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7章:乔静唯,请开始你的表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吗?为什么?”厉衍瑾追问,“因为你得偿所愿了,因为你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夏初初也很聪明的反问:“小舅舅,你觉得,我有什么目的?”

    “你说呢?”

    两个人一直都在用问句,谁也不回答。

    看似轻松,其实气氛越来越紧张。

    夏初初和厉衍瑾对视着,两个人目光紧紧的胶着在一起,暗潮汹涌。

    两个人的对视,谁也管不了,谁也不敢打扰。

    最终在这样令人煎熬的对视中,夏初初率先败下阵来,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从来没有什么目的,如果有,也只是想一个人好好的,把下半辈子过完。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是吗?真的吗?”

    “直说吧。”夏初初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心理战术了。速战速决,对她来说,伤害还小一点。

    与其这样如同一根细小的银针慢慢的往里扎,还不如百箭齐发,让她痛得彻底。

    也,死得彻底。

    厉衍瑾依然是不紧不慢额:“怎么直说?”

    “小舅舅,你不就是觉得,乔静唯流产的这件事,和我脱不了干系么?”夏初初开口,“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这件事,跟我毫无关系,我没有责任。”

    一下子就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说到这个地步,也就只有夏初初了。

    很明显的,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又僵了好几分。

    乔静唯这心,也因为夏初初的这句话,一下子给提了起来。

    夏初初这么直白?

    好,那么这场仗,是要准备开始打了。

    厉衍瑾也微微有些讶异,夏初初要么就不开口,一开口就这么的爽快?

    “可是初初,你和静唯,是一起落入水里的。当时只有你在她身边,只有你离她最近。”

    “所以我就是害死她孩子的最大嫌疑人?”

    厉妍听着夏初初说这句话,倒吸一口凉气。

    厉衍瑾低缓着声音回答:“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可你的意思就是这样啊,小舅舅,这里都是自家人,说话何必藏着掖着呢?”

    “我是想先了解一下,你看到的,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看到的情况,又有什么意义吗?”夏初初说,“你就直接告诉我,乔静唯是怎么说的,她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就行。”

    夏初初说再多也没有用,因为说了,也会被乔静唯的说辞给反驳回来。

    她不想再一次,一字一句的把事情的经过描述一遍,却飞快的就这样驳回来了。

    那种滋味不好受。

    她也懒得浪费口舌。

    夏初初就想听听,乔静唯,是怎么说的。

    “你不表达一下你的看法吗?”

    “不用,我的不重要,乔静唯的才重要。”

    厉衍瑾移开目光,微微垂着眼。

    有些话,他说不出口,他也不想说。

    厉衍瑾这样的迟疑,被乔静唯看在眼里,却着了急。

    乔静唯忍不住出声了:“夏初初,你想听我说的情况是吗?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说,当时我们落水的来龙去脉。”

    “噢,你说吗?”夏初初随意的看向她,“那也行,毕竟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开始你的表演吧。”

    夏初初其实总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不带一个脏字,也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话语,但就是让人听了就不舒服。

    什么叫做……开始她的表演?

    夏初初这是从心眼里,就认为一切都是乔静唯谋划的了。

    乔静唯也无所谓。

    夏初初知道了她的目的又怎么样,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还是希望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能放尊重点。”乔静唯开口,“我一直都以为,我们俩的恩恩怨怨,从上次那两巴掌之后,就扯清了。大不了,你不理我,我不理你。”

    “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让我等着,你说走着瞧,你说看谁笑到最后。怎么,乔静唯,敢说现在却不敢认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怎么捏造我说过的话,怎么诋毁我的形象,我都可以,我都能忍。”

    夏初初微微拉长了声音:“哦……合着不管怎么说,我这恶人形象,是绑定了。”

    乔静唯看着她:“你是衍瑾的外甥女,是妍姐的女儿,以后总归是一家人,我不想我们之间的仇恨,影响到一家人的感情。”

    “真大度。”夏初初笑着,“说的我都想为你鼓掌了。”

    一边的厉衍瑾和厉妍,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沉默。

    插不进话。

    乔静唯和夏初初都各执一词,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但是,潜意识里,惯性思维里,大家还是相信乔静唯比较多。

    因为乔静唯是受害者,是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乔静唯也牢牢的受害者的形象,继续发扬光大。

    她知道不能让夏初初继续说下去了。

    一瞬间,乔静唯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夏初初,你还想怎么样?上次你打我两巴掌,还拒绝道歉,在衍瑾的劝慰下,我已经忍了你了。你出国这么久,不过是回来参加一场婚礼,你就这么的不待见我?”

    只见这个时候,厉衍瑾往乔静唯身边靠了靠,然后抬手,轻柔的擦去她眼角边的泪。

    “不哭。”他低沉的声音响起,虽然压得很低,但还是足以让在座的人都听清楚。

    他这么这么的呵护乔静唯。

    夏初初觉得,她也想哭了。

    不为乔静唯的诬陷,不为乔静唯的咄咄逼人,也不为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战,只为小舅舅那句安慰。

    不哭。

    乔静唯哭了,他心疼了。

    夏初初只觉得呼吸一口气,胸腔里都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但是夏初初,不会被dǎ dǎo。

    她傲然的挺直了腰杆:“这才说几句话呐,就哭哭啼啼的,一切都还没说开呢……这要是再等会儿,是不是得帮你准备一根绳子,好让你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厉妍终于忍不住了,暗暗的给夏初初使了个眼色:“初初!”能少说两句,就少说两句,厉妍觉得,本来夏初初就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了,态度就一定要端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