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54章: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54章: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让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厉衍瑾的神色极其认真,“夏初初,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亲口,而我,也是亲耳听见的。你说,你说这还会有假吗?”

    夏初初的眼睛蓦然瞪大。

    怎么会?

    怎么可能?

    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怎么会把这句话说出来,而且还被小舅舅听到?

    “不,不,”她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吗?那让我来好好的告诉你。”

    厉衍瑾说着,慢慢的朝她的脸颊靠近,夏初初不停的往后仰,想和他拉开距离。

    “还记得,你被我从酒窖里抱出来的那一次吗?”厉衍瑾说,“嗯?”

    夏初初下意识的点点头:“记得……”

    “我把你抱回卧室,替你盖好被子,你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停的说,你爱我,你很爱我,你不能没有我……”

    夏初初的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了。

    天啊……她竟然在无意识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

    而且还被小舅舅听到!

    这该死的梦话!

    现在要怎么办?她还是要否认吗?咬死不松口吗?

    “我没有。”夏初初说,“小舅舅,你肯定是听错了,肯定。”

    “我耳朵没聋,你咬字那么清楚,怎么会错?”

    夏初初强装镇定的说道:“那,可能是我做了一个什么梦吧,我……我记不清楚了。再说,你,你是我的小舅舅,于情于理,我,我当然是敬爱你的。”

    “敬爱?”厉衍瑾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你抓着我的手,像是小猫一样哭着喊着说你爱我,你跟我说,是敬爱?是晚辈对长辈的爱?”

    夏初初咬死都不松口:“是的。”

    她自己都能想象到当时那个画面,她是受惊了,所以在小舅舅靠近她的时候,才会凭着本能的靠近他,粘着他,说那些话。

    她防着防那,最终没有想到,防不胜防,败在了梦话上面。

    难怪她总感觉,从酒窖事件发生以后,小舅舅对她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原来是他听到了她说的这些话……

    “夏初初,不要否认了,你爱我,你可以欺骗我,欺骗任何人,但是你骗不了你自己。”

    夏初初咬咬牙:“小舅舅,既然你当时听到了,为什么当时不问我?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却反过来在这里揪住这个问题不放?”

    他低声回答:“当时……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夏初初一愣。

    厉衍瑾继续说道:“可现在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夏初初,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小舅舅,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疯了!”

    夏初初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让小舅舅清醒一点。

    他却一笑:“如果我疯了,那么,也是你先逼疯我的。如果不是你在睡梦中说了那些话,夏初初,我又怎么会在这几天来,心神不宁?”

    “你……”

    厉衍瑾认真的看着她:“夏初初,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是你的小舅舅,你是我的外甥女。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

    “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他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离开我,就在在厉家,让我能随时随地,看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番话,几乎等同于是表白了。

    聪明的人,都能听懂厉衍瑾话里的更深一层意思。

    夏初初,也听懂了。

    他想让她留下来,但是他很清楚,他和她不可能在一起,是绝对不能有半分这样的情爱心思的,所以……

    他只希望她留下来,就在厉家,哪里都不要去,他想每天都能见到她。

    “小舅舅,你,只想我,留下来?仅此而已?”

    “是,“厉衍瑾点点头,“仅此而已。”

    夏初初只觉得惊喜又难过。

    惊喜的是,小舅舅即使知道了她爱他的事情,可一点也没有排斥,没有觉得她不顾世俗,疯狂到无可救药。

    可难过的是……

    他没有真正的,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过。

    她留在厉家,他是高兴了,可她呢?

    她要每天看着他和乔静唯的恩爱日常?

    她要明明深爱他,却不能和他有半点亲密来往?

    她要每天都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却爱他爱到心力交瘁?

    不,夏初初想,那样太难受了,太难受了。

    “小舅舅,我留下来,只会是我更加痛苦。而你……你有乔静唯了。”

    他哑着声音回答:“可是初初,你走了,我会比你痛苦百倍千倍。”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厉衍瑾和夏初初之间,算是彻底摊牌了。

    对于厉衍瑾来说,说出一直憋在心里的这句话,有多难。

    他跨出这一步,有多难。

    但是对于夏初初来说,只有无尽的悲伤。

    她知道他爱她,深爱着她,现在哪怕他是失忆了,他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爱她。

    但是再爱又能怎么样呢?

    爱能逆天改命吗?

    爱能跨越血缘吗?

    爱能让一切的困难,都变得简单容易吗?

    安静了好几秒,最终还是厉衍瑾一句低低的叹息:“说到底,我们还是太自私了。初初。”

    她没有回答。

    他一直都圈着她腰肢的手,慢慢的放开了。

    夏初初重获zì yóu,但是没有想象中的,她会立刻溜之大吉。

    她腿软得走不动路,只能侧着身子,手撑着旁边的椅背,勉强的站立着,稳住自己的身体。

    厉衍瑾很烦躁,摸了摸西裤口袋,空荡荡的,没有烟。

    顿了许久,他说:“在我这里坐会儿,考虑一下吧,初初,到底是要走还是留,我……并不能勉强你。”

    她轻轻的点点头,坐了下来,这才发心,自己的手心里全都是汗。

    当然是走。

    以现在这种情况,夏初初必须要走,留下来的话,只怕和小舅舅之间,会越错越多。

    她要趁快的斩断自己和小舅舅之间的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

    当初,几年前,她就是没有果断的把这份情愫斩断,才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现在,可以说是当nián de shì情再以另外一种形式重新发生了一遍,夏初初如果还犯同样的错,那就是太蠢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