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74章:满月酒的第二天,可以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啊……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她就是她。

    她是世界上独有的, 唯一一个。

    世界上有很多人,可只有她能入了他的眼,住进了他的心。

    日子过得飞快,夏初初慢慢的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爽朗,虽然厉衍瑾和疑惑,夏初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朗了。

    因为他早已不记得,当初的夏初初,比现在更神采飞扬数十倍都不止。

    现在的她,不及他最宠爱她的时候,十分之一的开朗。

    不过厉妍是最欣慰的,初初越来越有以前的状态了,她也非常的高兴,希望初初能从这段时间以来的阴影里,慢慢的走出来。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初初不该继续在原地徘徊,初初还这么的年轻,以后有无限的可能。

    但,只有夏初初知道,她即使还这么的年轻,这辈子,却算是真的完了。

    *

    慕家,年华别墅,都在为举办慕以言的满月酒而忙碌着。

    而在慕以言满月酒的前一天,夏初初没跟任何一个人提前打招呼,就去了年华别墅。

    佣人都认识她,非常客气的把她带到客厅,夏初初却说道:“我不是来找安希的,我是要来找一个保镖,他叫……阿诚。”

    “夏xiao jie,您稍等一下,我去帮您找找。这两天人手有些不够,都很忙。”

    “没事,你看到阿诚,让他直接到客厅来见我就是了。”

    “好的,夏xiao jie。”

    佣人去找阿诚了,夏初初坐在沙发上,嘴馋的吃了几块水果。

    慕以言的满月酒,是放在年华别墅里举办,所以装扮得格外的可爱有童趣,邀请的人,也十分多。

    可见,慕家对慕以言的重视。

    没多久,阿诚就匆匆的走来了,一看见夏初初,客气的喊道:“夏xiao jie。”

    “阿诚,你就是阿诚吧?我们见过的。”

    “是,我们见过,夏xiao jie。我负责保护太太安全的那段时间,常常尾随您和太太去商场,保护您和太太的安全。”

    “不用这么客气啊,阿诚,叫我初初就好了。”

    “呃……”

    夏初初特别豪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意一点啦,我很好说话的。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

    “知道,慕先生都跟我说了。”

    “我还一直都担心你不会答应呢。毕竟,你要跟我去伦敦的话,我还是得要遵守你的意见。”

    “夏xiao jie您点名要我,那我……就不能辜负你的期望了。”

    “嗯,你愿意就最好了。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

    阿诚摇了摇头。

    “因为我觉得你比较靠谱,也值得信任。安希都跟我夸过你,所以……”

    阿诚憨厚的笑了起来:“太太还夸过我,我只是尽我的指责而已,没什么的。”

    “真的夸过你,所以我才选你,你是自愿的吧?真的自愿的吧?“

    阿诚点点头:“是的,夏小……呃,初初,自愿,绝对自愿,你放心吧。”

    对于阿诚来说,改变人生的那一刻,就是在医院里,言安希伸出手,揪住他袖子的那一刻吧。

    阿诚一直都记得非常的清楚。

    那个时候,慕先生调动了好些保镖去医院,阿诚就是其中之一。

    那个时候,慕先生和慕太太才刚结婚不久,甚至可以说,才认识不久。

    谁也不知道慕先生,是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有了秦苏的下落,顿时匆匆的调集所有人,赶往秦苏出没的地方。

    但是慕先生又考虑到病房里有太太在,所以就留下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阿诚。

    而太太也想去,拉住阿诚的袖子,求他带她过去。

    阿诚心软了,带她去了,事后慕先生大怒,她也没有把他给供出来。

    然后,慢慢的,阿诚在年华别墅的地位,就慢慢变了,再也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小保镖,而是慕太太的私人专属保镖。

    再后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阿诚知道,他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以前太太需要他,他就会全力的保护她。

    而现在太太平安幸福,也不太需要他了,那么,他就去为太太的朋友,服务。

    夏初初见阿诚真挚的眼神,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好,安希真是没挑错人。”

    “夏……初初,”阿诚还是非常的不习惯这么叫她,“你什么时候走?我好准备。”

    “满月酒的第二天,可以吗?”

    “可以的,夏……呃,初初。”

    夏初初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口,也是正常的。等我们到了国外,相依为命的时候,就不会在意这么多了。”

    说着,夏初初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像个哥们儿一样,然后转身上楼了。

    她轻轻的敲开卧室的门,言安希穿着睡衣,正抱着慕以言喂牛奶。

    “哎呀,我干儿子在喝奶呢,”夏初初轻声说道,“来,让我看看,几天不见, 是不是又长大了一点?”

    现在的慕以言,可以说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夏初初看着他喝牛奶的可爱样子,心都要萌化了。

    “安希,他真的是越长越可爱,越长越萌啊……以后,幼儿园的时候是个小正太,小学的时候是小哥哥,到了初中以后……完全就是校草级别的了啊!”

    慕以言似乎是听懂了夏初初在说什么一样,忽然扒拉这胖乎乎的小手,把奶瓶推开,冲着夏初初咧嘴笑。

    虽然连牙都没长出来。

    夏初初被他这个样子逗乐了:“来,干妈抱抱,看你冲我乐的份上,我更舍不得你了怎么办……”

    言安希问道:“出国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就喝完以言的满月酒,隔天我就上飞机了。”

    “这么快?”

    “还快吗?”夏初初一边逗弄着慕以言,一边说道,“本来我是打算等到以言出生就走的,这都已经延迟了一个月了。”

    言安希看着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伸手理了理慕以言的口水巾。

    慕以言一直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夏初初,乌黑的大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夏初初也看着他:“你这小家伙,都看我看傻了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