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66章: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生了。”夏初初点点头,“是儿子,叫慕以言,很小很小一只,刚刚生下来的孩子,皱皱巴巴的……”

    夏初初絮絮叨叨的说着,挠了挠头发,又看了他一眼。

    厉衍瑾怔住。

    言安希已经生了,那么,最快这个星期,最迟下个星期,夏初初就要离开了。

    这件事一下子就提上了日程。

    厉衍瑾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微苦,泛着涩,却还偏偏要骗自己说,是甜的,很甜。

    但是他却只能回答:“那,恭喜你,你当干妈了。”

    夏初初笑了笑:“是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刚出生的婴儿,安希也挺辛苦的。我终于满足了心愿,见到我干儿子了,对慕城……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最后一句话,狠狠的扎了厉衍瑾的心。

    没什么留恋的了,包括他。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厉衍瑾问,“我好……为你安排。”

    “先不着急,”她说,“小舅舅,你把那边都安排好,到时候我直接和阿诚过去就可以。”

    “……好。”

    夏初初朝他笑了笑,然后往旁边让了让:“小舅舅,你去公司吧,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他没有再说话,甚至都没有再看她一眼,长腿一迈,已经离开了。

    夏初初转过身去,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

    要离开了,真好。

    以后再见到他的时候,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么刻骨又浓烈的爱意。

    或许会有的吧,毕竟她那么深爱过他。

    但是,夏初初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她真的……不想再叫他小舅舅了。

    她想叫他的名字,光明正大的喊他,衍瑾。

    可惜,这应该是实现不了的了。

    她收回目光,低头走进了厉家。

    厉衍瑾上了车,低声说道:“去医院,暂时不去公司。”

    “是,厉先生。”

    言安希已经生了,那么于情于理,他是该去探望一下的。

    估计慕迟曜昨天一晚都乱了手脚,什么都顾不上了,连他都没通知到,只通知了夏初初。

    夏初初又急吼吼的往医院赶,也没叫他。

    厉衍瑾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他之前一直都还想着,言安希还没生下孩子,夏初初离开的时间,还早,还早。

    结果这突然告诉他,言安希生了,他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

    分别要来临了。

    寂寞……也会席卷他的。

    夏初初用出国的时间来忘记他,那么他也要不要用这段时间,试着去爱乔静唯?

    试着去爱,试着去忘记,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最难的事情。

    厉衍瑾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是他会尽力。

    如果尽力了,还是不能做到,那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就勉强自己,过完这一生吧。

    医院里。

    厉衍瑾赶到的时候,沈北城正好从病房里出来。

    “唷,你也来了,夏初初不是刚回去吗?”沈北城说,“你来找她的,还是来看言安希的?”

    “我知道她回家了,我是来看望一下言安希的。”

    “还没醒,剖腹产,打了麻药,等这劲儿过去了才会醒。”

    厉衍瑾“嗯”了一声,又没再说话。

    沈北城说道:“看你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怎么,海城项目把你给累倒了?”

    “工作倒是没什么问题。”

    “那就是什么?听说……乔静唯怀孕了。刚刚慕迟曜和我说的。”

    “是。”

    沈北城笑了笑:“恭喜,那你也很快,就和慕迟曜一样,要升级当爸爸了。看来,我也得努力才行。

    厉衍瑾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其实沈北城也很奇怪,厉衍瑾和夏初初,还有和乔静唯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厉衍瑾明明都已经失忆了,都已经忘记了和夏初初的过去。但是那次真心话大冒险,他却看出来,厉衍瑾对夏初初,并不是没有情。

    这里面的曲曲折折,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吧,说不定,连厉衍瑾这个当事人,都不是很清楚。

    沈北城说道:“你进去吧,等会我搭你的车,一起去公司。虽然一晚上都没睡,但是工作还是要处理的。”

    “好。”

    厉衍瑾推开病房的门,慕迟曜抬头望了他一眼:“你来了?”

    “嗯,来看看你。慕以言呢?”

    “被护士抱走了,我母亲和爷爷在那边照顾他,等会儿再送过来。”

    “恭喜。”厉衍瑾说,“你现在,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厉衍瑾低下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言安希,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你是看出来,我喜欢夏初初了吧。”厉衍瑾说,“果然,你还是这么的厉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是。”

    慕迟曜点头承认,心里却是吁叹。

    厉衍瑾真的是忘记了,哎……

    “我都觉得自己真是无耻,那么多可以喜欢的人,却偏偏喜欢上夏初初。你说,我是不是很禽兽?”

    “我也没有想到,而且,你还和乔静唯……”

    “你说……”厉衍瑾侧头看着他,“我以前,到底有多喜欢乔静唯?怎么会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呢?现在的我,怎么又会这么疯狂的喜欢着夏初初?”

    “你自己都不懂了,我一个外人,怎么还会懂呢?”

    厉衍瑾有些焦躁的在慕迟曜面前走来走去。

    慕迟曜淡淡的开口:“我也明白,夏初初一直都在说,等安希生完孩子,她就出国。现在安希已经生了,她出国的日子……也快了吧。”

    “快了,没几天了。”

    “或许,等她出去了,长时间没有接触,没有了解,你对她的这种感觉,也会慢慢的消失。”

    “爱可以消失吗?”厉衍瑾问,不等慕迟曜回答,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像……是可以。”

    不然,他为什么车祸醒来后,对乔静唯就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但那样的,因为外力而消失的记忆和感情,和他自己拼命想要忘记,是两个概念吧。

    慕迟曜看着这样纠结的厉衍瑾,心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知道一切真相,却不能够告诉厉衍瑾,要替夏初初保守秘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