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59章:只有你洗了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衍瑾说完这句话之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一片沉默。

    最后还是慕迟曜开了口:“嗯,游戏结束。”

    真是可惜了,厉衍瑾和夏初初这么深情而又绝望的拥吻,却只能打着游戏的旗号。

    游戏才是厉衍瑾吻夏初初的唯一正当理由。

    爱情不是。

    可悲可叹可怜。

    桌上的牌还处于一片凌乱的状态中,厉衍瑾面前翻开的那张鬼牌,格外的醒目。

    夏初初看了一眼,还是低着头。

    沈北城牵着慕瑶的手站了起来:“好了,玩完这一局游戏了,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时间不早了。”

    慕瑶的声音也恢复到轻轻柔柔的,没有刚刚玩游戏的那种激动劲儿了。

    “对啊,今晚很开心,没有想到还可以玩得这么嗨,以后有机会再聚。我和北城就先离开了,哥哥,嫂嫂,拜拜哦。”

    言安希应道:“拜拜,路上注意安全,我送送你们。”

    “不用啦,嫂嫂,不用客气,等你在医院待产的时候,我会来看你的。”

    “好呀,来陪我聊天,给我解闷。”

    “行,就这么说定了。”

    沈北城和慕瑶,率先离开了。

    夏初初一直都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

    慕迟曜轻轻的在言安希的腰上按了按,示意她把夏初初先带走,安抚好。

    毕竟夏初初忽然就“被惩罚”了,心情肯定有点落差的。

    言安希立刻懂了他的意思,走到夏初初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夏初初也都点头应了。

    但是夏初初在走的时候,却抬头看了慕迟曜一眼,而且还刻意的停顿了几秒。

    慕迟曜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在担心,他把只有他和她知道的真相,告诉厉衍瑾。

    慕迟曜几不可见的,轻摇了一下头。

    夏初初这才放心的跟着言安希走了。

    她知道,慕迟曜只要答应了的事情,就不会反悔的。

    慕迟曜还是非常的守信用的。

    于是,这个时候,这里只剩下厉衍瑾和慕迟曜了。

    厉衍瑾伸出手去,轻轻的点按在他抽中的那张鬼牌上面:“……谢谢。”

    “你谢我什么?”

    “你说呢?”

    慕迟曜挑眉:“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能做什么手脚,暗中让你抽中鬼牌?”

    “可只有你洗了牌。”

    “这样的技术,我说了,我一时半会儿还练不出来。”

    厉衍瑾看了他一眼,最后说道:“那,这句谢谢,我还是要说。”

    “谢我什么?”慕迟曜故意装傻,“是你自己的手气问题罢了。”

    厉衍瑾沉默了一下,开了口:“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看出来,我和夏初初之间的事情了。”

    “……是吗?”

    “夏初初在你这里住了一个星期,那么长的时间,以你的观察力,肯定是察觉出什么来了。”

    慕迟曜没有再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四个字:“好自为之。”

    有些事情,到底还是不能说得太过明显了。

    厉衍瑾也点了点头,看着桌上的杂乱,回想了今天这一晚上的闹剧。

    真心话大冒险……呵……

    厉衍瑾什么都没有再说,朝他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慕迟曜静静的看着他走。

    身为兄弟,他真的非常的心疼厉衍瑾。

    厉衍瑾当初爱上夏初初,就已经背负了太多。而现在,厉衍瑾失忆之后,却又再次爱上夏初初,把失忆前的包袱,又重新捡上背了起来。

    慕迟曜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厉衍瑾恢复记忆了……

    那么沉重的担子啊,厉衍瑾又要一一面对了。

    厉衍瑾走出年华别墅,夏初初正站在车前,低着头,晚风把她的头发吹得有些散乱。

    他走到了她面前。

    夏初初看着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双皮鞋,空气里又若有若无的飘荡着熟悉的味道,她就知道是谁来了。

    “小舅舅,”她抬起头来,微微的笑着,“我们回家吧。”

    她这个样子,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像刚刚的拥吻,热闹,都过去很久很久了。

    厉衍瑾看着她,低声说了一句:“初初,我……对不起。”

    “说对不起干什么啊……”夏初初笑了起来,“都是游戏,玩过去了就过去了。”

    厉衍瑾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她又接着说道:“玩完了,就结束了嘛,就该从游戏里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了,没必要一直想着念着,你说是不是,小舅舅。”

    厉衍瑾看着她:“你倒是豁达。”

    “本来就是啊,玩真心话大冒险就是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就是要玩得起。”

    厉衍瑾问道:“你以前经常玩吗?”

    问出这句话之后,他才察觉,他刚刚语气里的不悦。

    他今天第一次玩,才知道这个游戏有多放得开。

    那么,以前,夏初初经常和朋友这么玩?

    真是……让他生气。

    “对啊,和安希她们,在女生宿舍,偶尔班级聚会的时候也会玩……怎么了吗?”

    厉衍瑾直直的伸出手去。

    夏初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地上蹲去,想躲过他的手。

    “小舅舅,你干什……”

    夏初初话还没说完,只见厉衍瑾伸出手去,却是落在了车把上,径直的拉开了车门:“上车,回家。”

    夏初初这才放下心来,他原来是去开车门,她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呢,吓她一大跳。

    她低头上了车,离开了年华别墅。

    两个人之间,又恢复到了那种沉重的距离感。

    刚刚那三分钟,真的是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次的。

    只有回味了,只剩回味了。

    谁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往后这几年来,最快乐的一天了。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年华别墅再没有今晚这么热闹过。

    看似荒谬,不可理喻的一个游戏,却成了厉衍瑾往后时光里,最难忘记的一段记忆。

    再也没有那段时光,能比得上今晚的这三分钟。

    一分钟用来温柔,一分钟用来索取,最后一分钟,他是在离别。

    厉衍瑾知道,夏初初要出国的日子,近了,很近了。等她一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她和他的距离,就更远了,变得遥不可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