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1章:为了我,你也要醒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01章:为了我,你也要醒来

    “厉衍瑾都愿意牺牲自己,来救初初,你凭什么干涉这么多啊?再说了,现在是怪初初的时候哎,初初,你拉我干什么?”

    “安希,算了,不要因为我而生气,你还怀着宝宝呢”

    “夏初初!”言安希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样,你还是夏初初吗?”

    她最好的朋友,曾经是帮她出头,帮她做所有她不敢做的事情的夏初初,现在却变得这么的小心翼翼。

    言安希咬了咬唇,没有等夏初初回答,扭头看向乔静唯:“你出来,我们谈谈。”

    乔静唯的理智也稍微回归了一点,只是她对夏初初的憎恨,还有厌恶,一时半会儿,真的难以掩盖下去。

    “出来就出来。”乔静唯说,“夏初初,我就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夏初初低着头,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言安希这一口气差点就没喘上来。

    这真的是夏初初吗?怎么比她还窝囊,还没有骨气?

    乔静唯都这个态度对她了,她居然还说谢谢?

    谢个毛啊谢!

    言安希想一想,当初她被秦苏欺负得最惨的时候,她都没有夏初初现在这样低声下气过。

    气愤过后,就是心疼,然后,再是无奈,最后,言安希也只能叹一口气了。

    乔静唯跟言安希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她看了夏初初一眼。

    不管怎么样,夏初初想,她总算是有十分钟,可以和小舅舅单独相处了。

    想想,他如果是醒着的话,她还不能这么跟他独处。

    因为她答应过妈妈,这辈子,再也不会和小舅舅单独相处,必须要有第三个人在场。

    可是现在,小舅舅躺着洁白的病床上,睡得这么的安详,眉眼都不曾动一下。

    夏初初现在才明白,原来一个人,伤心到极致的时候,眼泪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

    而心如死灰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夏初初一时间有些不敢靠近小舅舅,她觉得,她每一次,都给小舅舅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小舅舅”

    夏初初只喊了他一句,眼泪已经簌簌的往下落了。

    她蹲在他的病床前,不敢去碰他,但是又很想去碰他,眼神就这么痴痴的,望着他。

    “我以为你不爱我了,你对我最后的爱意,就是在得到我的身体之后。谁知道”

    夏初初喃喃的说着,抬手擦了擦眼泪。

    “小舅舅,你醒来好不好?我只想你能够快一点醒来,这样的话,我才能放下心来。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是你要知道,我的心,一直在你这里的”

    “我以前太过于任性,太自私,太以自我为中心,你原谅我,好不好?”

    “小舅舅,这个世界上,能有你这样一个,爱我,如同爱自己生命一样,不,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爱惜的人,我是何其的幸运。”

    “我们之所以不能在一起,是命运的捉弄。我为了安抚妈妈的心,为了能让你忘记我,我和顾炎彬结婚,可现在婚礼,也延期了。”

    夏初初吸了吸鼻子,看着小舅舅安详的面容,心里却更加的涩然。

    “小舅舅,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你听到了,就睁开眼睛吧,好不好?不要睡了,你这样睡着,我好担心你,就一睡不起了。”

    “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了你的心思,是我自以为是。你醒来之后,我跟你道歉”

    厉衍瑾的那一扑,奋不顾身,其实是让夏初初震撼的。

    他不怕死吗?

    是人都会怕死吧,但是有些东西,有些人,总比自己的生命,更加珍贵。

    夏初初的眼泪滴落在厉衍瑾的手背上,一滴一滴。

    夏初初哽咽着,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如果这个时候,厉衍瑾是清醒的话,一定会伸出手来,轻轻的擦过她的眼角,说一句

    不要哭了,初初。

    “小舅舅,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醒来,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再也不闯祸了。”

    病床上的厉衍瑾,还是沉睡着,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夏初初很慌,小舅舅一天没有醒来,她一天就担心他。

    哪怕医生说过了,该醒的时候自然就会醒的。

    他流了那么多血,把她的裙子都沾染上了,满满的血迹。

    厉衍瑾的指尖,轻轻的动了动,很快又归于平静。

    夏初初的眼泪,顺着他的手背,滑了下来,融入了洁白的床单上。

    “小舅舅,只要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一直到你醒来,一直到,你不想看见我为止。”

    “静唯姐讨厌我,恨我,我也不怪她。是我害你变成这样子的,是我的错,我自己也不能原谅我自己。”

    夏初初站了起来,弯腰,轻轻的在厉衍瑾唇角边,落下一吻。

    “小舅舅,其实我这些才明白,什么都比不上,你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你不属于过我。”

    她知道,乔静唯不会允许她在这里待太久的。

    她也不希望安希因为自己,和乔静唯发生争执口角。

    安希那么好脾气的人,为了她去和人家争得面红耳赤,她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夏初初想,她真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夏初初了。

    她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受委屈,学会了隐而不发。

    走廊外。

    乔静唯看着言安希,又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门,没出声。

    碍于言安希的身份,碍于慕迟曜,她忍。

    说了十分钟,就十分钟,多一秒钟,她都不会给她。

    “乔静唯。”言安希率先开了口,打破沉默,“我知道你因为厉衍瑾受伤了,所以现在格外的讨厌初初,但是”

    “慕太太,”乔静唯倒是客气的称呼了她一句,“我不想说什么。”

    “那你凭什么不让初初来看厉衍瑾?”

    “我要是她,我就没有脸来看衍瑾。”乔静唯回答,“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什么事都做不好,还总是让别人来替她收拾烂摊子,还连累别人。”

    言安希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可,这一次,不能全怪夏初初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