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98章:是不是可以考虑……收养一个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言安希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关灯……”言安希喃喃的说道,“你能不能,关灯……”

    “好……”

    慕迟曜应了一句,从她身上起来,长臂一伸,关掉了那一盏并不太明亮的台灯。

    主卧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风光无限……

    女人和男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慕迟曜忍了这么久,这么久,今天晚上,终于是可以放肆一回了。

    这和尚一般的日子,他也是当够了,不想再当了。

    但归根结底,还是心疼她怀孕的辛苦。

    一室的浓情蜜意……

    慕迟曜很温柔,很克制,这么久了,他担心她不能适应。

    完事之后,慕迟曜抱着言安希去洗澡。

    浴室里灯光明亮,浴缸里放满了水,水温刚刚好,他抱着言安希,一起坐了进去。

    言安希浑身软的没有一点力气,趴在他身上,慕迟曜仔细的为她清洗着身体。

    “老公……”

    “嗯?”

    “我刚刚忽然想到,要是我们只要以言的话,那是不是可以考虑……收养一个呢?”

    慕迟曜修长的指尖拨弄着水花,淡淡的应了一句:“……如果你想,是可以的。”

    “但是感觉……这种事情,还是随缘吧,我也没有非说要收养一个孩子。我只是想,以言一个人,太寂寞了。”

    “你想得有点长远。”

    “是的啊……”言安希声音也是软绵绵的,“以言将来,是要继承慕氏集团的,是要像你这样厉害的,他的童年,我都已经可以想象了。”

    身为一个继承人,童年是几乎很少有玩乐的。

    动画片,游乐场,游戏机,都会和慕以言无缘。

    他该学习,就像慕迟曜小时候那样,肩负重任。

    也难怪,言安希想,任何一个正常性格的孩子,在这样高压的环境下,在那么繁重的课程之中,再活泼好动的性子,也都会慢慢的给磨平了吧。

    想了想,言安希问道:“老公,你小时候……是不是很调皮?”

    “……没有。”“没有吗?你确定?我感觉你是因为被爷爷当成继承人来培养,脾性才慢慢改变的。不然哪个小孩子不好玩,不好动啊……你手臂上那道浅浅的肉粉色疤痕,几乎都看不出来了,一定是小时候玩耍留下来的。”

    慕迟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确,那里是有一道疤痕,但是如果不仔细的,近距离的看的话,基本是看不出来的。

    他以为言安希不知道。

    没想到,她早就观察到了。

    “是小时候留下的,被树枝上的刺给划伤。”

    “你看你看,我就说嘛。我现在好担心,以言会变成你这个性子,沉沉闷闷的,怎么追女生嘛!”

    慕迟曜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失笑:“你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你先别管我。”言安希说着,打了个哈欠,依然在他怀里靠着,“你怎么会被树枝上的刺给划伤?你还调皮到直接爬树了?”

    “当时,是慕瑶的玩具被其他小孩子,给扔到树上,被勾着了,我就爬树给她拿下来,下来的时候没注意,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又不敢告诉爷爷,怕挨骂……”

    “所以你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没缝针什么的,才会留下疤痕?”

    “嗯。”

    言安希顿了一下:“你看,你小时候,还有慕瑶陪着你,算是你沉闷人生里的一点乐趣吧?有个妹妹在身边还是很好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想再生一个……”

    慕迟曜的指尖轻轻的在她的后背上移动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如果有缘遇见,可以收养的人,我们就收养。如果你坚持要生,就根据你的身体情况,我们再……造人。”

    言安希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不然她肯定会瞪慕迟曜一眼。

    造人……他真是好意思说出口。

    就不能说生孩子吗?

    何况,他和她才刚刚……嗯,刚刚做完那种事。

    不过,言安希想,的确,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就连明天的事情,都没有人能够肯定。

    她困得厉害,迷迷糊糊中,半梦半醒的,慕迟曜又把她给抱了起来,随便的裹了一条浴巾,替她擦干身上的水,又抱回了卧室。

    言安希全程都在他怀里,安心的睡着。

    慕迟曜抱着她,看着怀里像一只小猫一样的她,眉眼间都是笑意。

    真好。

    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满足的抱着她,也沉沉的睡去。

    这一晚上,只属于他和她两个人。

    言安希也难得睡个好觉,终于不用再想着半夜要起床去看一下慕以言睡得怎么样了。

    她该学着,放手了,让月嫂多多照顾。

    毕竟她要是这么一直亲力亲为下去的话,真的会累垮的。

    慕迟曜也是看出来了,所以才在今晚和她挑明,制止了她。

    不然,他又何必不让她带孩子呢?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睡得极好,一夜无梦,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大亮了,大床上的两个人,却还是在熟睡中。

    管家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八点了。

    陈航也已经开车来年华别墅了,按平时的话,这个时间,慕总都在用早餐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慕总怎么这个时候了都还没动静?”陈航问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管家摇摇头:“不是,昨天晚上月嫂把小少爷给抱走了,卧室里就剩先生和太太了,估计没有了小少爷的吵闹,睡得正香吧。”

    “可是这都八点了……”

    管家笑道:“那你上楼去喊慕先生起床,我没意见的。”

    陈航赶紧摆手:“那我可不敢,还是让慕先生就这么睡着吧,他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再说。”

    月嫂已经抱着慕以言下楼了,正在喂牛奶。

    慕以言人还小,摸不稳奶瓶,但是肉呼呼的小手还是很努力的想扒拉着奶瓶,喝得正起劲。

    陈航忍不住走了过去,摸了摸慕以言的脸蛋:“小少爷,这整个年华别墅上上下下,也就只有你敢去叫醒慕先生了……”小小年纪的慕以言专心致志的吸着奶瓶,压根都不搭理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