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46章:我,究竟忘记了什么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46章:我,究竟忘记了什么事

    傅井然要斩断的,是顾炎彬的爱情和婚姻,不是他的女人。

    所以为了夏初初的安全和幸福,顾炎彬根本不会再和她在一起,可他,就是这么犯贱的,忍不住把这句话给说出口了。

    夏初初的怔愣,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说这句话,不是想真的和她在一起,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以及,她的回答。

    夏初初先是觉得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然后又伸手摸了摸顾炎彬的额头,确定他没发烧。

    “顾炎彬。”夏初初开口,“你是不是真的病了?我要不要现在送你去脑科看看?”

    “回答我的问题。”

    “怎么回答?如果我的脑子出了问题,才会和你在一起。”

    夏初初把话说得毫不留情面。

    她也没去想,自己这句话会对顾炎彬造成多大的伤害。

    她只是在想,顾炎彬这种人,有谁能够伤到他那颗刀枪不入的心?

    “可是和我在一起的话,你就可以离开厉衍瑾,又不用出国受苦受寂寞受委屈了。”

    “那我宁愿出国去受苦受寂寞受委屈,也不愿意和你在一起。”

    “夏初初,”顾炎彬嘴角一扬,却是笑了起来,“你好狠的心。”

    “你就别在这里拿我开玩笑了,好吗?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我有这么让你不愿意委身吗?”

    要不是坐在驾驶位上不方便,夏初初真想去踹他。

    “你下车。”她说,“没什么好商量的。我每一次和你见面,都要和小舅舅解释一番,够烦人的。你以后有事电话说,别跑来见我,我不想看到你。”

    “你和我见面,关他什么事?”

    “他是我的长辈。”

    顾炎彬冷笑,手已经放在了车门把上了:“夏初初,我等着听到你出国的消息!”

    “等着吧,为了不给小舅舅和乔静唯造成困扰,我会离开的。”

    “乔静唯之后没找你麻烦吧?”

    该死的,顾炎彬想,都这个时候了,他恨不得掐死她了,却还是心系着她别受什么欺负。

    他为什么要去爱上一个人?

    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商人,以利益为重不好吗?

    沾染什么不好,偏偏要是沾染这世界上最戒不掉的毒?

    “没有啊。”夏初初说,“估计是知道我快要出国了,觉得我没什么威胁了吧。”

    说着,夏初初又笑了笑:“本来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她一直都是小舅舅的正牌女友,几年之后说不定还会是我的小舅母,厉家的女主人。”

    顾炎彬转身下了车,关车门的时候,甩得砰砰直响。

    夏初初耸耸肩。

    顾炎彬还想指望她能有什么好态度和好话吗?

    他故意把她骗到小舅舅所在的位置,让小舅舅看到她又和他私下见面,她当时都快气炸了。

    夏初初一踩油门,直接走了。

    顾炎彬却揉了揉突突直跳的额角。

    爱而不得……何止一个厉衍瑾!他也是!

    x

    总经理办公室里。

    秘书敲了敲门:“总经理,中午的庆功宴快开始了,您该过去酒店了。”

    “不去。”厉衍瑾言简意赅的回答,“随便让一个负责人过去,就说我没有时间,在忙。”

    “……是,总经理。”

    秘书又轻轻的把门带上。

    厉衍瑾抽着一根烟,靠在皮椅上,烟雾袅绕,他的表情讳莫如深。

    大抵男人在深思的时候,都喜欢抽烟,这是男人的通病。

    就像是女人在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大好的时候,都喜欢逛街买买买,是一样的道理。

    他把海城项目交到了夏志国手里,却又不能完全的放到夏志国手里。

    以后,他就有的忙了。

    除了他应该要做的工作,海城项目的很多问题,他都要一一盯着,防止夏志国出什么差错。

    要知道,他力排众议,最后履行了承诺把项目交给夏志国,背负着多大的压力。

    做好了,是理所当然的。

    做不好,那他就是罪人了。

    虽然慕迟曜不会怪他,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但他不能辜负所有人的努力。

    所以接下来,他会很忙,花费比平时多将近一倍的精力。

    再加上夏初初又想着要出国,他不想她离开他的身边,但是他又搞不定她……

    厉衍瑾只觉得一阵头疼,抬手揉了揉额角。

    他至今也不明白夏初初为什么要出国,远离他。

    她不是喜欢他吗?

    她和顾炎彬,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藕断丝连?

    他忽然发现,他对夏初初……一无所知。

    厉衍瑾忽然伸手,按下了电话键,五分钟后,一个长相普通,几乎是让人过目就忘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厉先生。”

    厉衍瑾直接问道:“你对夏初初和顾炎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了解多吗?”

    “厉先生,我……并不了解。您没有让我去查过,也没有让我一直盯着,所以……”

    “好,我明白了。”厉衍瑾点头,却有迅速的抛出下一个问题,“那么,我自从车祸后,忘记了一些事情,这你总是知道的。”

    “知道,厉总,厉夫人跟我说过。厉总您自己也心知肚明,这件事并没有隐瞒下来。”

    “那么,你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我,我,究竟忘记了什么事?仅仅只是感情方面的吗?”

    男子低着头,所以,厉衍瑾并没有看到,男子面上一闪而过的错愕。

    如果此时男子是和厉衍瑾对视的话,这个表情,肯定会被厉衍瑾捕捉到。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厉衍瑾的心腹,也是以前,厉衍瑾和夏初初吵架,闹得最凶的时候,厉衍瑾把他派到夏初初身边,暗地里保护她的保镖。

    可以说,男子是厉衍瑾最信任的人之一。

    既然是心腹,那么,基本上厉衍瑾的所有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包括……感情。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局势这么的复杂,男子知道,他不能说错一句话,哪怕一个字都不行。

    何况,从心底里,男子也觉得,厉先生这样的风云人物,是不该被儿女情长所左右的。

    而且左右厉先生的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外甥女。

    这更是违背世俗,是要被世人所唾弃不齿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