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84章:你们谁都不要来送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炎彬却回呛他:“厉衍瑾,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初初变成这样,是你一手造成……”

    “你不要再说话了!”夏初初猛推了他一把,“你们两个继续在这里好了,我走,我走行了吗?”

    她也气得不行,不管那么多了,扭头就走。

    她最美好的年华里,一直都贯穿着这两个男人。

    却没有一个是她的良人。

    看着夏初初越走越远的背影,厉衍瑾也没有多想,抬脚就要跟上。

    顾炎彬却慢吞吞的说道:“我们把她给气走了。”

    厉衍瑾脚步一顿:“她不会再想看到你。你以后,对她,也不要过于纠缠了。”

    顾炎彬反讽道:“难道你就不纠缠她?厉衍瑾,你是她的小舅舅,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顾炎彬笑了起来,“可至少,我喜欢夏初初,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喜欢她,我可以追她。而你……可以吗?”

    他这句话,瞬间戳中了厉衍瑾的心。

    是啊,他不敢承认,他不敢光明正大。

    可是……

    厉衍瑾却迅速的转过身来,一把揪起顾炎彬的衣领:“可她不喜欢你,你再追她,再坚持着想要得到她,也是不可能的。”

    “以后的事情,你能控制吗?”

    厉衍瑾一字一句的说道:“只要我在一天,顾炎彬,你就不可能得到夏初初!”

    顾炎彬也用力的反拽着厉衍瑾的衣领:“你凭什么?”

    “凭我是她的小舅舅。”

    “你最痛苦的事情,难道不就是你是她的小舅舅吗?”

    “跟你无关。但是,你得不到初初的,在我认为,她可以嫁给任何一个人,但是绝对不能嫁给你。”

    “那就试着看看。”顾炎彬回答,“看谁能笑到最后,才笑得最美。”

    厉衍瑾越发用力的揪着他的衣领:“她的最后,一定不是你!”

    “她的现在都不是你,至少厉衍瑾,我还拥有过她的过去。”

    两个人男人互相凶狠的揪着衣领,而夏初初,早已经回到了大厅,重新落了座。

    即使她表面上装得再平静,把怒气掩饰得再好,她也没有办法把刚刚哭过的眼睛,恢复成正常模样。

    所以厉妍一眼就看出来了:“初初,你怎么……哭了?”

    “……没事,我是,感动。”她回答,“刚刚慕迟曜对安希的表白,让我很感动。”

    “是吗?”厉妍有些半信半疑,“那你小舅舅呢?他去找你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你见到他了吧?”

    “见到了,小舅舅他……临时有点事吧,等会儿就会回来了。”

    乔静唯一直都盯着她,很生气,很不甘心,但是又拿夏初初没有办法。

    毕竟是厉衍瑾自愿追出去的,怪不了谁。

    而且,乔静唯还有些怀疑夏初初说的话的真实性。

    衍瑾能临时有什么事?一看就是借口。

    不过,好在的是,厉衍瑾没多久就回来了,除去脸色微微有一点点的沉,其余的都没什么异样。

    可是乔静唯却发现了他衣领上的褶皱,伸出手去,细心的替他抚平:“你这里怎么皱巴巴的?”

    一旁的夏初初一听,也跟着看了一眼,不过乔静唯的手指灵巧的动作着,遮挡了一大半。

    衣领……怎么会皱?

    夏初初忽然想到什么,转头去搜寻着顾炎彬的身影,刚好看到顾炎彬在她不远处的一桌落了座。

    灯光透亮,夏初初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顾炎彬衣领上的褶皱。

    她心下一惊,刚刚两个人在外面……不会打起来了吧?

    她是真的被气到了,才会丢下他们,自己先进来了。

    她真的很烦,明明都已经要走了,为什么还要她这么的左右为难。

    顾炎彬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竟然还朝她微微一笑。

    夏初初懊恼的咬牙。

    她不知道的是,她转头去寻找顾炎彬的时胡,厉衍瑾就一直在注意着她。

    见她和顾炎彬的眼神互动,他这颗心,顿时更加的沉了下去。

    夏初初和顾炎彬是不是余情未了,可她又的确亲口说过喜欢他……

    难道,夏初初两个人都喜欢吗?

    厉衍瑾忽然握住了乔静唯的手,然后悄悄的推开:“可以了,不用再弄了,谢谢。”

    一句“谢谢”,显得那么生疏而僵硬。

    乔静唯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缓解尴尬:“以后要注意一下,衣领这么皱,让人看见了,在心里笑话你。”

    “嗯,”厉衍瑾说,“没事。”

    满月酒散席的时候,是下午两点。

    今天天气也出奇的好,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这样的秋天,有这样的好天气,真的是不多见了。

    管家在送客,一个一个的答谢,夏初初早就溜去找言安希了。

    慕迟曜看夏初初的目光,还是很复杂。

    估计慕迟曜比谁都要憋得难受,因为他是唯一知道全部真相的局外人。

    夏初初逗弄着慕以言,直接忽略掉了慕迟曜的目光。

    倒是言安希,拉着夏初初,说了一堆推心置腹的话。

    夏初初都一一应着。

    最后走的时候,夏初初依依不舍的把慕以言交给言安希:“我会常常给以言寄礼物回来的。”

    “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初初,有时间就回来,别总是一个人在外面待着。”

    “行咧,放心吧,我只是去学习而已,又不是去做其他的什么,你别这么担心,有事电话联系就成。逢年过节有假期什么的,我都会回来。”

    说着,夏初初又捏捏慕以言的脸蛋,笑得非常的开心。

    “对啦,”她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我今天就把阿诚带走吧,没问题吧?”

    “没问题。”一边的慕迟曜说道,“他会是你在伦敦,唯一的依靠。”

    这句话的意思,也就只有他和夏初初才懂了。

    正好慕以言在捣乱,言安希的注意力也放在慕以言身上去了,没注意到两个人的对话。

    等言安希照顾完慕以言的时候,夏初初已经非常潇洒的挥挥手:“好了,我就先走了。明天,你们谁都不要来送我啊!”“初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