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9章:傅井然,我们再也不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59章:傅井然,我们再也不见!

    顾炎彬回答:“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找一个我爱的女人结婚,对男人来说,事业最重要。”

    他这句话,让傅井然非常的反感:“事业最重要?当初你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推开嫣儿吧?”

    “你为什么总要把嫣儿的死,怪到我的头上?”

    “虽然不是因为你,但是你也脱不了干系!”

    “嫣儿是先天性心脏病发作,没有抢救及时,所以才会去世的!”顾炎彬也一下子提了声音,“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先天性心脏病,急不得,气不得,可你给嫣儿受了多少气?就是因为你加重了嫣儿的病情!”

    顾炎彬冷笑:“你以为你就没有加重嫣儿的病情吗?”

    “我有。”傅井然点头,“这一点我一直都承认,所以,我用这辈子来给她赎罪,陪着她,做她生前想做的事情。可你呢?”

    “人已经没了,难道还要让活着的人,也跟着遭罪吗?”

    “遭罪?我刚刚说了,是赎罪!”

    顾炎彬看了他好一会儿,最后没有再说什么,移开了目光。

    他和一个疯子在这里,争什么争呢?

    他已经安装傅井然的要求去做了,那么只需求尽快的,把傅井然这尊佛给请出慕城,他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傅井然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跟顾炎彬争执,有些失态,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顾炎彬,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肯定不会,再也不见。”

    傅井然转身就走:“最好不要让我,有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机会。只要你做到我说的那些,我,是不会来找你的。你以为,我看见你,就不觉得厌恶和憎恨?”

    顾炎彬看着他的背影,只是说了一句:“嫣儿已经去世了。”

    傅井然的背影微微一顿,却加快了脚步,离开了。

    人走茶凉。

    希望再也不要见到傅井然。

    其实说起来,傅井然也不过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可怜人。

    他爱嫣儿,嫣儿却只是把他当哥哥,有什么心事会跟他说,从来没有半分的隐瞒,比亲哥哥还要亲。

    可是,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悲哀。

    他把这份感情当**情,她却把这份感情,当成了友情。

    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顾炎彬自嘲的笑笑,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可怜傅井然,他自己也很可怜。

    不能结婚,不能有喜欢的人,不能有小孩,否则,那就是灾难的开始。

    这一次,傅井然只送了他一场小型bào zhà的“见面礼”,那说不定,下一次,就是更加高级别的见面礼了。

    他也无法和傅井然这种为了嫣儿,已经将一切置之度外的疯子,去拼死一搏。

    顾炎彬有事业,有家,有公司,拼不起。

    好在,他这辈子,也没有真正喜欢的女人,对婚姻,也基本没有什么向往。

    可是对于失去了夏初初,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顾炎彬也不愿意去深想,或者说,不敢去深想。

    就这样吧。

    反正,夏初初不能属于他,也不会属于厉衍瑾了。

    顾炎彬又笑了起来,看,他其实也和傅井然是一样的人。

    年华别墅。

    餐桌上,佣人陆陆续续的端着菜上桌。

    夏初初坐在慕迟曜和言安希的对面,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闪闪发亮的大电灯泡。

    但是没关系,反正她脸皮厚,没事,习惯了就好。

    而且,她吃她的,慕迟曜和言安希吃他们的,各不相干。

    只是,吃到一半,夏初初忽然想起了什么,顺口问道:“慕总,你看我什么时候,能不住这里了啊?”

    慕迟曜看着她,说了两个字:“随时。”

    夏初初差点被自己给噎着:“随时?那就是说,我早就可以走了啊?”

    “你不是说,顾炎彬都答应你,不结婚了吗?你和他都关系了,还住在我这里,当电灯泡?”

    夏初初又被慕迟曜这话给噎死。

    但想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也就忍了。

    “等等,慕总,你这话我没听懂啊。我住在这里跟顾炎彬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他答应我,我就可以离开?什么逻辑?”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多吃饭,少说话。”

    “慕总慕总,这态度可不行啊。”

    慕迟曜用眼角余光扫了她一眼:“我还要什么态度?”

    夏初初腰杆一挺:“我好歹是你儿子未来的干妈。”

    “那又怎样?”

    夏初初发现,“那又怎样”四个字,是最让人无法反驳的。

    而且,对方还是慕迟曜,这样级别的大佬,她也根本不能反驳。

    她平时开玩笑,总是慕总慕总的叫,慕迟曜也没怎么搭理她,偶尔直呼全名,慕迟曜也没当回事。

    虽然慕迟曜这么冷淡,但其实夏初初清楚,慕迟曜虽然不怎么待见她,但也是把她当做自己人的。

    毕竟爱屋及乌嘛。

    他那么爱安希,她又是安希最好的朋友,所以慕迟曜也只能容忍着她了。

    “好吧。”夏初初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走吧,不住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可以。”

    言安希倒是不放心:“初初,那你住哪里?厉家吗?”

    “对啊!回家住,我现在不是要嫁出去的女儿,更不是要泼出去的水了。”

    “可是”

    “没有可是啦。”夏初初笑了笑,“我也该回家住一段时间了,好好休息,放松自己,清空大脑,再再想想,怎么计划以后的人生。”

    言安希点点头:“嗯,听你自己安排吧。”

    夏初初笑得眯起了眼睛:“放心吧,我可会照顾自己了。对了,慕大总裁,你真的不知道顾炎彬出了什么事啊?”

    “不知道。”

    “你查一下就知道了”

    “懒得查。”

    夏初初:“”

    她转头又重新看向安希:“你看看你老公。”

    言安希用手肘撞了撞慕迟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我也觉得奇怪,顾炎彬怎么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慕迟曜现在一向是妻奴,言安希都发话了,他只能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