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32章:忘记,能少很多痛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32章:忘记,能少很多痛苦

    慕瑶走了过去,沈北城转动椅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她坐到他大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先是直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慕瑶以前是多么含蓄的一个少女啊,在感情方面的经验是一片空白的。

    结果现在,看看,被沈北城diào jiào得,没羞没躁的。

    这也多亏了沈北城的耐心。

    他一直使劲的给慕瑶灌输着一个理念——情侣,夫妻之间,没什么好避讳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沈北城的性格本来就开朗些,也非常会哄女人,所以一个慕瑶,根本不在话下。

    但相反的是,即使言安希都和慕迟曜结婚这么久了,孩子都快要呱呱坠地了,言安希却始终非常害羞。

    她偶尔的大胆,都会让慕迟曜疯狂不已,激动良久……

    慕迟曜也在闲暇中,无意的跟沈北城提过。

    沈北城的回答是——慕迟曜太闷骚了。

    慕迟曜也不甘示弱的反击——是,你明骚。

    兄弟嘛,就是互相开玩笑的。

    沈北城非常享受慕瑶的主动亲吻,微微侧头,寻到她的唇瓣就想要来个法式深吻的时候,慕瑶的手指却轻轻的落在他的唇上,推开了他。

    “别闹,我跟你有正事要说。”

    沈北城没有亲到心上人,非常的不甘心,把她的手指从自己的唇上拿开:“有什么事,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吧?”

    慕瑶回答:“等会儿你又不知道个轻重的,把我嘴唇都亲肿了,那到时候我要怎么见人啊?现在才上午,还有好几个小时的班呢!”

    “那我轻点?保证让人看不出来?”

    “行了,别贫,回家怎么随你都成。我是想说,我刚刚在电梯里,偶遇了厉衍瑾。”

    “嗯,然后呢?”沈北城问,“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看出来他好像心情不好,而且他应该是刚刚从会议室里出来,脸色很不好。”

    “他最近在负责海城项目,这是我们公司今年最大的一个工程,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但是感觉他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他,你,还有我哥哥,都不是会被工作而搞得愁眉不展的人。”

    “那是因为什么?”

    慕瑶想了一下:“我提到了初初,他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了变化。我在猜……会不会还是跟初初有关?”

    “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你不是告诉我,厉衍瑾都……忘记了吗?所以我才会奇怪,才会来找你。”

    沈北城扣住她的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厉衍瑾和初初之间……又有什么了?”

    “也许呢?”

    “可他都忘记了……”沈北城皱眉,“难道,即便忘记了,但是爱一个人,却还是会刻在骨子里的?”

    “很有可能。”

    “可……我们也只是旁观者,是局外人,瑶瑶。”

    慕瑶叹了口气:“我知道啊……哎,其实我从一开始,就很支持两个人的。谁能想到……命运无常。”

    沈北城凑近了她:“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的?”

    “对啊,再怎么说,初初是我的朋友,厉衍瑾也是你最好的哥们吧……”

    沈北城轻笑一声,轻轻缓缓的吻着她的唇瓣。

    慕瑶象征性的推了推他,沈北城也半推半就的,依然吻着她,但是动作轻柔,似乎是只想和她温存一下。

    所以慕瑶见他这样,也就没多加防备心。

    可是,有一个词语,叫做温水煮青蛙。

    一开始沈北城还温柔得不像话,唇瓣像是羽毛一样轻轻柔柔的,但是慢慢的,他就开始得寸进尺了。

    慕瑶还是在推他:“别,回家再说啦……这是在公司,等会儿我还要去设计部开个内部短会。”

    “你开你的,我又不会去打扰你……”

    总之,最后,慕瑶从沈北城办公室离开的时候,是低着头的。

    没有人看到她红通通的唇瓣。

    慕瑶暗暗咬牙,这个沈北城,真的是太狡诈了!

    怎么可以这样!

    她以后再也不来找他了。

    而沈北城心满意足的继续工作,心情大好,也压根没有去想厉衍瑾的事情了。

    反正他觉得,厉衍瑾都已经忘记了,就算有什么关于初初的的事情,忘记了,就等于远离痛苦。

    所以,沈北城也不知道该说厉衍瑾是幸运,还是不幸……

    至少忘记了,能少很多痛苦。

    因为他曾经是亲眼看到,厉衍瑾因为夏初初,有多痛苦,多难受,有煎熬。

    沈北城想,希望,未来,厉衍瑾也好,夏初初也好,都能越来越快乐。

    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就此遗忘在时光的尘埃里。

    x

    三天后。

    这几天里,厉家的气氛有些奇怪。

    佣人们都比平时更加小心翼翼,不知道为什么厉家会变得如此的低气压。

    厉先生的脸色越来越沉,话也不多,但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她们吓破胆。

    管家里也私下叮嘱,做事要格外小心,厉先生心情不好。

    反正,厉家唯一过得滋润的,就是夏初初了。

    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就是造成厉衍瑾心情不佳的罪魁祸首。

    甚至她还认为,是因为小舅舅,她才被逼得要背井离乡出国去,她还没抱怨什么呢。

    夏初初坐在客厅里,专心致志的吃着水果,忽然接到了顾炎彬的电话。

    她看了一眼,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接了起来:“喂?”

    顾炎彬倒是不和她废话,直接问道:“在哪里?”

    “在家啊,我这个无业游民,还能去哪?总不能天天赖着安希吧,那样的话,慕迟曜会fēng shā我的。”

    “那我过来。”

    夏初初一听就吓到了:“别别别……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就好了,你干嘛来我家?”

    顾炎彬问道:“怎么?厉衍瑾在家?”

    “他不在,又不是周末,他怎么会在?”

    “那你怕什么?”

    “我们俩都是没关系的人了,还走得这么近,我不想多事。”

    顾炎彬冷笑了一声,只是说道:“那就上次的老地方见,正好中午了,我也没吃饭。”

    “请我吃西餐啊……不会是鸿门宴吧?”

    “你说呢?”

    夏初初回答道:“行吧,见就见,我也正想给你一个答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