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0章:如果是夏初初,我也不会姑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乔静唯继续说道:“夏初初都去伦敦好几个月了,难得碰一次,我也没有说非要去亲近她,只是把妍姐的话转告给她而已。刚好,我们又在泳池边遇见的。”

    她这所有的话,所有的提示和线索,都暗搓搓的,指向夏初初。

    很明显,乔静唯说的很含蓄,她当时身边,只有一个夏初初。

    她自己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往水里倒。

    那么还有什么可能呢?就是有人……推了她。

    “静唯,当时的情况,你要想清楚了,再开口,千万不能乱说。”

    “我怎么会乱说?”乔静唯的眼眶里一下子泪水盈盈,显得十分的楚楚可怜,“要是我身边有其他人在,我还会在水里扑腾那么久,等待别人来救我吗……”

    “那,肚子受到撞击,是怎么回事?”

    “我不太记得……一切都太快了。当时我肚子被撞,我吓得不行,我当然知道我怀着孩子,肚子是最不能受到碰撞的地方。情急之下,我当时手乱挥舞着,下意识的想要抓住点什么,稳住身体。”

    厉衍瑾问道:“所以,你在乱抓的时候,就抓到了夏初初的手,然后和她一起双双落入了泳池里?”

    “大概就是这样吧……可能会有偏差,因为这完全是我的视角。”

    “夏初初……”厉衍瑾在唇齿之间念着这个名字,似乎在沉思什么事情。

    乔静唯像是故意把事情的矛头都往夏初初身上引着,但是又有意无意的为夏初初开脱。

    真真假假,最是让人难以分辨。见厉衍瑾皱眉沉思的样子,乔静唯又加了一句:“可能是,当时初初见我要摔倒了,手乱挥舞,所以想要拉我一把,想扶住我。谁知道我摔倒的惯性太大了,泳池边的地砖又滑,她穿着高跟鞋,也一下子没

    站稳……”

    乔静唯现在又为夏初初在解释了。

    她想表达的是,夏初初是想来拉她帮她,结果还被她一起扯入了泳池。

    可是,这话,只要是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责任在谁,嫌疑在谁身上。

    夏初初。

    因为乔静唯说她身边只有夏初初,只和她在一起。

    难不成乔静唯还能自己把肚子往上撞?

    厉衍瑾思路一下子就乱了,乱成一团麻。

    他不愿意去把夏初初想得那么坏,但是乔静唯的话,又几乎字字句句都在把嫌疑指向夏初初。

    夏初初那么机灵的一个人,平时虽然脾气不怎么好,说话也比较冲,但是他不愿意去相信她会做出这么,蛇蝎心肠的事情来。

    乔静唯见他沉思,也不说话,知道他还在纠结挣扎。

    没事,没关系,她会给他时间的。

    慢慢来。

    夏初初毕竟曾经和他相爱过这么久,又是他的“外甥女”,他会偏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从厉衍瑾手里接过了白粥,自己拿着勺,低头小口小口的吃着。

    厉衍瑾看她这么乖巧懂事的样子,心里仿佛又狠狠的一击。

    乔静唯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他难道不要给她一个公道,一个明白,一个事实吗?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按照事实来处理!

    他不能够再这样优柔寡断下去了。

    这么一想,厉衍瑾沉沉的出声:“静唯,这件事,我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到底是谁的错,是谁的责任,是谁故意害你,如果……是夏初初,我也不会姑息。”

    乔静唯一顿,抬头看着他。

    “你跟着我,的确受了太多的委屈了。静唯,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让你这么的不开心,这么的不快乐,你为什么还是要留在我身边……”

    乔静唯眨眨眼,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因为……我爱你,我爱厉衍瑾,我爱了这么多年,哪怕你忘记了我,我还是爱你,一如既往。”

    “可是我,一直都在辜负你,我对不起你的爱。”

    “我心甘情愿的,衍瑾。”

    厉衍瑾抬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我的,现在的我,连我自己讨厌。”

    “不,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所以对我才没有以前那么的好。但是你已经在进步了,你已经在慢慢的找回当初爱我的感觉了,衍瑾……你要相信你自己。”

    厉衍瑾一下一下的,指尖划过她柔嫩的脸颊肌肤。

    千言万语,也尽在不言中了。

    *

    午宴设在酒店的宴会厅里,有三四十桌。

    夏初初不能跟言安希混在一起了,言安希身为嫂子,得要坐到第一桌去。

    所以,夏初初只能和妈妈在一起了。

    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快要开席的时候,顾炎彬突然走了过来。

    夏初初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是顾炎彬却只是停在了她旁边的那个人的身边。

    莫名其妙啊,他不是来找她的?

    敢情她还自作多情了?

    只见顾炎彬弯下腰去,笑得十分的谦逊,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夏初初看见他这个样子,只觉得一阵反胃,看着就特别的不舒服。

    一般顾炎彬这么谦虚的时候,都是要耍什么心眼的时候。

    所以夏初初莫名的有些心疼坐在她旁边的这个人。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胃口,夏初初转过头去,不再搭理顾炎彬。

    而顾炎彬也把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只听见他在说话,但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夏初初的目光在桌上四处搜寻着,企图做点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总得表现得自然一点啊。

    只是突然电石火光间,她恍然想起了什么,脑子里灵光一现,顿时就明白了顾炎彬为什么要和她旁边的人说话了。

    还笑得那么贼!

    肯定是想换位置!

    夏初初顿时转过头去,伸手想要去拉旁边的人,让他不要动摇,不要被顾炎彬说服,更不要被顾炎彬收买!

    可是就在夏初初的手伸出去的时候,她旁边的人已经站了起来,然后,和顾炎彬相视一笑,就走了,走了……

    夏初初的手尴尬而又僵硬的停在半空中。顾炎彬已经坐下了,满面春风的看着她:“初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