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8章:这辈子都不能结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58章:这辈子都不能结婚

    慕迟曜淡淡的回答:“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只是我想问问你,在爆车祸之前,你做了什么事,你还记得吗?”

    厉衍瑾摇了摇头。

    慕迟曜心里一沉。

    那么也就是说,厉衍瑾也忘记了,夏志国说的那件事。

    想想也对,厉衍瑾连自己是车祸还是bào zhà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记得?

    “你还是先好好养着身体。”慕迟曜说,“现在一切都很好,以后也会好。”

    “最多十天,我就该出院了。”

    “这么着急?”

    “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

    慕迟曜顿了顿:“随你自己吧,不要勉强就好。”

    “只是忘记一些事情的滋味,有些不好受。也不知道,是忘记了好,还是不忘的好。”

    慕迟曜问:“如果有可能,你会想记起,还是保持现在这样?”

    厉衍瑾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似乎忘记的,也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想不想起来,也无所谓。只是我还记得,我是谁,我要做什么。”

    慕迟曜忽然扬起唇角,笑了笑,站了起来,拍了拍厉衍瑾的肩膀:“是,你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

    厉衍瑾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为了见你,我特意提早了十五分钟从年华别墅赶来,现在要去公司了。”

    厉衍瑾昨天半夜给他发短信,让他今天早上过来一趟,他早上醒来看到短信之后,就来医院了。

    “去吧。”厉衍瑾说,“不过等等,慕迟曜,我问你,我以前和夏初初,应该没什么吧?”

    “你是指什么?”慕迟曜波澜不惊的问道,“哪方面?她是你的外甥女,你应该比我还了解才对。”

    “我指的是算了,没什么。”

    厉衍瑾挥了挥手,没有再多说。

    慕迟曜只能在心里叹气。

    走出病房,慕迟曜一眼就看到了门外的乔静唯。

    乔静唯看到他,有那么一丝的畏惧,移开了目光。

    慕迟曜什么都没有说,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乔静唯松了一口气,面对着慕迟曜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心里的秘密,会被他一眼就看穿。

    还是少和慕迟曜接触比较好,如果可以的话,乔静唯想,她最好不要和慕迟曜有言语来往。

    就连眼神,也都要尽量的避免。

    乔静唯看着慕迟曜走远,心里这才稍稍的放下,走进病房,笑着说道:“衍瑾,来吃早餐吧,不然,等会儿该凉了。”

    “嗯,好,你也一起吃吧。”

    厉衍瑾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脸色淡漠的坐到了餐桌前。

    即使穿着一身的病号服,但是也丝毫没有减弱厉衍瑾身上的贵气。

    忘记

    如果能有一个机会,把他忘记的想起来的话,厉衍瑾想,他还是愿意想起来的。

    没有一个人,会希望自己是残缺的,不完整的,哪怕是记忆上的残缺和不完整。

    年华别墅。

    夏初初吃完早饭就回自己的房间里了,想了想,给顾炎彬打了电话过去。

    很快他就接了:“喂?夏初初,你是有好消息通知我,还是坏消息?”

    “坏消息。”

    “你没搞定你小舅舅吗?”

    夏初初回答:“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搞不定的。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你如果非要强迫我,那就是在逼我去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顾炎彬应下:“好,我知道了。”

    说完,他就要挂电话。

    夏初初懵了一下:“哎你等等,你就这样,完事了?”

    “你觉得我还需要怎么样?”

    “我没办到”

    “没办到就没办到,就像你刚刚说的那样,我还能把你往死路上逼吗?”

    夏初初握紧了手机:“顾炎彬,我总感觉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吗?”

    “是,以前你可没有这么的通情达理。”

    顾炎彬笑了一声:“或许是你才发现,我也有这么好的一面呢?”

    “不,你以前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夏初初极快的否认了,“一件事情,要是没有达到你的预期,你根本你会收手。”

    顾炎彬问道:“夏初初,你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还希望我逼你去厉衍瑾那里,得到海城项目?”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吗?我听着就是这个意思。”

    夏初初只好说道:“那我没什么话了,挂了。”

    “嗯。”顾炎彬说,“你这几天还是在年华别墅吧。到了合适的时候,我这边会宣布我们的婚礼取消,婚约也解除,你到时候不要管外面的yú lùn,还有那么流言蜚语就好。”

    “好。”

    顾炎彬果断的挂了电话。

    夏初初撇撇嘴,把手机放下,长叹了一口气。

    能怎么办呢?她看顾炎彬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但是他不愿意跟她说。

    算了,她也就不烂好心了,管好自己就行。

    顾炎彬挂了电话,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傅井然。

    “你什么时候离开慕城?”顾炎彬问,“你难道就打算因为我,留在慕城,监视着?”

    “那倒不用,我有的是人监视你。我的目的很简单,这辈子,你都不能结婚,不能有喜欢的女人,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顾炎彬又问:“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我已经和夏初初划清界限了。以后几乎不会再怎么见面了。”

    “这样最好,你要信守你的承诺。”傅井然微微的笑着,“顾炎彬,你要清楚,你爱上一个女人,那么就是那个女人痛苦灾难的开始。”

    顾炎彬紧紧的抿着唇。

    傅井然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吐出来:“因为,我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你。”

    夏初初以前常常说,顾炎彬是一个笑面虎。

    实际上,把笑面虎这个称号,演绎得淋漓尽致的,是傅井然。

    chī rén不吐骨头。

    为了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嫣儿,傅井然俨然已经变成了没有自我。

    “你这样其实很可悲。”

    “我可悲?”傅井然说,“我还需要你来同情我?顾炎彬,你永远都不能结婚,不能喜欢女人,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你难道不可悲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