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04章:为厉衍瑾保住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304章:为厉衍瑾保住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

    而且,夏初初也不是言安希,她跟慕迟曜都没什么接触,哪知道他什么脾性。

    “这个时候就哑巴了?”慕迟曜冷笑一声,“夏初初,你倒真是会搞事情。”

    夏初初撇撇嘴:“我……我怎么了?”

    “先回市中心再说。”

    “回市中心干什么……”夏初初看了他一眼,“我要回家。”

    “回家也可以,先说事。”

    “就在这里说啊。为什么还非得回去再说,这里不也一样么,真是浪费时间。”

    慕迟曜淡淡的回答:“我担心,我一边开车,一边和你说话,容易被你给带偏,拐进去,万一说不过你,那就成笑话了。”

    “你还真会开玩笑啊,我怎么会说得过你,你那聪明的脑袋,十个夏初初也对付不了。”

    “但你今天,差点就把我对付了。”

    “什么啊,”夏初初继续装傻,“我在医院里,检查个身体,好端端的,你手下的人忽然就把我给xiàn zhì住,这也不准我做,那也不准我做。”

    “来医院检查身体,需要来这家医院?路程也太远了吧?”

    “我乐意。”

    “算了。”慕迟曜薄唇一抿,“我懒得跟你在这里兜圈子,你也别装傻,我也不揣着明白装糊涂,直说吧。”

    夏初初顿时就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直说?怎么个直说法?

    就在夏初初还在回想的时候,慕迟曜已经开口了:“我知道你怀孕了,夏初初。”

    她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

    果然,果然被她猜对了,慕迟曜就是知道了她怀孕,所以才会紧急的派人来找她。

    慕迟曜终究还是慕迟曜。

    尽管他现在看起来不问世事,一心一意的在年华别墅,陪着言安希待产,但是他依然还是他。

    有手段,有头脑,有判断力,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

    夏初初攥紧了安全带。

    慕迟曜都把话给说开了,那她也……只能摊开说了。

    再装傻充愣,指不定慕迟曜就把她给扔下车了。

    夏初初笑了:“那么……看来,我做什么事,你都一清二楚?”

    “才知道的。夏初初,你倒是会隐藏。”

    “再隐藏,也没有你会查啊。一下子你就把我做过的事情,给查得个底朝天,通通透透。”

    “不查……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你知道是谁的吗?”

    “当然知道。”慕迟曜一点头,“夏初初,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着急找你,又这么庆幸的,你没有把孩子给流掉吗?”

    夏初初摇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这种等级,还猜不透你。”

    慕迟曜缓缓开口,声音里有一点淡淡的,不易察觉的伤感:“你知道,安希在这之前,也怀过一个孩子,孩子是我的。”

    “我知道,后来不是……流掉了吗?”

    “你知道怎么流的吗?”

    夏初初回忆了一下,低着头:“这……我记得当时,我还很鼓励安希流掉这个孩子……”

    慕迟曜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才继续开车。

    夏初初一激灵:“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慕迟曜,往事不要再提啊,再说了,是你先提起这件事的。我……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我要是想和你计较,我现在就把你给扔下车。”

    “那你……好端端的,提起这件事干什么?我知道,那个孩子的离开,对你,对安希,都是一种痛,你忽然自揭伤疤,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和我说。”

    “你还知道我现在是在自揭伤疤。”慕迟曜哼了一声,“夏初初,那个孩子,我没保住,是我这辈子都会有的遗憾。”

    “是啊……那是你和安希的第一个孩子。可是当时,你不够爱安希,甚至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到底爱的是谁,天天让秦苏高高在上的,看着就恶心。”

    夏初初说完这番话之后,车厢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她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的打了自己的嘴几下:“我……那个,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你说的对。”

    “那你怎么……突然沉默了?”

    “没什么。”慕迟曜轻摇了一下头。

    其实,他只是,回忆往事,内心涌起无数的感慨,千言万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你要是不想说,不说就是了……”夏初初看着他,“那个孩子,是你和安希一辈子的痛。”

    “那个孩子是怎么流掉的,我和安希是最清楚的人。当时,她也是像你这样,偷偷的瞒着所有人,去医院做流产手术。”

    夏初初静静的听着,不敢打断慕迟曜,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怕惊扰到他。

    “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到处在找她,可是我晚了,我来晚了,我接到电话,赶到医院去,找到她的时候,孩子已经没了。”

    “她当时还躺在手术台上,到处都是血,脸色苍白得不像话。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晚了,什么都挽不回了。”

    “如果我能早来一点,那个孩子说不定就保住了,如果保住的话,现在都该有一岁了,会叫爸爸妈妈了。”

    “时间就是生命,那个时候,我才切身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重量。任何时候,不能晚,因为晚了就无法改变了。”

    说着,慕迟曜话锋一转:“所以,夏初初,这一次,说什么我也要尽快的找到你,同样的错误,我不能再犯第二次,同样的地方,我不能再跌倒第二次。”

    夏初初正要开口,慕迟曜却又抢在了她的前头。

    “为了厉衍瑾能保住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我拼尽全力,总算是……对得起他了。”

    夏初初用力一攥手,指甲猛地嵌入了肉里,留下深深的印痕。

    原来,原来慕迟曜说那么多,甚至不惜自揭伤疤,用他和言安希的第一个孩子的事情,来引出这句话。

    为了厉衍瑾能保住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

    这句话,把什么都说透了。

    慕迟曜不仅仅知道她怀孕了,还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你火急火燎的找到我,是想为厉衍瑾留下这个孩子……”夏初初轻声的说,“你怎么确定孩子是他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