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35章:值得铭记一辈子的婚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六点多了。”慕迟曜回答,“休息了一下,好些了吗?”

    “都这么晚了啊,我还得去看看慕瑶啊,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言安希一下子就匆忙了起来,“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来得及的。”

    “我没空和你争,快,我去刷牙洗脸,你去帮我把礼服和鞋子都拿出来,等下让慕瑶一个人在那化妆,多不好啊……”

    “除了你,她不是还有其他的朋友吗?”

    “可是我昨天都答应了,今天早上还是得过去吧……”

    “你别慌。”慕迟曜说,“一件一件来,才六点。”

    “都怪你啦,知道今天是这么重要的日子,还不知道提醒我。”

    夏初初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很温馨很温馨。

    可同时,她也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这样的幸福,为什么就离她那么远,让她根本触不可及。

    言安希还在和慕迟曜说着什么,声音有点小,夏初初听不清楚。

    只是忽然言安希想起什么,顿了一下,转身往夏初初的方向看过来。

    “呀……我一下子把初初给忘记了。”言安希敲了敲脑袋,“我干脆和初初一起过去吧,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说着,她匆匆的走过来:“初初,休息得怎么样?”

    “……还好。”

    其实她凌晨就醒来了,一直都这么傻傻呆呆的坐在这里。

    “那就和我一起去看新娘子吧?”言安希问,“咱们去沾沾喜气,把不愉快的给忘掉。”

    夏初初点点头:“好,我这次来,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参加婚礼,其他的,我们暂时不想。”

    “不想。好了,起床吧。”

    昨天晚上的事情,算是一个插曲。

    但是对这场婚礼,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因为乔静唯一直都在医院,还没有什么消息。

    婚礼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

    夏初初换上了那身精挑细选的礼服,站在镜子前,她仿佛还是那个身材纤细的少女。

    只是在言安希的坚持下,她把高跟鞋给换了,换成一双稍微有一点点跟的鞋子,和她这一身也非常的搭。

    一切仿佛平静无波。

    慕瑶在化妆,身边围满了好几个女生,夏初初没怎么见过,但是人都非常好,非常有礼貌,十分客气。

    婚礼的流程,非常的多。

    趁着慕瑶去换婚纱的时候,夏初初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流程表,看了一下。

    一张a4纸,写得密密麻麻,满满的一版。

    夏初初粗略的看了一遍,只觉得真是繁琐,但是也反映出了,沈北城有多用心。

    她其实有些浑浑噩噩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感觉。

    这些热闹,仿佛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旁观者。

    别人再幸福,她也只能羡慕。

    尤其是在沈北城来接人的时候,大家都在闹,在笑,死活不开门,房间里热热闹闹的。

    门外的红包一直在往里面扔,一直在求着里面的伴娘开门,慕瑶笑得一脸甜蜜,脸颊绯红。

    这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吧。

    一路繁花,一路繁华,夏初初始终安安静静的,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笑僵了。

    而且她能感觉到,有些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

    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吧,不用想,夏初初也知道,昨晚的事情,肯定成了宾客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也是谈资之一。

    因为,乔静唯进医院了,而她,却好端端的在这里站着,参加婚礼。

    大概,人们总是有一种固定思维,总是会潜意识里的认为,受到伤害的,是弱者,是善良的人。

    而若无其事的人,是真正的恶人,是大恶之人。

    也许,乔静唯就是抓住了人们的这一思维吧。

    婚礼设在海边,今天的天气十分的给面子,没有艳阳高照,晒得人汗流浃背,也没有狂风暴雨。

    阴天,隐隐透着一点点阳光,再舒适不过。

    “初初,你怎么都不说话啊?”落座之后,言安希看着她,“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

    “你看,沈北城和瑶瑶这么幸福,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啊,你说是不是?”

    夏初初点点头:“是啊……对了,我记得,你和慕迟曜,好像还没有举行过婚礼吧?”

    “都是老夫老妻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啊,”言安希挥了挥手,“我是随便的,无所谓。”

    “你不希望有一个可以值得铭记一辈子的婚礼吗?”

    “有也可以,没有的话,我也不会觉得说太遗憾。”言安希想了想,“毕竟,最重要的,还是两个人过日子。”

    “那我还是希望你有。”夏初初说,“我可以给你当伴娘啊,哈哈。”

    她说着就笑了起来。

    言安希点点头:“这还用说?我要是和慕迟曜举行婚礼,这伴娘妥妥的必须是你。”

    “行,别到时候,你说不举办了就行。”

    “其实迟曜是有说过,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他这么顺口提过一句,我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

    “他是言出必行的人,肯定是记得的。”

    “那不一定,我感觉他忘记了。”

    “放心吧,就凭慕迟曜爱妻心切的这个性格,他就不可能会忘。之所以一直没动静,是因为你怀着孩子吧。”

    “现在孩子生了啊,”言安希撇撇嘴,“以言都快半岁了。”

    “你身材也恢复得很不错,别着急啦。你看你,自己刚刚还说无所谓,随便就好,现在又开始怪慕迟曜没什么动作。”

    言安希有些羞涩:“哪里啦,我就是随口说说。”

    “难怪都说,女人真难懂。”

    “你不是女人吗?”

    “我不是啊,我是少女……”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言安希总算是把夏初初的情绪给调动起来一点点。

    而台上,新郎和新娘子,正在深情款款的对视。

    沈北城说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说得断断续续,但是谁都能听出来,他话里面的真诚。他是太想把心里真实的想法给表达出来了,所以才会这么逐字逐句的慢慢道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