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15章:我今天来就想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315章:我今天来想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所以,夏初初想,她现在打小舅舅几下,踢他几下,咬他几口,又怎么了?

    他该受着,这是他该的。!

    到现在这个时候,夏初初已经在心里想好了,接下来的路,她要怎么走了。

    好在,厉衍瑾也无怨无悔的受着,还想过扶她。

    夏初初想,够了,真的够了。

    可能命注定,她和小舅舅,是有缘无分,是只能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辈子,她可能是做了什么孽,现在是来还债的。

    终于,夏初初也累了,停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小舅舅一眼,然后转身走。

    “小舅舅,再见吧,我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也当做我没来过,当做我没有问过你任何话。”

    可是,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厉衍瑾忽然害怕了。

    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等等!”

    夏初初极其厌恶他的触碰,立刻挣扎:“你放开我,松手!”

    一想到小舅舅和乔静唯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一想到他碰过别的女人,夏初初不想和他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见她眉头紧蹙,十分厌烦的模样,厉衍瑾赶紧松了手,生怕惹恼了她。

    “等等。”他说,“你……要到哪里去?”

    “我能到哪里去呢?小舅舅,我只能回家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难不成,我还能因为伤心过度,远走高飞,或者来一出自尽的戏码吗?”

    厉衍瑾的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心翼翼:“你……回厉家吗?”

    “当然是回厉家了,我不能再赖在安希那里了。何况,小舅舅你现在都已经和我划清界限了,我何必再躲你?”

    厉衍瑾无言以对。

    别说夏初初打他了,他都想自己扇自己一耳光。

    他欲言又止,眉头紧锁:“初初,对不起。”

    “我不想再听这句话,如果没有别的什么要说的话,我先走了,当我没来过。”

    可厉衍瑾却固执的说道:“对不起,我爱你。”

    夏初初一怔。

    “我们注定有缘无分,或许……我不该失忆的。”厉衍瑾说,“这样的话,我会一心一意的爱着乔静唯,不会来招惹你。”

    “怎么是你招惹我呢?小舅舅,是我夏初初先不要脸的招惹你,说爱你的。”

    “初初!”他忍不住呵斥道,“不许这样说自己。”

    “那你不要再说爱我。”她不甘示弱的反驳,“听着……恶心。”

    但厉衍瑾却还是振振有词的说道:“可是我真的爱你。”

    夏初初咬牙,弯腰拿起茶几,秘书送进了的那本卡布诺。

    刚刚来的时候,她的心情和这杯卡布诺一样,甜到发腻。

    现在呢?

    苦不堪言。

    夏初初端起卡布诺,眼睛都不眨的,全部都泼在了厉衍瑾的身。

    一滴都不剩。

    只见厉衍瑾干净整洁的衬衫,迅速的晕染了一大片污渍,俊朗的脸也溅了好几滴。

    地板,不停的滴落着褐色的咖啡。

    夏初初把纸杯一甩,转身走了:“我走了,厉家见,小舅舅。”

    她刻意的,把“小舅舅”三个字,咬得极重。

    “初初。”厉衍瑾看着她的背影,“你今天来找我,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你……难道这么走的吗?”

    “我已经说了。”

    厉衍瑾问:“没有,初初,你没有说。”

    夏初初走到门口,握着门把,没有回头,声音却清晰而响亮的传到他的耳边。

    “我今天来,想要告诉你的是,我怀孕了。”她说,“我刚刚明明说了,你还回答了我,怎么能说我这么走了呢?”

    “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你……”

    夏初初根本不等他把话给说完,已经拉开门走出去了。

    随后,“砰”的一声,门彻底关,彻底的把两个人给隔开了。

    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

    厉衍瑾站在办公室里,脚步还是一动不动,如果立在了那里一样。

    门外,夏初初飞快的抹了一把眼角,然后在所有人好的目光里,泰然自若的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即使她夏初初现在再狼狈,在外人面前,也要保持好姿态。

    输人不输阵。

    夏初初抬头挺胸的往电梯走去,不顾身边所有人的目光,我行我素。

    总经理办公室的人都很怪,这夏xiao jie,兴致勃勃的来,怎么却……失魂落魄的走了?

    谁都看得出来,夏xiao jie是在强颜欢笑啊!

    这……这下子好了,只怕厉总经理的心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们只怕,又要倒霉咯!

    一直到电梯门彻底的关,夏初初才敢松懈下来,才敢让自己低下头去,无声的流着眼泪。

    她要怎么办啊……

    办公室里,厉衍瑾不顾身的咖啡污渍,更不顾自己的狼狈,忽然拔腿往外追去。

    他怎么能傻傻的站在这里,他怎么能坐以待毙?

    他不能让初初这么走了,他不要她恨他。

    可是,从夏初初来,再到她走,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过一个恨字。

    她最多只是说,小舅舅,我讨厌你。

    讨厌和恨,意义完全不一样。

    厉衍瑾飞快的追了出去,打开办公室的门,追到电梯门口,只看见不断往下降的数字。

    她走了。

    他现在要去追的话,也追不了。

    办公室外的人又是一阵惊。

    没看错吧,总经理身怎么湿了那么一大片?还是褐色的污渍?

    难道刚刚夏xiao jie点的那杯卡布诺,一口没喝,全泼总经理身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厉衍瑾怔怔的望着电梯旁的楼层数字,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他……失去她了,他,对她彻底的放手了。

    可是他很难过,这种难过传遍四肢百骸,几乎要将他给dǎ dǎo。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初初最后离开的时候,说的话,肯定是气话。

    她怎么可能会有他的孩子,如果他曾经占有过她的美好,他这一生,也死而无憾了。

    算,假如,她真的有了他的孩子,他要怎么做?

    夏初初和乔静唯,只能二选一。

    而且,两个女人,怀的都是他的骨肉,他要怎么取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