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7章:无声的说,我爱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7章:无声的说,我爱你

    厉衍瑾沉默了一下:“不过,他既然给了你,就没有收回去的打算吧。”

    “但我还是要还,这样贵重,我受不起。”

    厉衍瑾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夏初初忽然又折返回来,目光里带着一点认真:“小舅舅,我能抱抱你吗?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可能会比较少了。”

    厉衍瑾没有多问什么,点了点头,主动的伸出了手。

    夏初初弯腰,轻轻的靠进他的怀里,感受到了他怀里最真实的温度。

    记住这种感觉吧,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夏初初把下巴靠在小舅舅的肩膀上,低头看着他病服上的条纹,张了张嘴,无声的,用嘴型说了三个字

    “我爱你。”

    小舅舅,我爱你。

    虽然,她的爱情,以前可能太任性,后来太自私,但归根结底,她是爱他的。

    忘了吧,重新开始,挺好。

    小舅舅和静唯姐,才是天生一对,男才女貌。

    厉衍瑾的手轻轻的落在夏初初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然后就松开了。

    夏初初能感受得出来,他很拘谨,可能是觉得男女有别吧。

    她也没有再过多的依恋小舅舅的怀抱,什么都没有说,从他怀里起身,决然的转身走了。

    此次分离,下次再见,可能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厉衍瑾望着夏初初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脏处微微抽疼的感觉,又一次袭来。

    他抬手捂着,眉头皱得死紧。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看见夏初初的眼睛,看见她的眼泪,会很想替她拭去。

    看见她离开的背影,他有一种,失去了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的感觉。

    心还是在抽疼。

    可夏初初,已经走了。

    病房门一关,厉衍瑾觉得,有一扇心门,好像也就此关上了。

    但是他想更深入的去想,又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厉衍瑾低头,从枕头下拿出这块玉佩,细细的摩挲着。

    病房外。

    夏初初一出来,乔静唯和厉妍几乎是立刻就迎了上来:“怎么样了?”

    “如你们所愿,也如我所愿。”夏初初回答,“小舅舅的确是忘记我了,我也没有和他说什么。”

    厉妍点点头:“这样就好。”

    “妈,你说的对,小舅舅忘记了,才是最好的,他不会再痛苦了,我也不会了。因为,”她一笑,“我可以安心嫁给顾炎彬,不用觉得对不起小舅舅了。”

    说着,夏初初又压低了声音:“不然,我还一直觉得,小舅舅一直喜欢着我,我却要嫁给别人,这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厉妍叹气道:“初初,你也不用觉得委屈,衍瑾他不仅仅是忘记了你。”

    夏初初一愣:“是吗?小舅舅他还忘记什么了?”

    “他把他有过的感情,都忘记了。忘记了你的同时,也忘记了,他现在是和静唯在一起,忘记了静唯是他的女朋友。”

    夏初初愕然的转过身去,望着站在病房门口的乔静唯。

    很快,她回答:“那,静唯姐可以陪在小舅舅身边,直到小舅舅再次接受她,爱上她。”

    “是的,我相信静唯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她真的很爱衍瑾。”

    “嗯,我先走了。”

    “走吧。”厉妍说道,“初初,你要是情绪不稳定,有什么心事,一定要和我说。”

    夏初初摇了摇头:“我还好,没什么,这两天没休息好,小舅舅现在醒来了,我也放心了。”

    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厉妍看见夏初初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非常心疼的。

    但她还是为了这个家好啊。

    厉衍瑾和初初,怎么能够在一起呢?这是绝对不行的!

    所以,她只能狠心,棒打鸳鸯了。

    “初初,你在心里,不要觉得妈妈是在害你,我真的是为了你好,现在衍瑾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家,是真的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了。”

    “我知道。”

    “而且,初初,你爸爸也是一个靠不住的人,你虽然姓夏,但到底还是我们厉家的人,明白吗?”

    夏初初点点头。

    她无心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她也明白,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从一开始,妈妈就对她和小舅舅的事情持反对意见,她也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第一当然是身份的原因。

    第二,这件事会带来多大的影响力。

    现在呢,事情已经发展得很让人措手不及了,现在已经是越来越无法掌控了。

    夏初初只要回想起小舅舅看自己的眼神,就觉得世界都灰暗了不少。

    但她还能怎么样呢?

    坚强。

    她只有自己了。

    以前觉得,再怎么样,还有小舅舅在她背后,即使这辈子都是这样的相处着,但她有什么事,小舅舅会帮她,会替她解决。

    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而且,夏初初自己也不会再主动去找他。

    她就这么一步步,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顾炎彬的病房里。

    一进去,她愣了一下。

    顾炎彬穿着比较正式的衬衫,侧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继续望着镜子,整理着衣袖。

    “你要去哪里?”夏初初问,声音有点哑哑的。

    顾炎彬理都没有理她“出院。”

    夏初初也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说实话,她反而还更希望顾炎彬这样对她,越冷淡越好。

    这样的话,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扰。

    “出院吗?”夏初初木然的问,“你确定?问了医生了?经过医生的同意了?”

    “小伤而已。”顾炎彬说,“不及你小舅舅的万分之一。”

    他一说起小舅舅,夏初初稍微平复了一点的心情,顿时又被激起了。

    她低低的自言自语:“小舅舅他他伤的不是身体。”

    “那是什么?伤了哪里?”顾炎彬有些嘲讽的说道,“难道是心吗?”

    夏初初反问:“你看着我这个样子,像是和你在开玩笑吗?”

    “那你觉得我和你在开玩笑?”顾炎彬回答,“心理上的创伤,本来就比身体上的,更为严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