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94章:不想变得跟你一样面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迟曜在公司的时候,都是前呼后拥的,他永远走在最中间,单手插在口袋里,西装笔挺,皮鞋亮得反光,面无表情,一副高冷范儿。

    这叫低调?

    他去哪里视察,前前后后的人更多,有人带路,有人打伞,有人殷勤的陪着笑脸。

    这叫低调?

    他去哪里玩,不是清场就是不准人靠近,五大三粗的保镖站一排,连只苍蝇都飞不过来,特权大得很。

    这叫低调?

    所以,言安希根本不敢想,慕迟曜想高调的时候,那是有多大的阵仗。

    满月酒的时候,她已经见识过一次了。

    事后,管家跟她说,那是年华别墅建成以来,接纳客人最多的一次。

    慕迟曜不喜欢应酬。

    言安希越想就越想笑,笑得咯咯的。

    慕迟曜抬手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脑门:“有这么好笑?到底办不办,我听你的。”

    “够了,真的够了。”言安希说,“我不想再一次的大请宾客了。就小范围的家宴吧,叫上家人,还有朋友,就可以了。”

    慕迟曜点头:“行,就按照你说的办。”

    说完,他侧头看了一眼管家。

    管家在一边听着,又接收到慕迟曜的这个眼神,顿时心领神会,立刻点头:“我明白了,慕先生,我这就去回复慕家那边。”

    “嗯。”

    慕迟曜应了一声,然后伸手把慕以言从言安希的怀里抱了出来,交给了月嫂,接着顺势牵起了她的手。

    言安希也靠在他的肩膀上:“我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太妥当啊?你是同意了,爷爷和婆婆那边……”

    “他们那么喜欢你,会尊重你的意思。”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怕他们不高兴。”

    “只要以言健健康康的成长,就比什么都强。”慕迟曜紧握了一下她的手,“什么宴会,都不过是热闹热闹而已。”

    “我是觉得,我们爱以言,是不需要通过这种宴请的方式来表达的。他那么小,知道什么啊,你说是不是?”

    “是,”他点头微笑,“你说的都对。”

    言安希听着他这么宠溺的语气,只觉得整颗心都暖了起来。

    慕以言被月嫂抱着,大概是有些不习惯,一直在吵闹,时不时的哭一下。

    言安希有些不放心,吃饭的时候,都是吃一口饭,又看一眼慕以言,根本放心不下。

    慕迟曜一直不停的给她夹菜:“多吃点。”

    “嗯,这个你也爱吃。”

    “这个汤很补,喝两口。”

    “青菜也要多吃点。”

    言安希就着他夹的菜,吃了大半碗米饭,又喝了一碗汤,十分满足,一放下碗,就去抱慕以言了。

    慕迟曜看她吃饱了,自己才慢慢的开始吃饭。

    慕以言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咿呀咿呀的,常常喊个不停,虽然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言安希逗弄着孩子,爱不释手,只要她没有其他的事情,几乎都是她自己在带。

    所以聘请的几个月嫂,感觉自己很闲散,哪家的富太太,这么亲力亲为的带孩子啊……

    “叫妈妈,妈咪,”言安希试图让慕以言学着喊她,“要不,叫爸爸也行,爸爸,爸比……”

    慕以言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眼白清澈带点点微蓝,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看的时候,很像慕迟曜。

    言安希还是很欣慰的,这个孩子,几乎继承了慕迟曜五官长相的所有优点。

    她现在就希望,孩子慢慢的长大,性格能开朗些,不要像慕迟曜那样的沉闷。

    毕竟长相容貌是可以遗传的,但是不至于,脾气性格也可以遗传吧?

    所以言安希是很有信心,要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大暖男,不要延续慕迟曜的风格。

    这么一想,言安希抬头看着慕迟曜:“对了,以后你在孩子面前,不要总是绷着脸,要笑,多笑,笑不出来也要笑,知道吗?”

    慕迟曜好端端的吃着饭,忽然被她这么一顿点名,整个人都怔了一下:“怎么了?”

    “我不想以言长大以后,变成像你一样的面瘫啊……所以为了避免他受你影响,你最后面相和善点,不要总是那么高冷,端着个架子。”

    慕迟曜皱眉:“这也能怪到我身上?”

    “我跟你说话,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答应,答应。”慕迟曜应着,“你的话,我能不答应?”

    “这才对。”

    慕迟曜拿起筷子,慢慢的夹菜,却说了一句话。

    “以言在将来,是要继承慕氏集团的。站在那最高的地方,却对人人都回以笑脸,报以和善,只会被当做软柿子捏。”

    言安希逗弄着慕以言下巴的手,一顿。

    慕迟曜又继续说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表面和善,心地却要狠。逢人能笑脸,做事却毫不手软,这也是一种境界。你觉得,你希望以言是哪一种?”

    言安希沉默了。

    慕以言听不懂爸爸妈妈在说什么,一直在言安希怀里闹腾,动来动去,手脚就没有一刻停歇过。

    见气氛有些沉闷,慕迟曜话锋一转:“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看法,你看沈北城那副纨绔样,在生意场上,不是照样的风声水起么?”

    言安希一下子被他说的没了脾气,瞪了他一眼:“就你会说。搅得我心烦意乱的人是你,让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的人,也是你。”

    “人各有命,我们只需要尽好我们为人父母的责任就好,其余的,就让他zì yóu发展,不要xiàn zhì他。”

    “你说的对。”言安希点点头,“算了,我也不想这么多了,尽人事,听天命。”

    慕迟曜放下筷子,优雅的擦着嘴角,淡淡的说了一句:“今晚,你要把以言交给月嫂,我有事情单独和你谈。”

    “啊?什么事?”

    慕迟曜不答反问:“你说呢?”

    言安希想了想:“好吧。”

    其实她觉得,这几天慕以言晚上有点闹腾,影响睡眠质量,所以今晚让月嫂带,让慕迟曜也好好的休息一下,没问题。慕迟曜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又很快抿平,眼睛里有着不轻看透的光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