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97章:你竟然以为是厉衍瑾自导自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97章:你竟然以为是厉衍瑾自导自演?

    “还在昏睡着。”言安希回答,“不过没事了,医生说只等他醒过来,然后慢慢的养伤,就没事了。”

    夏初初的表情一松,可随后,又担心起来:“他救了我,可我呢,我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我甚至,都不能去看他”

    如果她去的话,静唯姐会赶她的。

    言安希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啊?初初,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不能去见厉衍瑾?”

    她以为,初初是累了,毕竟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身心俱疲。

    “没什么。”夏初初很快就否认了,“安希,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你,来看看”

    夏初初苦笑一声:“我没事,我”

    “初初。”言安希握着她的手,“我给你带了换洗的衣服,你去洗个澡,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言安希的话音刚落,夏初初却忽然低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抽泣起来。

    言安希连忙拍着她的肩膀:“怎么了?初初,不哭,都过去了,都没事,所有人都好好的呢”

    “哪有所有人都好好的啊,你看小舅舅,我”

    “他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我已经去看过他了,只是时间问题,他就会醒过来了。”

    言安希也心疼不已,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初初没有以前的阳光开朗了。

    而且这段时间,她也感觉到初初消瘦不少。

    再阳光开朗,个性外向的人,只要心里有事,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

    夏初初就是这一种。

    可是言安希越安慰,夏初初就哭得越厉害。

    站在不远处的慕迟曜,淡淡的看着这一幕,也没有说什么。

    “好了好了,初初,等会儿哭,啊,我们先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你看看你,才睡了几个小时,又什么都没有吃身体会垮的。”

    言安希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把夏初初带去了浴室。

    p病房里应有尽有,言安希在浴室门外站着,不停的和夏初初说话。

    夏初初也知道,自己只知道哭,是没有什么用了。

    可是她除了哭,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不能去看小舅舅,她和顾炎彬的相处又是跟huǒ yàozhà dàn似的。

    慕迟曜看着言安希的背影消失在洗漱间的门口,然后收回目光,看着顾炎彬。

    顾炎彬对他倒是客客气气:“慕总,坐吧,只是身上有伤,没有办法好好招待了。”

    “不用这么客气。”

    顾炎彬笑了笑:“在整个慕城,我最欣赏的就是慕总。我有句话,想请教一下。”

    慕迟曜弯腰坐了下来,长腿交叠,看着病床的顾炎彬:“问。”

    “对于昨天晚上的bào zhà,不知道慕总,有什么看法吗?”

    “原来是这个问题。”

    顾炎彬点点头:“眼下,我也只有这个问题,想要问慕总了。”

    “我也没有头绪,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不过,我已经派我手下的人,协助警方调查了。”

    “顾家也在查了,慕总,你说,要是我们这么多势力,查这么一个主凶都查不到的话,说出来,未免让人笑掉大牙。”

    慕迟曜一笑:“怎么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是吗?”慕迟曜望着顾炎彬,“看来,你话里有话。”

    “和慕总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就是省时省力。”

    “直说吧。”慕迟曜也不绕弯子,“这里就我们两个。”

    坐在这里,隐隐的还能听见言安希细细的声音,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顾炎彬的指尖轻轻的摩挲着身上盖着的白色棉被:“我从昨天晚上一直在想,如果这场bào zhà,是自己人做的呢?”

    “自己人?”

    “是啊。”顾炎彬说,“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布下定时zhà dàn,可是这zhà dàn的威力,却不足以造成毁灭性的死亡这凶手,是想干什么?”

    “其实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bào zhà发生的时候,慕迟曜在现场,亲身经历过,当时他就有这个疑问,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仔细的思考。

    现在,顾炎彬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这次bào zhà,直接导致的结果,是造成了宾客的恐慌,和部分人受伤,生命垂危的重伤病人一个都没有。

    厉衍瑾已经是伤得最严重的,但性命无忧。

    既不是想杀人放火,也不是想趁机作乱,那,安排这场bào zhà的人,到底想怎么样?

    顾炎彬看着慕迟曜的眼睛:“慕总,那么,想来想去,好像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两个睿智的男人,对视的时候,空气里似乎都有智慧的火花在碰撞。

    慕迟曜缓缓的说道:“顾炎彬,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慕总聪明。”

    慕迟曜看了洗漱间的方向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你竟然会以为是厉衍瑾,自导自演?”

    顾炎彬反问:“难道不是吗?除此之外,我暂时想不出第二种可能了。”

    “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担保,”慕迟曜说,“绝对不可能是厉衍瑾策划的。”

    “是吗?慕总和他关系好,对他为人处世的原则,想来是非常清楚和了解的只是,人是会变的。”

    “绝对不可能是厉衍瑾。顾炎彬,你猜错人了。”

    慕迟曜斩钉截铁的回答,否决了顾炎彬的想法。

    顾炎彬耸耸肩:“我也只是怀疑而已,没有任何的证据。既然慕总这么信誓旦旦的保证,那么冲着慕总的人品,我也该去相信。”

    慕迟曜抿了抿唇,忽然反问:“既然你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算是礼尚往来。”

    “可以,慕总请问。”

    “你手背上的那一道伤口,是怎么来的?”

    慕迟曜的目光落在顾炎彬的手背上,缓缓开口,顾炎彬自己也低着头望去。

    “昨天bào zhà发生之后,伤口就有了。”顾炎彬随意的回答,“这应该是我全身上下最小的伤口了,没有想到,慕总的观察力这么的好。”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在说,慕迟曜连这么小的伤口,都要发问。

    慕迟曜却忽然扬起了唇角:“顾炎彬,你这伤,看着不像是被利物划伤的。而是被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