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31章:我就是吃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31章:我就是吃醋了

    袁澈点头应道:“对,安希。”

    言安希的笑容越发的明媚了。

    慕迟曜一看,虽然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但是已经开始了干扰她打电话的,第二步了。

    他的手指,指尖轻轻的,开始从言安希的尾椎骨处,慢慢的往上。一点一点的慢慢移动。

    慕迟曜的力道控制得非常好,不轻不重。

    轻了,言安希没感觉。

    重了,言安希根本不会在意。

    他的指尖顺着她的尾椎骨向上,上到一半的时候,言安希转过身来,直接“啪”的一声,拍开了他的手。

    她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他要是再这样乱来,她就不客气了。

    “嗯,”言安希一边说一边紧盯着慕迟曜,“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说不定还在看资料,当律师很辛苦的好,到时候我联系你,一定要一起吃顿饭。”

    袁澈应道:“好,拜拜。”

    挂了电话,袁澈看着窗外,依然还是在笑。

    她很好,从她的声音里就能听得出来,她真的过得很好。

    袁澈低头,转身回到了电脑面前。

    他的确还需要继续看资料,但,他已经不是律师了。

    他放弃这个自己喜欢的职业,回家,继承了家业,开始从商。

    这是他当初答应过父亲的。

    那么,他就要说到做到。

    一切都好就好,这顿饭,他是不会去吃的。

    有些人,还是怀念比较好,见面的话,只会让现实又一次的提醒他,她不属于他。

    相见,不如怀念。

    言安希挂了电话,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拉过慕迟曜的手,然后重重的咬了一口。

    她咬得不重,烦归烦,她还是很注意力道的。

    毕竟,咬坏了他,她也心疼的。

    慕迟曜却灵活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没让她咬到,然后还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言安希一下子就变得气鼓鼓的了。

    什么人啊!

    “你说,你是有多不愿意我和袁澈打电话?”言安希问,“才几分钟啊,你就一直在不停的干扰我。”

    慕迟曜不答反问:“你要请他吃饭?”

    “对啊,礼尚往来,这很正常嘛。”

    “正常。”慕迟曜点点头,“什么时候?我抽空和你一起去。”

    “我约他吃饭,你去什么去啊!”

    “我去吃饭。”

    言安希无语的看着他。

    慕迟曜微微一挑眉,很淡定的说:“我就是吃醋了,所以”

    “所以你就是一个醋坛子。是不是我和别的陌生男人多说几句话,你都会在意?”

    “言安希,你还想和别的陌生男人说话?”

    言安希本来很生气的,结果听到他这一句话,气着气着,就笑了。

    她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往他薄唇上凑去,然后轻啃着。

    谁知道,马上,慕迟曜立刻反客为主,掌握了主动权,把她吻得气喘吁吁。

    言安希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好了”她努力的从慕迟曜的深吻中,挤出几丝声音,“我要去吃饭,不闹”

    慕迟曜每次接吻,不把她的唇瓣吻得红肿,他就不会罢休。

    言安希好几次差点都喘不上来气。

    慕迟曜却问道:“还要去吗?嗯?”

    “去”

    结果,她才应了一个字,又被他重重的咬了一口。

    言安希觉得再这样下去,慕迟曜又得yù huǒ焚身了。

    “有人唔唔唔唔,”她好不容易发出声音,“客厅呢,老公,我唔唔”

    慕迟曜哪管有没有人,他不在乎。

    言安希却是在乎得不得了,她脸皮薄,被人看见了,那得多羞啊

    在她的再三求饶下,慕迟曜才缓了一下,哑声又问道:“还去吗?”

    “我都这么说了,到时候爽约,好像不太唔唔,你,你怎么又来啊”

    总之,言安希没有说出慕迟曜想要的答案,他就一直这么的和她耗下去。

    言安希简直被他吻得浑身酥麻,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脸颊又染上了红晕。

    慕迟曜又再问了一句:“到底,去还是不去?”

    言安希被他吻怕了,只能连连点头:“不去了不去了,真的不去了”

    她要是不这么说的话,慕迟曜肯定还会继续和她磨下去的。

    果然,言安希这么一回答,慕迟曜才满意的停了下来,啄了啄她的唇角:“乖”

    言安希已经没有力气搭理他了。

    慕迟曜看着她,又说道:“不要出尔反尔,安希。说了不去,那就真的不准去。”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

    她都和袁澈说好了,要是食言的话,她以后怎么去面对袁澈啊!

    不管了,言安希在心里暗暗的想,等她哪天,陈着慕迟曜不在家的时候,先去见了再说。

    就算事后慕迟曜知道了,他也拿她没有办法了。

    何况,她就是感谢一下袁澈给她的孩子买的礼物,礼尚往来一下嘛。

    慕迟曜偏偏搞得好像她会跟袁澈跑了一样。

    虽然,曾经,她的确跟袁澈跑过一次,事后又被慕迟曜给抓了回去。

    “回答我,安希。”慕迟曜双手撑在她耳侧,把她控制在自己的怀抱里,“怎么不说话?嗯?心里还有别的想法?”

    “没有。”

    慕迟曜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说了一句:“明明就有。”

    言安希:“没有就是没有。”

    “那好。如果我要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说你去见袁澈了,那该怎么办呢?”

    言安希眼睛一转,想了想,说道:“那就罚我,一个月不准吃冰淇淋。”

    “你本来就不能吃冰淇淋。”慕迟曜说,“换一个理由。”

    言安希撇撇嘴:“那就罚我一个月不能出门?”

    “你现在不就是天天待在家吗?”

    言安希怒了,直接喊他的名字:“慕迟曜,你还没完没了是吧?”

    慕迟曜依然还是不紧不慢的语气:“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有想法,要和袁澈见面,吃一顿饭的。”

    言安希一下子心事被他说中,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慕迟曜又说道:“说到底,我还是阻止不了你。”

    “老公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