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26章:在,她的孩子还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夏初初耳朵里嗡嗡嗡的响。

    乔静唯的孩子……没了吗?

    是因为掉进泳池所以没了的?

    可是,是乔静唯抱住她,强行要和她一起掉进泳池的啊。

    乔静唯怎么能用孩子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乔静唯到底在做什么?她图什么?

    夏初初脑子里快要炸开,太多太多的问题,太多太多的疑虑,让她整个人,昏昏欲睡。

    她的孩子,还在吧……

    夏初初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上自己隆起的小腹。

    在,她的孩子还在……

    可乔静唯的孩子,如果没有了……夏初初不敢再往下想。

    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同情又怜悯的目光看着夏初初,同时又在窃窃私语。

    “初初,初初,你没事吧……”

    慕瑶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她拨开人群,一看见像是一只落汤鸡一样的夏初初,表情都愣了。

    夏初初望着她,温热的眼泪,就这么一直流,流。

    她的身上全湿了,现在风一吹,冷得不像话。

    可是眼泪是热的,从脸颊上,缓缓滑落。

    慕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夏初初:“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掉水里?还和乔静唯一起掉水里?”

    夏初初还是一脸的木然,看起来很麻木,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乔静唯上救护车了,看起来好像很严重,你怎么样了?你要不要也去医院?我看见泳池里的血了,谁的?不是你的吧?”

    “……是乔静唯的。”夏初初有气无力的回答,“慕瑶,乔静唯可能……流产了。”

    慕瑶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夏初初看着她,无力的倒在了她的肩膀上,“慕瑶,对不起,你的婚礼,本来该是一件喜事的,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

    “嘘,不许说这样的话,好了,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先扶你去休息……”

    夏初初闭上眼睛,眼泪还在流。

    她的心里,怎么就这么的难过呢?

    好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而且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刚刚小舅舅临上救护车之前,回头望她的一眼。

    他还记得,还知道回头望她一眼,已经算是非常的不错了吧。

    他对她的情,也就都包含在这一眼里了。

    夏初初清楚,她该理解他的,乔静唯都那么严重了,他陪伴乔静唯而去,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她想说的是,是乔静唯自己往泳池里面跳的啊……

    “初初,初初,我们先去房间,换身衣服……”

    慕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仿佛远在天边一样。

    夏初初一句回应,都没有。

    她很难过,难过得像是要死去了一样。

    而这场晚宴,因为这么大的动静一闹,自然是无法进行下去了。

    宾客们都散了,别墅里多了一倍的保安,有好几个人,在泳池旁边,进行着清理工作……

    一切在短暂的时间内,又恢复了平静。

    仿佛,这泳池边,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仿佛,刚刚那惊心动魄的一落水,根本没有存在过。

    慕瑶让沈北城直接把夏初初抱去了别墅二楼,在主卧室的大床上,才放下。

    “怎么回事啊……哎。”慕瑶侧头对沈北城说道,“你先出去吧,我给初初换身衣服,这么**的,感冒了就不好了。”

    “夏初初看起来倒是没什么事,呛了几口水而已,怎么乔静唯,就那么严重?”

    “谁知道啊,而且好端端的,怎么两个人一起掉进泳池里面了?”

    慕瑶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推了推沈北城:“你出去吧,顺便告诉安希一声,我在这里照顾一下初初。”

    她知道,厉衍瑾已经跟随着乔静唯而去了,夏初初心里肯定是非常难受的。

    而夏初初没有厉衍瑾,有的只是她们这几个朋友了。

    沈北城点点头,转身走出了主卧,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慕瑶跑去衣帽间,拿了一套她自己的睡衣,准备给夏初初换上。

    这别墅也是她租下来的,今晚就该在这里,等待明天的婚礼的,现在先给夏初初用了。

    慕瑶也不介意,只要朋友没事,一切都好说。

    夏初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浑身湿冷,有一点点发抖。

    她意识是非常清楚的,沈北城和慕瑶的对话,她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但她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

    她不想去面对一切。

    就让她,暂时的,在黑暗里,慢慢沉沦吧。

    因为一旦睁开眼睛,她要面对的,是更多的黑暗。

    人性的黑暗。

    让她暂时性的当缩头乌龟吧。

    夏初初的手指,用力的掐住自己的手掌心,可是却丝毫的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门外,沈北城按照慕瑶所说的,给言安希打电话,告诉她这里现在的情况。

    而此时此刻,言安希在酒店的房间里。

    和夏初初猜想的一样,慕迟曜把言安希叫走,的确是因为慕以言在一直哭闹。

    而且月嫂也哄不好,看见小少爷哭成这样也心疼,更加害怕,无奈之下,只好把慕先生和慕太太都叫回来了。

    也许,要是慕以言没有哭闹的话,可能,乔静唯就没有机会,去接近夏初初了吧。

    乔静唯也更加不会有机会,抱着夏初初,一起跳进泳池。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

    只能说,乔静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言安希抱着慕以言,轻声哄慰着:“以言,宝宝,不哭啊,不哭……妈咪在呢,爸爸也在,抱抱……”

    慕迟曜在旁边,看着慕以言扯着嗓子哭得那么嗷嗷的叫,也十分心疼。

    他伸出手去,想安抚一下慕以言,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能说道:“一直哭什么呢,是不是饿?还是要换尿片了?”

    “月嫂说才喝了牛奶,尿片也刚换的,他可能就是新到一个地方,不适应吧,所以一直哭。”

    “这样哭下去,嗓子都要哑了。”“那也没办法啊。”言安希叹气,“我也尽力在哄了,他还是要哭的话,就只能……带他出去转转了,一直在房间里,他可能哭得更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