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79章: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恨一辈子的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79章: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恨一辈子的仇

    顾炎彬一听,眼光一扫,看向对面坐着的几个男人。

    其中有一个说道:“顾少,女人嘛,既然想见她,那就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多哄哄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嘛。”

    这群人,还真的就是狐朋狗友。

    顾炎彬也是被顾父停职在家,才会和他们慢慢接触的。

    他们连他和夏初初差一点就结婚了的事情都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在这里疗情伤。

    顾炎彬收回目光,什么也没有说,撑着沙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夏初初忍住想再次翻白眼的冲动,转身率先走出了包厢。

    在小舅舅面前,她温顺乖巧的像一只小白兔。

    但是一到顾炎彬面前,她这只小白兔瞬间炸毛,变成一只刺猬了。

    女人气恼的捶了沙发一下:“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坏我好事!”

    顾炎彬喝醉了酒,走得很慢,夏初初又过于生气,气冲冲的在前面走得飞快。

    她走了好一段路,这才意识到回头看一眼顾炎彬。

    只见顾炎彬走路都已经是弯弯曲曲,呈“”字形了,好几次都差点摔倒,磕磕碰碰的。

    夏初初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又一软,折了回去,没好气的说道:“能不能快点啊!”

    说着,她径直拉过顾炎彬的手,匆匆的就往外走。

    在他的手指触碰到夏初初的那一瞬间,顾炎彬觉得,酒好像,一下子醒了不少。

    她在前面走,脚步不停,他几乎是被她牵着走,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酒吧里灯光昏暗,她的一头黑发随着走路的动作微微荡漾着,手却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

    顾炎彬有些失神。

    在以后的日子里,顾炎彬常常会回想起现在的这一幕。

    或许,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差的就是一个先来后到。

    要是他比厉衍瑾先认识她,该多好。

    出了酒吧,走到了顾炎彬的车前,夏初初这才松了手,转头看着他:“你到底喝了多久,顾炎彬?”

    “你问我吗?不记得了。”

    顾炎彬说着,背靠在车前,摸索了一下裤子口袋,然后拿出了烟和打火机。

    他正要点燃的时候,夏初初忽然一把夺过:“都喝成这样了,还要抽烟?你到底想把自己整成什么样子啊?”

    顾炎彬反问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看你醉是醉了,其实还没醉糊涂,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别装傻。”

    “你有什么事,直说吧,我不想太长时间看见你。”

    “说的好像我愿意看见你一样。顾炎彬,你准备这样堕落到什么时候?你丫的不是商人吗?不是要功成名就吗?现在在这喝酒,算什么本事?”

    “我不知道我母亲找过你。”顾炎彬懒懒靠在车头,“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特意到这里来,训斥我一顿。”

    “我”

    夏初初想说她要不是想逃离小舅舅,这么晚了,她才不会出门。

    但是想了想,她却说道:“我还不是看在往日情分上。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也没有任何感情,你还时不时的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但终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所以呢?”

    “所以咱们俩有一丢丢的情分在。为了我的良心,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该关心一下你。”

    “那谢谢你的关心,你可以走了。”

    夏初初一气:“顾炎彬!要不是你因为和我取消婚约,才会被你爸爸停职,又加上海城项目我没有帮到你,才会害你现在这样,我才不想管你!一点都不想!”

    “我没说让你管。”

    “好,好,说来说去,就是我多管闲事了是吧?”

    顾炎彬没有回答,醉得眯起了眼睛,说道:“把烟和打火机还给我。”

    “还给你?”夏初初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忽然狠狠的扔了出去,“呸!我扔掉都不会给你!”

    顾炎彬看了她一眼:“幼稚。”

    打火机也不知道被夏初初扔到哪里去了,只听见啪的一声,然后彻底没了声息。

    夏初初这才觉得解气了不少。

    哼,她就是幼稚,怎么样,只准顾炎彬讽刺她,不准她扔他东西啊!

    “你到底要怎么样?”顾炎彬问,“我不知道我朋友打过你电话,不然,我是不会让你来的。”

    “让你振作一点啊,我陪你去顾伯父面前,好声好气的说说,你就可以回去工作了,不用像现在这样,十足的浪荡纨绔公子哥一样。”

    “我顾炎彬,已经沦落到,需要依靠女人,才能继续发展自己的事业吗?”

    夏初初摊手:“好好好,算我多管闲事,那你就一个人去,好好的跟你爸认个错啊。他是你爸,还能把你怎么样?不过就是在气头上而已。”

    “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

    夏初初终于忍不住了,跑到顾炎彬面前,狠狠的踢了她一脚:“顾炎彬,你和我好好说话不行吗?一定要这样?好像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顾炎彬默默的挨了她一脚,裤腿上顿时多了一个鞋印,他也没去管。

    好一会儿,他说了一句:“夏初初,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会毫不犹豫的撕破脸,恨一辈子的仇呢?”

    他的神色有几分认真,但是

    夏初初觉得,他现在是喝醉了,说的话,有几分能信啊。

    她抱起双臂,仰头看着他:“我还没有那么小肚鸡肠。虽然你说话欠扁了一点,但其实人还是一个好人的”

    顾炎彬挑眉:“是吗?”

    “就你答应和我取消婚约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有几分男人的担当的。其中肯定有很多隐情,直到现在你都不愿意告诉我。”

    “隐情?你想知道?”

    “想啊,人都有好奇心,为什么不想。”

    顾炎彬神色忽然有些认真,比刚刚说有仇的时候,还要认真。

    夏初初见他这样,心想,他是不是真的准备告诉她了?

    这么一想,她又打起几分精神,专注的望着他。

    很快,顾炎彬薄唇微动,说道:“我和你同床共枕的睡了这么久,却碰都没碰你,摸都没摸你,太亏了。虽然说,你那里根本没什么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