依然还是茫然的看着她,“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有一段时间了,看你在睡觉,所以就没有叫你。”

    夏初初顾不得穿鞋,光着脚就从沙发上下来,朝言安希冲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小舅舅呢?你去看过小舅舅没有,他怎么样?”

    早在夏初初朝言安希冲来的时候,慕迟曜的手就已经放在了言安希的后腰上,给她支撑的力量。

    他怕夏初初现在毛毛躁躁,莽莽撞撞的,把言安希撞到了,那就坏了。

    “看过了。”言安希点点头,“我先去的厉衍瑾病房,然后再到你这里来的。”

    夏初初还是心系着厉衍瑾:“那小舅舅呢?他呢?他还好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