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95章:今晚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夜里。

    已经十点了。

    慕迟曜躺在床上,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看着窗外,指尖无意识的一下又一下的轻点着。

    今晚没有了慕以言咿咿呀呀的声音,主卧里显得格外清净。

    慕迟曜难得享受这样的二人时光。

    这哪里是生了个孩子,分明就是生了个主子啊。

    现在对他来说,二人世界都变得那么的奢侈了。

    言安希洗完澡,头发一如既往的是湿漉漉的,穿着浴袍,拿着吹风机,跑到慕迟曜身边坐下,然后十分主动的把吹风机递给他。

    慕迟曜接过,仔细的替她吹起头发来。

    吹风机低低的呜咽声响起,言安希忽然侧头说道:“那个,以言他……”

    言安希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慕迟曜给截断了:“你要相信月嫂,她们会找顾得比你还仔细的。”

    “……好吧。你好像很不乐意看见我照顾以言。”

    他的指尖穿过她的湿发:“今晚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可以吗?”

    语气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留恋。

    “……好。”言安希点头,“这次我听你的。”

    慕迟曜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不是他不爱慕以言,只是他觉得,孩子是生活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

    他很想很想和她在一起,慕以言……是个第三者。

    不过估计他要是说慕以言是第三者,言安希能把他的手臂给掐青。

    慕迟曜把吹风机一收,放在床边,拨了拨她半干的头发:“可以了,等一会儿就全干了,shàng chuáng。”

    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床边。

    言安希吐了吐舌头,脱掉鞋子爬shàng chuáng,乖乖的在他身边躺下,靠在了他坚实的臂弯里。

    慕迟曜满足的低叹了一声,然后搂进了她。

    言安希的头发只有七八成干,还带着一点点的湿气,枕在他的怀里的时候,有一点点凉凉的感觉。

    还好卧室里暖气足。

    慕迟曜提了提被子,把言安希上上下下都遮盖好:“能和你单独相处一晚,还真的是不容易啊。”

    “我一直都在照顾以言,倒是忽略你了……”

    “忽略我没事,你别把自己给累着了。”慕迟曜说,“你看看月嫂都给闲成什么样了,你没有必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我总是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的,她们不敢不尽心尽力的照顾以言。”

    说着,慕迟曜掐了掐她的腰:“看看你,生完孩子了,依然还是这么的瘦。”

    “天生胖不起来啊,你也看见了,我每天都有很认真的吃饭啊……”

    “是啊,天天吃得也不少,那吃下去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言安希想了想,抬头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可能……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吧……”

    她自己说完这句话,脸就红了,感觉脸颊微微发烫。

    慕迟曜却是唇角一扬,慢慢悠悠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他话音一落,原本在她腰上的大手,已经迅速的往上移去了。

    言安希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身前的柔软,已经被大手给罩住了。

    虽然她和他已经有了孩子,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已经做过了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可言安希……

    这脸皮薄的特点,还是没改变。

    慕迟曜却自顾自的动作着,然后像是鉴赏般的说了一句:“嗯,的确是……涨了不少。”

    “你讨厌……拿开啦。”言安希说着,握住他的手腕,“别乱动来动去的。”

    “为什么要拿开?挺舒服的。”

    “你……”

    他继续说道:“都结婚这么久了,我的安希,你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呢?嗯?”

    言安希使劲的想要把他的手从身前拿开:“你……讨厌!”

    “我哪里讨厌了?”

    说着,慕迟曜还故意重重的揉捏了一下。

    言安希浑身一下子开始轻颤了起来,不停的往慕迟曜怀里钻,手攥成拳头,轻轻的捶着他的胸口:“你……我……”

    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这样的事情,会让她不自觉的害羞。

    偏偏慕迟曜还故意的逗弄着她:“我怎么了?你又怎么了?很冷吗?你怎么全身都在抖?”

    言安希懒得和他说话,反正她也说不过他。

    她干脆就一口咬在了慕迟曜的肩膀上,牙尖嘴利的。

    慕迟曜闷哼了一声,手却还是不舍得拿开。

    真的,生完孩子之后,言安希的上围,真的是丰满了不少啊……

    他有福了。

    这慕以言的降临,也算是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福利嘛。

    “好了,不要闹了。”言安希娇嗔着,双手都攀上他的手腕,用力的拉下,“流氓!”

    “对自己的妻子这样,不叫流氓,是叫情趣。”慕迟曜懒懒散散的说,“明白吗?”

    “不明白!”

    “那我可以教你,直到你明白为止。”

    “不需要。”

    慕迟曜一听,连连叹气:“哎……我这么好心,却被你嫌弃。”

    “不和你闹啦。”言安希说,“我知道你这几晚都没有休息好,今晚就早点睡觉吧。”

    他白天在公司里,听陈航说,有时候忙得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都是匆匆的扒拉两口,就又继续奔赴下一个会议。

    晚上他回到家了,她又在带以言,很少关心他,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以言半夜常常哭闹,也会让他睡得极其不安稳。

    所以,言安希是很愧疚的,也很心疼他。

    不过慕迟曜一直都跟她说,没事,没关系,她喜欢怎么来就好。

    言安希说完睡觉,就准备去关灯躺下了,结果她刚刚支起手臂,起身的时候,慕迟曜却一把将她拉回了怀里。

    “睡觉?安希,这才几点?”

    “十一点了啊……该睡了。”

    慕迟曜眉尾一挑:“难得和你单独相处一个晚上,过过二人世界,你就让我把这大把的好时光,用来睡觉?”

    “那你想干什么嘛……”

    “我想干什么,你就让我干什么吗?”

    言安希摇摇头:“没有,得要我同意。”

    他双臂环住了她:“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让你同意。”“为什么啊,你怎么这么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