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6章:初初,这,很好笑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的确,管家都上楼十多分钟了,怎么还不见夏初初的影子?

    是夏初初不敢下来见她和衍瑾,还是夏初初不愿意下来?

    怎么说也都不至于这么久了还没见着个人影。

    不过,乔静唯倒是气定神闲的。

    夏初初还能跑了不成?

    只是厉衍瑾这么的坐立不安,甚至还看起了时间,他……在焦虑什么?

    厉妍去厨房吩咐今天的午餐了,多做些乔静唯爱吃的,顺便也要给乔静唯补补身子。

    只是,等她从厨房回来的时候,客厅里依然只有厉衍瑾和乔静唯两个人,夏初初……还没下楼。

    “初初……还在房间里?”厉妍问了一句,“管家还叫不动她了?我去看看。”

    厉衍瑾却及时的出声道:“不用了,再等等,她可能有什么事耽误了吧。”

    虽然他着急,虽然他去看时间,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二搂,房间,夏初初看也没看电脑,也不去看队友发来的骂她的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管家长松了一口气,难怪之前xiao jie玩游戏,厉先生大发脾气,就xiao jie现在这个样子,没几个人能忍受得了吧。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蹬,蹬,蹬。

    一下又一下,很平稳,慢慢的,不着急。

    厉衍瑾的目光,朝楼梯间望去,这几乎是他下意识的动作。

    夏初初细白的脚踝,率先出现在了厉衍瑾的眼里。

    不知道为什么,厉衍瑾咽了咽口水,然后赶紧把目光给移开了。

    看到夏初初的脚踝,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会有其他的,不纯洁的想法……

    “妈。”夏初初终于走完了楼梯,往客厅走来,“小舅舅也回来了啊……”

    “你怎么磨蹭了这么久?我都去厨房让人准备午餐了,都交代清楚了,你才下楼。”

    “刚刚在打游戏,管家伯伯敲门的时候我没有听见,所以……”

    夏初初说着,耸了耸肩。

    “你啊,一个女孩子,玩什么不好,为什么喜欢玩那些打打杀杀的游戏……”

    “我也想学习啊。”夏初初轻描淡写的反驳,“可是我现在在家,怎么学习?只能打两把游戏了。”

    她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顺势拿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

    这似乎给了她一点点安全感。

    夏初初顿了顿, 往乔静唯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收回目光。

    乔静唯失去了孩子,按理来说,她该同情她,该可怜她,该为她觉得惋惜。

    可现在夏初初只觉得,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残忍的母亲。

    乔静唯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这么下得去手。

    这两天,别看夏初初浑浑噩噩的,宅在家里不出门,但其实她自己也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只怕,乔静唯流产,其实跟落水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夏初初自己也怀了孩子,也落了水,但她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睡了一觉,喝了一碗姜汤,又生龙活虎了,还能去参加婚礼。

    怎么乔静唯就这么的虚弱,就流产了?

    想来想去,夏初初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乔静唯自己在水里的时候,或者在落水之前,就做了什么手脚。

    夏初初再回想一下,落水之前,乔静唯跟她说的那些话,又故意把她给引到泳池边……都十分的可疑。

    她就有一点点明白了。

    可是,明白了又怎么样?夏初初想,没有人会信她,只有她自己会相信自己。

    有用吗?完全无用。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而且,十分的尴尬。

    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僵直的面对面坐着,谁也不先开口。

    厉妍往夏初初所坐的方向靠了靠,这个细微的动作,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表现她会偏向夏初初。

    毕竟夏初初是她的女儿,犯了再大的的错,她也不能大义灭亲。

    倒是厉衍瑾,再次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然后,他看向厉妍:“妍姐,从现在到午饭开餐,大概需要多久?”

    “最快半个小时,慢则四五十分钟。”

    “足够了。”厉衍瑾一点痛殴,“时间很充裕。”

    “衍瑾,你……要处理什么事吗?”

    “是,现在大家都在,正好,择日就不如撞日吧。”

    厉衍瑾说着,终于正眼看向夏初初:“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回伦敦,而是回了慕城。”

    “知道。”夏初初一点头,“小舅舅,我可是等了你足足两天啊……”

    她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一次,她扇了乔静唯两耳光,乔静唯蒙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小舅舅在海城考察项目,得知事情之后,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等我回来。

    现在,乔静唯流产了,他也给她发过短信,让她回慕城等他。

    虽然是差不多同样的一句话,但是夏初初心里特别的清楚,意义不一样了。

    同样是等他,她等到的,不是爱着她的他了……

    是有丧子之痛的他,是悉心呵护乔静唯的他,是把她视为心狠手辣蛇蝎心肠的女人的他……

    “是,两天,现在我回来了,带着静唯。我……”

    夏初初偏偏在这个时候,打断了他的话:“小舅舅你是想谈一谈,那天晚宴上,我和乔静唯一起落水的事情吧?”

    “……是。”

    夏初初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你想怎么谈?我的小舅舅。”

    她这样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回荡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她不能笑,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还能笑,还笑得如此开心?

    厉妍在一边,都着急的替夏初初捏了一把汗。

    认错态度要好,话要说得诚恳一些,这才是夏初初应该做的。

    这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虽然厉妍想偏袒夏初初,只能对不起乔静唯,和乔静唯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如果厉衍瑾执意要夏初初承担过错,付出代价的话,厉妍也改变不了厉衍瑾的想法啊!

    我的小舅舅……

    厉衍瑾听到这句话,眼眸微微一眯。

    他忽然也跟着笑了起来,薄唇一勾:“初初,这,很好笑吗?”夏初初坦坦荡荡的回答: “我觉得很好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