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7章:如果我们都勇敢一点,就可以在一起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7章:如果我们都勇敢一点,就可以在一起了

    只听见管家说道:“顾先生,今天晚上辛苦您,也麻烦您了,如果您想等到xiao jie醒来的话,我可以打电话通知您……”

    顾炎彬打断他的话:“厉衍瑾派你来的?”

    “不,不,顾先生,这是待客之道。”

    顾炎彬冷笑一声:“回去告诉厉衍瑾,我不会在这里赖着不走的。我现在就离开,不劳他费心。”

    说完,顾炎彬冷哼一声,抬脚就走。

    只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厉衍瑾低头看夏初初的侧脸的那一幕。

    厉衍瑾……是不是根本没有忘记?

    还是说,他又重新爱上了夏初初?

    不管是哪种可能,厉衍瑾这样对夏初初,就是一种十分危险的信号。

    顾炎彬想,他……是不是又该出手了,不能再坐以待毙。

    再这样让厉衍瑾和夏初初相处着下去,迟早会出事。

    迟早。

    不能再放任了!

    厉家别墅,二楼,夏初初的卧室。

    厉衍瑾抱着她匆匆的走着,一脚踢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他看了一眼昏睡中的夏初初,然后立刻扭头看着背着医药箱赶来的医生:“快点!磨磨蹭蹭干什么!”

    本来他和顾炎彬对峙,就已经耽误了很久,现在再这样磨蹭下去,夏初初更多了一份危险怎么办?

    一想起顾炎彬,厉衍瑾这心里的气,就更多了几分。

    医生吓得赶紧跑了过来:“厉先生,您先帮xiao jie盖上被子……”

    厉衍瑾照做了。

    “厉先生,再让人把中央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xiao jie在酒窖里待了那么久,体表温度现在很低。”

    佣人马上去调温度了。

    厉衍瑾一直就站在床边,看着医生在为夏初初做检查,在一边心急如焚。

    虽然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医生给夏初初注射了葡萄糖,又开了一些冲剂的药。

    忙忙碌碌半个小时后,夏初初发紫的唇色,开始慢慢变淡。

    她的脸也没有那么苍白了,有了些许的红润。

    “想办法,给xiao jie喂点东西吧,热的,容易吸收的,白粥之类的,然后等xiao jie醒来,再用开水冲药,一日三次,基本上两天之后就没什么事,xiao jie又可以活蹦乱跳了。”

    厉衍瑾点点头。

    而窗外,天色已经开始发亮了。

    竟然在这折腾了整整一晚。

    好在……夏初初没事。

    她睡得很安详,比起之前她眉头轻蹙,总是不安的往他怀里蹭,现在才算是真正的睡着吧。

    “睡吧。”厉衍瑾在她身边坐下,握着她的手,“你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从他在酒窖里,把她抱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见了夏初初白皙的长腿上,那一片又一片的淤青。

    当时他没有多问。

    但厉衍瑾心里很清楚,这一定是夏初初自己弄的。

    酒窖里就她和一个孩子,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什么虫子的,只可能是她自己掐的。

    大概,是她怕自己睡着了,错过了得到救援的机会。

    还好他赶到了。

    要是他再晚到几个小时……真的,后果不堪设想。

    佣人端了热的白粥进来,放在桌上:“厉先生……xiao jie这,这睡了,要怎么让她吃一点?”

    “放在这里吧,我来。”

    佣人点点头,忐忑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身出去了。

    厉衍瑾站了起来,拿过白粥,轻轻的吹了吹,试了试温度。

    然后他才坐回到她身边,拿着小勺,舀了一点点,慢慢的,耐心的喂给她吃。

    夏初初闻到了米粥的清香,唇齿间也尝到了甘甜,下意识的张嘴抿了两口。

    咽下去之后,她胃都舒服了不少。

    感觉到她愿意吃东西,厉衍瑾松了一口气。

    不然,他还在想,他要怎么把这米粥,给她喂进去。

    办法倒是有,只是……不能适用在他和她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见夏初初主动的把粥咽下去,厉衍瑾这心里,反而升起了一丝失落。

    如果要是他喂她喝粥,她却始终都不咽下去,那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也许可以……

    用嘴喂她。

    这个念头只是轻轻的从厉衍瑾的脑海里闪过,随后又被他抛在脑后。

    但是这份失落,却是一直都存在,如影随形,甚至都让厉衍瑾有些坐立不安了。

    他为什么要为自己没有实施这个想法,而感到失落?

    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和夏初初是什么关系,他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如果他要是那么做了……恐怕,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禽兽不如。

    厉衍瑾猛然站了起来,看着床上的夏初初,怔怔的看了好久。

    摆放在桌上的粥,已经少了一小半,虽然吃得不多,但是也足够了。

    厉衍瑾觉得,他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会是一种危险。

    他自己都已经感觉到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就这么的离开夏初初的话,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就在厉衍瑾左右为难,心里天人交战,乱成一团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夏初初,忽然喃喃开口:“小舅舅……”

    这三个字,猛然把厉衍瑾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去答应她,但是仔细定睛一看,夏初初的眼睛却还是紧闭着的。

    她……是在说梦话吗?

    “小舅舅……”夏初初睡得极度不安,嘴唇抿得紧紧的,手也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胡乱的挥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但是……她什么也没有抓住。

    看着她的手在挥舞着,厉衍瑾却不敢上前,把自己的手放到她手里。

    她和他是什么关系,是血缘至亲!

    他在干什么?他在放纵自己,一点没有摆正自己的身份,也把他和夏初初之间的界限给模糊了!

    “小舅舅……”什么都没有抓到的夏初初,手重重的从空中跌落,跌回了雪白的被子上。

    厉衍瑾看得一阵心疼。

    偏偏夏初初还在不停的呢喃:“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自己的感情都隐藏起来,为什么……”

    “如果我们都勇敢一点,一点点就好,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厉衍瑾有些听不清她在嘟囔着什么,声音十分的含糊,但是看她的样子,她非常的痛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