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19章:碰瓷也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牺牲她一个人,成全所有人。

    就这样吧。

    静静的站了没多久,电梯忽然下降,夏初初下意识的扶住墙壁,一脸茫然。

    她还没回过神来,电梯门已经稳稳当当的打开了,停在一楼。

    电梯外,都是她认识的人。

    夏初初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被困在电梯里的这短短半个小时内,她仿佛是经历了另外一种人生一样。

    而她从这里走出去,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里了。

    夏初初低着头,率先跨出了电梯。

    厉妍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没事,妈,我一直都好好的在电梯里待着呢,能有什么事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关心完夏初初,厉妍侧头去看厉衍瑾。

    夏初初的目光也不自觉的随着厉妍望去。

    只见厉衍瑾走出电梯之后,乔静唯一头就扎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箍着他的腰身:“衍瑾,你吓死我了……”

    厉衍瑾抬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我没事,电梯里手机没信号,不然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这半个小时里我等得很着急,我感觉宝宝都在我的肚子里不安分了,和我一起在担心你。”

    “没什么大事,你平复一下心情……”

    厉衍瑾轻声的,反过来安慰着乔静唯。

    夏初初收回目光,一副随意无所谓的样子。

    她就知道,现在的小舅舅,和刚刚在电梯里,把她压在墙壁上强迫质问的小舅舅,不是一个人。

    夏初初想,也许电梯里的那个小舅舅,才是真正的小舅舅。

    而此刻的小舅舅,是他的外表,是他的伪装,是他的责任。

    可,每一个人,都是不可能活得为所欲为,活得潇洒放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小舅舅身上有责任,有担当,即使他心里依然还很爱自己,他却必须要和乔静唯结婚。

    夏初初低垂着漂亮的眼睛,心想,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慕迟曜和安希那样的幸运,可以在经历重重困难阻挠之后,还能最终走到一起。

    而自己,也许一直都不是被上天眷顾的那个人。

    *

    晚宴会场。

    能参加这场婚礼前的晚宴的人,都是关系十分要好的人。

    所以规模不大,而且就放在海边的一幢小别墅里。

    宾客也不过五六十人。

    现场布置的很浪漫,灯光是属于温馨的那一种,不太明亮,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清新淡雅。

    夏初初走到会场,随便寻了一个位置就坐下了。

    她也不想去管其他的,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里,待到散席离开,就足够了。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不能喝太多,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

    甚至,夏初初都不敢去摸自己的肚子,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这个动作,从而引起怀疑。

    灯光暧昧,人影重叠,来来往往的男女,都打扮精致,互相客气的寒暄着。

    夏初初正看着,身边忽然一道人影一闪而过,然后一个人就坐在了她的身边。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躲着?”言安希托着腮望着她,“害得我还到处找你。”

    “找我干什么啊?”

    夏初初说着,举了举杯。

    言安希和她轻轻碰了一下:“我不能喝太多,意思意思啊。”

    “正好,我也不能喝太多。”

    言安希随口一问:“为什么?你怎么了?”

    夏初初没由来的一慌:“我……没怎么啊,没,就是不想喝太多。”

    言安希也没往心里去,悄悄的往厉衍瑾和乔静唯的方向指了指:“现在看到这两个人,什么心情?”

    “没什么心情啊。”夏初初说,“他们过他们的,我过我的。哎,你别说,伦敦真的超级多帅哥,金发碧眼,满口的情话,可会撩妹了。”

    “拉倒吧你。”言安希看了她一眼。“我们认识多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就你这样,爱上一个人之后,是不会轻易就移情别恋的。”

    “啊……真可惜,想装一下潇洒,都要被你给戳破。”

    言安希和她碰杯:“我只是觉得,在我面前,你没必要装啊。开心就开心,难受就难受,我又不会嘲笑你,你也不会觉得丢脸。”

    夏初初哈哈大笑:“我先在你面前练习一下嘛。万一到时候在别人面前,被人看穿了,怎么办?”

    “遇到问你这种问题的人,你就别搭理啊,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言安希和夏初初两个人,聊得十分投入。

    这就是真正的闺蜜吧,不管多久没见,不管在哪种场合,只要一旦相遇,就会找回当初的亲切感,总能聊得火热,毫无顾忌。

    乔静唯站在厉衍瑾身边,看着夏初初坐在那一动不动,压根就没有半点想要起身的意思,这心里也着急。

    不是今晚,就是在明天的婚礼上,她要想办法把这个孩子给流掉。

    她要假流产。

    而且,她这次流产,责任必须不能在她身上,要让厉衍瑾因为她流产,而更加怜惜她。

    而不是一流产,厉衍瑾就会一脚踢开她,再也不和她有任何关系。

    顾炎彬说的对,再不想办法,以后只会越来越难,直到败露。

    乔静唯第一想到的,就是把流产,嫁祸到夏初初身上。

    但是……

    现在夏初初根本都坐在那一动不动,她要怎么嫁祸给夏初初?

    这碰瓷,也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吧。

    乔静唯很清楚,她要是流产,嫁祸给夏初初,是最好最稳当的办法。

    这样一来,夏初初以后,就都会背负着,杀害她胎儿的罪名。

    何况,夏初初也有这个动机,基本上大家心里都明白,她和夏初初的关系,已经是到了冰点了。

    从上次夏初初扇了她两耳光,还拒不道歉开始,两个人关系,就已经是僵了。

    所以,假如是夏初初害得乔静唯流产,厉家人的心里肯定首先会想到,是夏初初嫉妒心在作祟。

    毕竟,夏初初喜欢着厉衍瑾,而她却怀了厉衍瑾的孩子,而且还要结婚了。

    乔静唯有些紧张,她尽力的在掩饰着,目光四处搜寻着一个人的身影。顾炎彬没有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