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3章:酒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3章:酒窖?!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就聚焦到这位举手的人身上。

    “厉先生……中午的时候,xiao jie下楼了,我见过。”

    厉衍瑾捕捉到了一丝希望,立刻问道:“然后呢?她出门了还是又回房间了?她有什么异常吗?”

    “xiao jie她……很正常。”佣人说,“中午的时候,厨师让我去酒窖里拿一瓶白葡萄酒,用于做菜。我去酒窖里拿了酒,路过客厅的时候,xiao jie还差点不小心把我手里的酒给摔了。”

    “之后呢?”

    “之后,我就没有见过xiao jie了。”

    厉衍瑾眉头一皱,好不容易有了的线索,似乎又中断了。

    他沉吟了一下,又问道:“在这个过程中,你和她说过话没有?”

    佣人点点头:“厉先生,xiao jie问我拿酒做什么,然后就没有再说过其他的了。”

    厉衍瑾追问:“那个时候,是几点?”

    佣人回想了一下:“正好是厨房要做午餐的时候,所以我才会去拿酒。”

    厉衍瑾心里有了数,朗声问道:“在这个时间之后,你们有没有再见过夏初初?”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没有见过。

    夏初初这段时间,在厉家的存在感,非常的低。

    她不是在房间里面待着,就是出去玩儿了,很少在家里面晃悠,走来走去,比较宅。

    所以慢慢的,也比较少有人去注意,夏初初在哪,在干什么,都以为她在房间,或者是出去玩了。

    谁知道今天……就这么出事了。

    厉衍瑾不再说话,面色沉如死水,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不曾松开过。

    自从佣人拿了酒回来之后……就没见过她。

    那么现在可以肯定,夏初初就是在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间,消失了的。

    厉衍瑾抬眼看向管家:“门口的监控都看完了吗?确定没有看到夏初初出去过?”

    “是的,厉先生,都看了,xiao jie她……真的没有从正门出去过。”

    顾炎彬在一边听着,忽然冷不丁的就笑了一声,满是嘲讽:“照这个说法,厉衍瑾,夏初初就这么,凭空的在厉家消失了?”

    厉衍瑾根本没有搭理他,沉吟片刻,对管家下了命令:“对厉家进行地毯上搜索,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除了夏初初,还有一个六岁的小男孩,也一起不见了,都给我找。”

    管家愣了:“厉先生……您,您确定吗?这厉家,来来回回就这么几个地方,xiao jie怎么会在家里?”

    “我让你去找,就马上给我去找!”

    管家只好点头,领命。

    就在管家准备带人,把厉家里里外外都翻找一遍,翻个底朝天的时候,中午那位差点被夏初初碰碎酒瓶的佣人,忽然开了口。

    “厉先生,小……xiao jie她……她会不会是,在酒窖里面困住了?”

    厉衍瑾顿时直直的望向她:“你说什么?”

    “xiao jie对我手里的酒很感兴趣,我看她那个样子……”

    佣人话还没说完,一位保安忽然惊叫一声:“不好!我今天路过酒窖的时候,见门是虚掩着的,没关好,以为是忘记关了,所以我……我就从外面反锁上了。”

    厉衍瑾还没来得及听完保安的话,已经拔腿就往酒窖的方向走去,脚步极快,转眼就没了身影。

    厉妍随后反应过来,也跟着小跑着,出了厉家别墅。

    酒窖?

    顾炎彬对这里不熟,只能跟在两个人身后,随着他们赶往酒窖。

    夏初初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管是谁,进出酒窖的时候,都会把门给关上。

    一是防止温度被破坏,外面的热气升高或者降低了里面的温度,因为红酒的保存,最好是需要恒温的条件。

    二就是怕发生夏初初这种意外。

    门一旦关上,就不会有人再去管里面是不是有人,里面的人可以出,外面的人也可以进。

    而夏初初却把门虚掩着,她想的是自己很快就会出来,不会逗留太久,谁知道……就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酒窖里。

    夏初初浑身已经开始有些发抖了。

    虽然是十几度的温度,不算太低,但在这里已经待了足足十二个小时,她还穿得这么少,又什么都没有吃……

    再加上她心里慢慢袭来的恐惧,更加影响了夏初初的心态。

    就像癌症病人,一般要是不知道自己得了绝症,说不定还能久活一点。

    而知道了自己得了癌症的人,结果还更容易被病魔dǎ dǎo。

    夏初初时不时的伸出手去,探一探小骏的呼吸,摸一摸他脖子处的大动脉。

    她生怕小骏就这么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而且现在,时间过去得越来越久了。

    夏初初抬起头,四张张望,想找一个什么利器,用来划伤皮肤。

    可是她转念一想,自己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了,还怎么去找东西。

    想了想,夏初初举起手臂,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用牙咬吧。

    她不知道现在具体是几点,但是她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却依然没有人来找她,只怕是……出去无望了。

    比起两个人都死在这里,有一个人能活下去,都是一件功德圆满的事情。

    可是夏初初想,她怕疼。

    但,事已至此,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腿上都是淤青,都是她掐的。

    指甲和嘴唇,都已经变紫,不能直视。

    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之前的绝望。

    像是凌迟一样,一刀一刀的剐的她的心脏,让她死,但是一时半会儿,又不让她死。

    “小舅舅,衍瑾……”她喃喃的喊着他的名字,“你真的,就没有发现我不见了,就没有想过,要来找我吗?”

    “如果是以前,三五个小时没有看见我,你都快急疯了吧……”

    “果然忘记了,就彻底的忘得一干二净,一点涟漪都不会再有了吗?”

    “你会不会来……”

    “要是我真的出事了,在往后的日子里,你想起我,会不会为我感到那么一丝丝的难过?”

    “应该会吧……应该,就算我现在已经不是你深爱的女人,但我也是你的外甥女,血缘亲情,血浓于水。你不至于……不管我的行踪和死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