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5章: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5章: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厉衍瑾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在她的手掉落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紧紧的握住了。

    然后,他轻轻的,把她的手心,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看,我是真实的我。”厉衍瑾说,“你怎么能这么傻……夏初初。”

    他叹息一声。

    夏初初望着他,望了好久好久,一眨眼,却是流下一行清泪。

    “你来了……”她说,“你来找我了……你发现,我不见了……”

    “是,我来了,我带你出去,我现在就带你走,这里很冷。”

    “走不出去了。”夏初初哭着说,“小舅舅,我们走不了的,走到天涯海角,也会有羁绊的,你怎么能带我走?”

    厉衍瑾神色一凝。

    他听不懂夏初初在说什么,虽然每个字他都听清了,但是连在一起,他却完全一脸茫然。

    但是不管怎么样,先带她离开这里,才是正事。

    夏初初还在不停的说着:“虽然我也很想跟你走,我想为你放弃所有,但是不行的……”

    厉衍瑾一顿,忽然问道:“夏初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空气都静默了好几秒,然后,夏初初更加往厉衍瑾怀里蹭去,嘟囔着说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小舅舅,是我的小舅舅啊……”

    厉衍瑾这才微微松了眉头。

    他担心,她现在这么依赖着他,却是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

    那样的话,他会非常的难受。

    但是这种难受,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是,初初,我现在就带你走……离开这里。”

    夏初初伸手环住他的腰,在他温暖的怀里,昏昏欲睡,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不能带我走的……”她说,“小舅舅,我们走不掉的,走不掉的……”

    厉衍瑾低下头,迟疑了一下,轻轻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可以走的,初初,我不会让你有事。”

    “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久到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久到我会死在这里了,久到……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夏初初一边说,一边哭,眼泪肆意的流,整张小脸都是泪痕。

    看得人心疼,心都揪了起来。

    “你不会死,怎么会死?”厉衍瑾低头附在她耳边,“我找了你一晚上,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你。”

    “小舅舅,小舅舅……”

    她像是一个孩子在撒娇一般,赖在厉衍瑾的怀里,不愿意离开,不愿意醒来。

    厉衍瑾对于她这样的依赖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他也紧紧的回抱住她。

    触碰到她身上冰凉的肌肤,他的一颗心都差点凉了。

    如果他再晚来一点……

    夏初初穿得这么清凉,又这么黏着他,厉衍瑾却没有这个心思去想其他的,只庆幸自己找到她了。

    “嗯,我在,我在这里,我是小舅舅。”厉衍瑾说,“乖,我现在就带你出去,听话。”

    她哼哼唧唧的应着,却一直在哭。

    厉衍瑾也不知道她在哭什么,也许……是被困在这里十多个小时,太害怕,太无助了。

    恐怕,连夏初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哭什么。

    小舅舅来了又怎么样?

    他能带她离开这里,却不能带她离开慕城。

    厉衍瑾看着怀里的她,目光一瞬间变得柔软,软得不像话,像是一汪水。

    整个人刚刚还无比暴躁和冷峻的脸部线条,也柔和了下来。

    顾炎彬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心里闪过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样的厉衍瑾,这样的夏初初……

    分明是他和她两个人相爱时候的场景!

    不,厉衍瑾怎么能够又爱上夏初初?怎么可以?

    即使他得不到夏初初了,厉衍瑾也不能得到!

    不然,他之前辛辛苦苦做的那么多,不就全部都白费了吗?

    厉衍瑾不是都忘记了吗?既然都忘记了,为什么还会对夏初初流露出这样的温柔神情!

    这分明是对心爱的人,才会有的柔情似水!

    顾炎彬在一边,看得心惊胆战。

    厉衍瑾双手微微在夏初初的腰上收紧,作势就要站起来,却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黑影压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心里就提起了警戒心。

    厉衍瑾还没来得及侧头去看,顾炎彬已经说道:“把夏初初……交给我吧。”

    这当然是不可能,

    所以厉衍瑾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用,谢谢,我会照顾好她的。”

    可是顾炎彬却一脸的坚持:“我来抱她出去。”

    厉衍瑾看也没看他,也没有再说话,已经弯腰,稳稳当当的把夏初初从地上抱了起来。

    公主抱。

    可当他抱着夏初初转身的时候,顾炎彬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封住了门口,让外面的人不能进来。

    “我来抱她。”顾炎彬异常的执着,“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抱着她出去,你知道,有多不妥吗?”

    厉衍瑾冷笑一声:“男女授受不亲?你跟她,才叫做真正的授受不亲。”

    “可是厉衍瑾,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份?你这样抱着夏初初,让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吗?”

    最后两个字,顾炎彬一说出口,气氛立马就不对劲了。

    厉衍瑾直直的望着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就算抱她出去了,那又怎么样?谁能说什么,谁又敢说什么?”

    “你是无所谓,但你为她的以后考虑过吗?”

    “真是笑话,我做什么事,难道需要你这样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这里是他厉家,一个外人,多加干涉,他还得顺着外人的思路去做事?

    这绝对不是厉衍瑾的风格。

    顾炎彬脸色难看:“厉衍瑾,你执意要这样和夏初初这么亲密?”

    “我找了她一晚上,她是我外甥女,我终于找到了她,带她出去,有什么不妥?”

    “你敢指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真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厉衍瑾收回目光,看也不看,低头落在怀里的小女人的眉眼上。

    然后,他缓缓开口:“再耽误下去,她真的就不行了。我厉衍瑾做事,想做就做,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说着,他径直就往外走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