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33章:用一个孩子的生命,让小舅舅来恨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迟曜站了起来,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起身去倒水喝。

    等他喝完水往沙发边走回来的时候,却看见夏初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而且她不仅醒了,还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

    慕迟曜淡淡的问:“醒了?安希刚刚睡下。”

    “她该休息一下,慕迟曜,我想,我是再也睡不着了。”

    “乔静唯的孩子没了。”他看着她的眼睛,平稳沉静的把这个事实告诉她,“没保住。”

    夏初初眨了眨眼,没有想象中的惊恐,也很平静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你这个反应……”

    夏初初苦笑了一声:“我什么反应,重要吗?她的孩子最终还是没了,你知道,这表示什么吗?”

    “表示太多东西了,太复杂。”

    “是啊……”夏初初说,“其实我早就猜到孩子保不住了。她身下流了那么多的血,如果还能保住的话,真是一个奇迹。”

    慕迟曜淡淡回答:“但你应该是希望,她的孩子可以保住的。”

    “我希望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夏初初颤抖着抬起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我现在只能很自私的庆幸,我的孩子,还在。可能是因为我会游泳的原因,会换气,所以问题不大。或者说,是在落水的时候,乔静唯磕碰到了哪里,才会导致的流产?”

    慕迟曜看着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只有你一个人。”

    “我告诉你的,都是事实。就是乔静唯抱着我,然后,把我一起拉入泳池的。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明白,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也不明白。”

    “她是图什么呢?”夏初初分析道,“想害我,结果却害了自己?”

    “不,她没有这么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强行把你拉入水里。何况,她自己都不会游泳,而你却会。”

    夏初初想了想,又说道:“那,是她想陷害我?”

    “她没有必要拿一个孩子的命,来做这样得不偿失的事情。”慕迟曜依然否认,“只要她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厉衍瑾一定会娶她。”

    “但她现在没了孩子,小舅舅也会娶她的啊……”

    夏初初说了这么一句,顿时让慕迟曜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或许……”他开口,“是乔静唯想用流产这样的手段,来博取厉衍瑾的同情,同时又嫁祸到你身上,让厉衍瑾对你……深恶痛绝?”

    夏初初一怔。

    她整个人好像是被寒冷包围着,那冷意,一寸一寸的开始侵蚀到她的骨子里。

    “原来……乔静唯打得是这个主意吗?可是,孩子何其无辜啊……”

    “我只是猜测。”

    夏初初依然自言自语的说道:“她用一个孩子的生命,来让小舅舅恨我?这样真的……值得吗?”

    “值不值得,是她自己个人的意愿,她觉得值,可能,她就这么做了。”

    一下子,乔静唯的目的,似乎开始慢慢的浮出水面。

    但是,真正的真相,却远远不是慕迟曜和夏初初能想象到的。

    因为没有人去想过,乔静唯……其实根本没有怀孕!

    光是这一层,乔静唯就赢了。

    她太会设计谋了。

    “可我都离开了啊,我都躲了啊,她和小舅舅已经好事将近了啊……为什么不能美满和气的在一起,非要折腾这么一出呢?”

    “我只是猜测。”慕迟曜又把这句话给重复了一遍,“我目前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可能性。你也不要太激动,还只是假设。”

    夏初初没说话。

    她心里有数。

    她是当事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时的情况了。

    乔静唯抱着她的时候,在水里死死的牵制住她,不让她逃走的时候,想要拖住她困住她的时候……

    每一个动作,都表示着乔静唯想要拖垮她的决心。

    乔静唯是恶意的,就是想害她,想嫁祸于她。

    而且,乔静唯竟然心狠手辣到,把自己孩子的性命都给搭了进去。

    虎毒还不食子啊……

    慕迟曜的声音再度响起:“现在先看看乔静唯醒来之后,会怎么说当时的情况。如果她真的把一切都推到你身上的话,那么,我们刚刚猜想的,都成立。”

    “我现在突然想到,我很庆幸,我的孩子还在。还好她只是想嫁祸我,还好她不知道我怀着孩子……”

    慕迟曜听她这么说,心里也有些涩然:“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可我还是不放心。虽然孩子还在,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潜在影响。等回伦敦后,我再去仔细做个检查。”

    “现在就可以去。”慕迟曜说,“孩子的事情,耽误不得,我马上让人……”

    “现在太危险了,稍微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夏初初低头,“还是继续在这里待着吧。”

    安静了几秒钟,慕迟曜说了一句话:“夏初初,你变了。”

    “人都是会变的,不是吗?”

    “可你变得太快了。你懂得太多了,一点也没有之前的飞扬跋扈了。”

    “那是因为以前有人宠啊,有人罩着啊,现在我就一个人,孤家寡人,哪里还敢放肆。”

    慕迟曜叹息着摇头,转身往门外走去:“我去抽根烟。”

    “嗯。”

    夏初初一边应着,一边看向窗外的天色。

    这天……快要亮了吧。

    这乔静唯……也该醒来了吧。

    所有人都在等乔静唯醒来,所有的人,都在等一个真相。

    真相难道不应该是客观事实吗?为什么都要等乔静唯呢?

    夏初初的心里,泛起绝望。

    但是她才经历过更大的绝望,心如死水,这一点点的绝望,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痛痒。

    慕迟曜在走廊上抽烟,顺便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

    这天很快就要亮了,外面已经有一点点的灰蒙蒙的天色了。

    他沉闷的抽着烟。

    慕迟曜在想,如今,事情变成这个局面,他的责任……是不是很大。

    他一开始,就太过于置身事外了。不然,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