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13章:为了你,脸算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乔静唯点头:“所以我才说,夏初初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她被厉衍瑾喜欢上,想幸运还是不幸?你这么喜欢厉衍瑾,对厉衍瑾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顾炎彬反问,“乔静唯,你觉得厉衍瑾是什么好人吗?说不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做过更阴暗的事情。”

    乔静唯下意识的就否认了:“他不会。”

    “你足够了解他吗?能站在高处的人,手上啊……基本上都不是干净的。”

    顾炎彬这句话,让乔静唯再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了,转身就走,夺门而出。

    这样的顾炎彬,有些过于可怖了,就像是从地狱来的恶魔一样。

    说起来,要是没有顾炎彬一路上给她出谋划策,替她提供帮助,乔静唯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但是乔静唯想,顾炎彬有点疯魔了,感觉他为了得到夏初初,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这么一想,乔静唯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那包血,变得无比的瘆人,贴着她的肌肤,让她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乔静唯在楼下酒店的花园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圈,让自己慢慢的恢复平静,然后才敢回到房间,重新去面对厉衍瑾。

    她怕被厉衍瑾看出来,她的失态和慌张。

    一个下午,酒店都安安静静的,正常的接待着所有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看起来相安无事。

    夏初初吃完饭回来,自顾自的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慕瑶要准备晚上的晚宴了,化妆,换衣服,做头发,起码是需要两个小时,她怕无聊,就拉上言安希一起了。

    所以夏初初就落单了,回房间休息一下。

    她低着头,走在酒店的走廊里,掏出房卡,很自然没有防备的刷卡开门,动作流畅。

    就在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忽然背后一暖,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个怀抱里,一双手牢牢的从身后伸过来,圈住了她。

    夏初初吓得惊叫一声,那只手立刻就灵活的往上移,快速的捂住了她的唇,然后用脚踢开房门,带着她一起进了房间。

    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响,夏初初整个脑子一片空白。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遇到坏人了,不知道是劫财还是劫色,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她不能有事,为了孩子,她也不准自己有事。

    房间里静悄悄的,身后的那人还是紧紧的抱着她,一手圈着腰,一手捂着她的嘴,不曾松开一分。

    夏初初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她紧张得整个人都快要晕厥过去了,但是又凭着一股意志力,在这里勉强的撑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初初……”

    夏初初浑身一颤,忽然就开始发疯了一样的挣扎。

    “顾……唔唔,顾炎彬!你这个王八蛋!”

    顾炎彬松开了捂住她的嘴的手,把她翻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双手牢牢的扣在她的腰上。

    “夏初初,你知道我们多久没有见面了么……”

    夏初初气得不轻,扬手就想要打他。

    顾炎彬直接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嗅着她脖颈间淡淡的香气。

    他这样一来,夏初初的根本打不到他的脸了,高高扬起的手掌,只能落在了他的后背上。

    她气得重重的连打了他好几下。

    他神经病啊!她心脏病高血压都快被他吓出来了!

    她刚刚,甚至都在脑海里想了无数个逃生办法,也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结果这样挟持她的人,居然是顾炎彬!

    顾炎彬也随她打着,自顾自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当时在机场,你走的时候,你没有见我。夏初初,你好狠的心,你怎么会这么的狠……”

    他永远记得她走的时候,那种决绝,对他那样的避之不及,让阿诚把他给拦住。

    他就那样错失了和她的告别机会。

    而现在,时隔三个月,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她,他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亢奋?

    “你放开我!”

    夏初初却是一点都不领情,更加用力的挣扎着,手脚都用上了,顾炎彬的裤腿上,很快就多了几个鞋印。

    但他无动于衷,还是紧紧的,死死的把他给搂在怀里:“夏初初,你打吧,我是不胡放手的。这么久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恶心!”夏初初的话毫不留情面。“顾炎彬,你怎么这么的死皮赖脸,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没有可能,没有!你怎么还是要倒贴上来?”

    “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夏初初,你不能离开我。”

    “biàn tài!”夏初初气得脸都红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顾炎彬望着她,眼睛里却只有深情款款:“为了你,脸算什么?”

    不管夏初初怎么骂他,说多难听的话,顾炎彬都是四两拨千斤,一点也不介意,全部受下了。

    而且他还特别温柔特别深情的回答她的话。

    夏初初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都有些被气乐了:“顾炎彬,你来三亚的时候,没吃药吧?”

    “我是没吃药,因为我的药就站在我的面前,这几个月来,我得了一种病,叫做相思病。”

    “你先松开我,和你这样贴着,我难受,”夏初初说,“你愿意在我房间里待着就待着,我不赶你,行了吧?松手。”

    顾炎彬犹豫了一下,才迟疑着松开了手。

    夏初初连忙往后退,但是也十分遵守约定,没有赶他。

    她打量了他一眼:“其实我觉得吧,我们俩是可以和平友好相处的。但是你每一次见到我,都动手动脚,我就不得不防着你了。”

    顾炎彬认真的说道:“我只是,过于喜欢你。夏初初,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并且,将永远爱着的女人。”

    夏初初听到他这话,非但没有一丝感动,反而还觉得十分的恶寒,手臂上都起了细细的鸡皮疙瘩。

    太肉麻了,太恶寒了。

    也许,这就是爱一个人,和不爱一个人的区别吧。对于顾炎彬的这种行为,她除了反感,只有反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