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16章:和小舅舅被困电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紧接着,电梯上方的灯光,也开始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真担心等一会儿,就彻底的熄灭了。

    夏初初忽然“哇”的一声叫了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一把抱住了身边的厉衍瑾。

    太吓人了。

    要知道,夏初初以前常常会在宿舍看鬼片,胆子特别大,还经常嘲笑那些胆小的女生、

    现在这个情况,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重放。

    所以夏初初也不管她和小舅舅之间有什么爱恨情仇了,完全是凭借本能的,抱着了他。

    她今天已经被吓了两次了。

    第一次就是顾炎彬在她开房门的时候,从背后挟持她,还捂住她的嘴。

    第二次就是现在。

    厉衍瑾皱着眉,望着电梯门,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女人。

    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她柔软的身体,姣好的身段,无一不在他的眼前。

    而且,他都能感受到,隔着衣料,她身上的温度。

    也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一闪一闪的灯光,终于灭了。

    电梯里,陷入一片黑暗。

    夏初初又是一声大叫,死死的抱住了厉衍瑾:“小舅舅……怎么回事啊,怎么办……”

    厉衍瑾想,他不是一个圣人。

    她主动的投怀送抱,又一直不停的往他怀里钻,再加上,她刚刚说那样的话……

    理智仿佛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夏初初紧闭着眼睛,都不敢睁开,只能紧紧的像块牛皮糖一样,依附着小舅舅,不敢撒手。

    她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些恐怖情节。

    突然她手腕一疼,紧接着一股大力朝她压来,压迫感十足,夏初初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后背贴上了冰凉的电梯墙壁。

    真的很凉,凉得她整个人都忍不住一缩。

    可身后这样的凉,身前的人,却是这样的暖。

    小舅舅身上的体温,仿佛快要把她给融化。

    bīng huǒ两重天,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了吧。

    夏初初本来就吓得半死,厉衍瑾突然这样的举动,更是让她的脑袋,当场就死机了。

    她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嗓子干得发疼。

    倒是厉衍瑾粗重的呼吸声,喷洒在她的侧脸上。

    “夏初初。”厉衍瑾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把你刚刚说的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不悦,这样的强势和霸道,哪里像是刚刚冷漠淡然的小舅舅?

    夏初初更加懵了。

    这真的是小舅舅吗?

    她努力的咽了咽口水,滋润干涸的嗓子,才让自己勉强的挤出一丝声音:“你……你是小舅舅吗?是真的小舅舅吗?”

    “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我看的恐怖片里,一般发生这种情况,身边的人就会变成鬼……”

    越说下去,夏初初的声音就越小,就死死的贴住他,还不停的往他怀里钻。

    厉衍瑾的声音很是沉稳:“我就是我,不会变。”

    “可你在电梯没坏之前……不是这样说话的。”夏初初瑟瑟发抖,“你之前很冷漠的……”

    厉衍瑾有些咬牙切齿:“夏初初,我真是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哇哇大叫:“真的很吓人,小舅舅,你到底是不是你,我真的……啊啊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要我重复什么?”

    “重复你在电梯没坏之前,说的那句话?”

    “我……我忘记了!”夏初初说,“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想不起来啊,你提醒我一下……”

    “自己才说过的,就忘了?夏初初?”

    “我真的忘记了啊……对了,你可以再重复一遍吧,这样我就可以确定,你到底是不是你了。”

    “你就这么害怕?胆子这么小,就不要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恐怖片。”

    “我……我已经看了啊,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

    夏初初一说完,下巴忽然被人捏住,然后抬起。

    在黑暗中,她能感觉到,小舅舅离她非常非常的近,因为她能清楚的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

    可能……她要是再往前凑一些的话,她也许就碰上他的唇瓣了。

    夏初初已经吓傻了,自己才说过的话也记不得了,厉衍瑾也拿她没有办法。

    好在她现在如同八爪鱼一样,依附在他身上,缠绕在他身上,这么的依赖他,才让他心里稍微有了一丝丝的满足感。

    “夏初初。”厉衍瑾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你刚刚说,你就享受男人喜欢你,对你好,把你宠上天的感觉,但是你就不想和他在一起。这是你的原话,一字不漏。”

    “是……是么。”夏初初艰涩的应着,“好像,好像我刚刚是,是是是……是说过。”

    “敢说,不敢认?”

    “认,认……”夏初初连连点头,“可是小舅舅,现在不是应该想着,怎么出去吗?而不是在这里,纠结这个问题。”

    “自然会有人来修的,急什么?”

    厉衍瑾说着,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你是不是真的很害怕?除了你看过很多恐怖片,上次困在酒窖里,给你留下了阴影吗?”

    “也有一点吧……”

    不然,她怎么会这么紧紧的抱着小舅舅,都不敢松手。

    她是真的害怕。

    厉衍瑾的脾气一下子就发作不起来了:“你真是……哎,拿你没有办法。”

    夏初初特别可怜兮兮的说道:“可你还凶我……你之前对我明明那么冷漠的,正眼都不带看我一下,电梯一坏,你就性情大变……”

    他无奈的叹气:“是因为你刚刚说的那句话,而不是因为电梯坏了。”

    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能在她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她轻而易举的三言两语,就把他的伪装,全部给撕碎,片甲不留。

    夏初初咽了咽口水:“那怎么办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万一没人发现我们……”

    “酒店人来人往的,电梯坏了怎么会没人发现?”厉衍瑾说,“趁着这个时候,夏初初,我们来好好的分析一下你说的那番话。”

    离开电梯之后,恐怕他就没有机会好好的问清楚了。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