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7章: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所有真相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7章: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所有真相的人

    言安希在后面喊道:“初初,你不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吗?哎,别跑那么快啊……”

    “不了不了,我还要回家,一天都没着家了,我妈会说我的。”

    言安希无奈的笑了:“这个初初……”

    慕迟曜坐在沙发上,眉头微微皱着,一副思索的样子。

    言安希见他这样,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指,轻声问道:“怎么了?”

    “你还是要叮嘱夏初初,尽量不要再和顾炎彬有什么来往了,能不要再见面,就不要见面。”

    “为什么?”

    “顾炎彬这个人……碰不得。”

    就上次,顾炎彬和夏初初的婚礼晚宴bào zhà的事情,直到现在,慕迟曜还心存疑虑。

    虽然凶手已经落网,但这里面,如果真要追究起来的话,恐怕还有很多事情。

    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厉衍瑾都已经忘记了。

    而且厉妍和其他人统一口径说他是出了车祸,要是去查bào zhà,到时候会难以收场。

    因为就算彻查清楚了真相,可厉衍瑾这个当事人都忘记了……又有什么意义?

    说来说去,如果厉衍瑾不曾忘记,一切事情,都会容易很多。

    言安希说道:“我会跟她说的。那你答应她的事情……”

    “我会办到。”慕迟曜回答,“她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出来,混日子,又不是真的想学习,这还是比较简单的。”

    言安希依偎进他的怀里:“我在想,要是三五年后,初初回来了,发现厉衍瑾和乔静唯结婚了……”

    “不仅是结婚,还有生子,举案齐眉,白头到老……这些,都是夏初初要承受和面对的。躲得了三五年,躲不了一世。”

    言安希轻轻的叹气。

    慕迟曜拍了拍她的肩膀:“休息一下吧,这些事情我来想就可以了,你不用操心。”

    “嗯,好。”

    她摇了摇手里的果汁,准备放下的时候,慕迟曜却握着她的手腕,低头,薄唇轻咬着她刚刚咬过的吸管,把她没喝完的果汁,都给喝光了。

    虽然他经常这样做,总是吃言安希吃过的东西,用言安希用过的筷子,一点也不嫌弃。

    可每次言安希都忍不住说一句;“你……怎么总是这样啊,我看着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慕迟曜倒是毫不在意,“这西瓜汁真甜。”

    “你都给喝完了,我喝什么啊……”

    “适可而止,看你喝了那么大半杯,也差不多了,又不是补汤。”

    言安希撇撇嘴:“西瓜汁都不让多喝……”

    “不是不让你喝,是不要一次性喝太多。”

    说着,慕迟曜转身跟佣人说道:“下次记得用小杯。”

    “是,慕先生。”

    言安希恨恨的又咬了咬吸管,看着他。

    慕迟曜揉了揉她的头发,又看向她的肚子。

    “预产期越来越近了……我这颗心,更加七上八下的了。”

    “我也很紧张……”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谁都没有经验。

    尤其是,生孩子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人所能忍受的事情。

    慕迟曜缓缓的开口:“安希,其实我很想说,没事,你尽管生,有我在。但是……我对任何的事情任何的人,都有把握,都能理智的对待。但唯独你……”

    言安希望着他的眼睛。

    “唯独你,是我此生的难以预料。我对你的一切,都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而且,是你在掌控我。”

    言安希笑了起来:“我哪里有这个能耐,能掌握你啊……你比我聪明太多太多了。”

    她几乎所有的身家性命,爱恨情仇,都押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而且是他心甘情愿。

    慕迟曜也笑了起来:“你征服了我,你难道不该为此而自豪吗?”

    “我自豪的不是我征服了你。”言安希回答,“是让我们相爱了。”

    慕迟曜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对,你说的对……”

    “你是看到初初和厉衍瑾现在的这个样子,所以很庆幸我们可以这么幸福吧……”

    慕迟曜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又被你看出来了。”

    “其实,要不是初初和厉衍瑾是有这层血缘关系在,我个人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是死,两个人都得死在一块,这样才不会有遗憾。”

    “那……安希,什么是遗憾?”

    “就是两个人明明相爱,明明可以相爱,却要天各一方,过着没有对方的日子。这种日子,就算再舒坦,也是残缺的吧。”

    慕迟曜沉默了一下,“嗯”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再说话。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事情所有真相的人。

    他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知道厉衍瑾和厉妍不是亲姐弟,知道当初厉家人所做的血缘鉴定报告,哪里出了差错……

    但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最最担心的,就是厉衍瑾无法恢复那段记忆。

    那样的话,就算他把事情真相都一一摊开在厉衍瑾面前,对厉衍瑾来说,也是毫无触动。

    甚至……厉衍瑾会看不起以前的那个自己,竟然会喜欢自己的外甥女。

    慕迟曜也是头疼啊。

    何况言安希生产在即,他也确实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其他的人和事。

    既然夏初初想要出国,找留学的理由去国外待个几年,他也……成全她吧。

    不然,要是夏初初这条路没有走通,又想起其他的什么歪门邪道,反而还更加麻烦。

    抱着言安希,慕迟曜不敢有太多思考的表情,尽量的表现得无所事事一点。

    *

    厉家。

    夏初初从年华别墅回去之后,整个人都喜气洋洋的。

    切,顾炎彬当她真的是有一个榆木脑袋啊?

    她什么事,都非得靠顾炎彬啊?非得靠小舅舅啊?

    她还有言安希呢,言安希可是嫁了一个全慕城最有钱有势的男人,她背靠大树好乘凉!

    夏初初一路都哼着歌,心情非常的好,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又把头发都扎成一个马尾,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又下了楼。

    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夏初初隐隐的听见客厅那边传来说话声……

    好像是……乔静唯的声音?

    她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