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2章:凶手已经捉拿归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1152章:凶手已经捉拿归案

    傅井然端着咖啡,品了一口,十足十的贵公子派头:“不要乱说,顾炎彬,除非你有直接的证据。”

    顾炎彬脸色一沉,已经有些……乱了阵脚。

    傅井然十有**,是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所以不管他怎么问,傅井然都不会松口承认,bào zhà案是他一手操控的。

    事实上,傅井然根本就没有出过面,他,只需要一句话。

    自然,就会有手下的人,替他去完成。

    所以任何的证据,都不会指向傅井然。

    除非,他亲口承认。

    而顾炎彬随身携带的jiān tīng qì,也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埋伏在暗处的警察……现在也无法动作。

    难道顾炎彬只能唱一场独角戏?

    “证据……证据,”顾炎彬反反复复的说着这两个字,末了,抬头看向傅井然。

    “算你狠。傅井然!”

    傅井然慢悠悠的放下咖啡杯,可咖啡杯落在托盘里的时候,他却忽然一下子加重了力道。

    “哐当”一声清脆的瓷器碰撞声音,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算小。

    顾炎彬觉得整个包厢里都回荡着这个声音,清脆,却十分刺耳。

    然好,傅井然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微微侧头,看向窗外。

    紧接着,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

    顾炎彬瞬间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是你!”

    只见走进来的男子,分明就是酒店监控录像上,和言安希打过照面的服务员。

    这是傅井然贴身的心腹,几乎是傅井然出现在哪里,这个男子,就会出现在哪里。

    所以顾炎彬对这名男子很熟悉。

    这也说明,言安希不小心撞到的那位服务员,其实不是傅井然,而是傅井然的心腹。

    “傅先生。”男子说道,“警察就在外面。”

    傅井然回答:“你知道该怎么做。”

    “明白,傅先生。”

    说着,男子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顾炎彬一眼,又转身离开。

    傅井然看着顾炎彬,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

    顾炎彬跌坐在椅子上。

    他完全被傅井然玩弄于股掌之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傅井然的眼睛。

    “你……好,好,”顾炎彬说,“你这盘棋,真是会下,算我输。”

    “再过十年,你也还会输在我的手上。”

    阴谋也好,阳谋也罢,两个人针锋相对,到底还是顾炎彬不敌傅井然。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叫做——

    恶人自有恶人磨。

    顾炎彬费尽心思,算计着一切,却凭空的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傅井然,截了胡。

    不仅前功尽弃,而且还一败涂地。

    早些年间,留下的孽债,现在才是顾炎彬开始偿还的时候。

    傅井然已经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你欠嫣儿的,就要一样一样的补给她,她的死,虽然和你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你对她的冷漠,却是加重她病情的最大元凶!”

    顾炎彬看着他:“不爱一个人,难道是错吗?”

    “谁叫嫣儿爱着你,我却那么的爱嫣儿呢?”

    傅井然话音一落,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

    好几个一身警服的警察出现在门口,看着顾炎彬:“凶手已经投案自首了,我们会展开调查。”

    顾炎彬缓缓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配合,这个案子有新的情况的话,我们警局会联系你的。”

    说完,一行人又看了傅井然一眼,转身走了。

    “看。”傅井然隐隐有些得意,“顾炎彬,你能拿我怎么办呢?所有的事情,都是我那忠心耿耿的手下人做的,和我,真一点关系都没有。”

    顾炎彬看着他;“你把跟了你这么多年的心腹,送进监狱,你就不怕出事?”

    “心腹之所以会是心腹,就是因为他会以我的利益,为第一准则。”

    “可是你现在,他不在你身边了。”'

    “顾炎彬,谁告诉你,心腹只能有一个?”傅井然笑着说,“何况,我有钱,请最好的律师为他辩护。”

    傅井然的那副嘴脸,让顾炎彬看着,真是恶心。

    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傅井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总有一天会栽一个大跟头,然后再也爬不起来。”

    “是吗?那拭目以待,你以为,你顾炎彬就清清白白,毫无污点?”

    顾炎彬把门甩得砰砰直响。

    他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没有用。

    想要夏初初,得不到。

    想说服父母,做不到。

    想捉拿凶手,办不到。

    他什么都完成不了,简直就是一个废人!

    *

    一天后。

    慕氏集团。

    慕迟曜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陈航忽然拨内线电话进来:“慕总,顾炎彬顾总,说要见您,已经在门外等候了。”

    “让他进来。”

    “是的,慕总。”

    慕迟曜挂了电话,把文件夹一合,抬眼望向门口。

    顾炎彬很快就推门大步的走了进来,直接在慕迟曜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慕迟曜还没开口问他,顾炎彬已经自己十分主动的开了口:“说好会给慕总一个交代的,我现在已经过来了。”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这里就只有我和慕总,清净又很方便。”

    慕迟曜微一点头:“说吧,事情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凶手已经缉拿归案。”顾炎彬说,“这个案子,到时候,自然会有一个完整的宣判。”

    “捉拿归案?捉了谁归案?”

    “……监控视频里的那名服务员。”

    慕迟曜挑眉:“他是凶手?”

    他明显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相信。

    顾炎彬回答:“……是或者不是,警察局自然会审问的。”

    “你的交代,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慕迟曜忽然扬唇一笑,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你和夏初初,为什么又突然达成共识,决定不结婚,分手了?”

    顾炎彬反问:“不是夏初初想要和我分手吗?那我就顺从了她的意思。”

    “夏初初说什么,你就同意?顾炎彬,你没有这么好说话。”

    “她说她要……以死相逼,我能怎么办?”

    慕迟曜一愣,心里一瞬间倒是明白,这倒是像夏初初会说出来的话,所以也相信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