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8章: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衍瑾抬手揽着她的肩膀:“静唯……怎么能怪你。你无法接受我的处理方式,我也能理解你。”

    乔静唯低着头,一副自责的模样。

    厉衍瑾低声的安慰着她,和她一起走进了厉家,把外面的寒冷和风雪,都隔绝在外面。

    事情发展到现在,最心满意足的,就是乔静唯了。

    现在夏初初已经被逼走了,厉衍瑾已经放出了“只要走了就永远别再回来”的话,一时半会儿,她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而且她现在又来装老好人,主动的承担错误,只会让厉衍瑾对她更加的怜惜。

    这种马后炮的话,乔静唯说得十分的顺溜。

    她先把夏初初给逼走,然后又再说不该把夏初初逼走的话,来挽回她刚刚失去的形象。

    *

    夏初初一个人在空阔的道路上走着。

    她很冷,冻得嘴唇都已经有些乌紫色了,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肯定受不了。

    夏初初举目四望,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这么冷的天气,大家都更乐意在室内待着。

    她加快了脚步,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冻得直哆嗦,走出了这片别墅区,然后又在马路边等了好久,才终于打到车。

    一进入车内温暖的环境,夏初初只觉得头一阵眩晕,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去年华别墅。”夏初初说,“司机,麻烦你了。”

    她实在是没有地方可去了,只有去那。

    能帮到她的,只有慕迟曜,还有言安希。

    一个是她的闺蜜,一个是知道她闺蜜老公,而且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怀孕的人。

    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别的可以依靠的了。

    夏初初坐在出租车上,一脸的麻木,看得出去心情不好,但是她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悲伤。

    只是车子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她抬手摸了摸脸,只摸到了一手的湿润。

    原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夏初初的手僵在了脸上,她能感觉到眼泪还在掉,顺着她的脸颊,然后沾湿了她的指尖。

    哭什么呢,怎么就哭了呢?

    夏初初眨了眨眼,只觉得眼前雾气朦胧,看东西都有些不太真切。

    她想去包里拿点纸巾擦一下,结果发现自己两手空空。

    她什么都没有带,就身上穿的这件薄毛衣,除此之外,身无一物。

    “师傅……能给我点纸巾吗?”夏初初一出声,发现自己怎么说话都是抽泣的,“两张就好。”

    话一说完,她忽然就啜泣起来,哭得直抽抽,肩膀都一耸一耸的。

    司机见她哭得这么难过,好心的把整个纸盒都递给了她。

    一时间,车厢里只有夏初初的哭声。

    太难过了……

    从来没有这么难过,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样。

    不,不对,她已经被全世界给抛弃了。

    年华别墅。

    言安希从给夏初初打了电话之后,就显得非常的坐立不安。

    她一会儿去摸摸手机,一会儿看着慕以言可爱的模样,却又连连叹气,一下子又不停的看着时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今天是周末,所以慕迟曜也在家,见她这个样子,他心里也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

    慕迟曜也不出声。

    “你说……”最后还是言安希忍不住了,“我真的不要给初初打个电话?都这么久了,事情应该也说清楚了吧。”

    “还是等夏初初主动找你吧。你如果主动去找她的话,会打扰到她的。”

    “都这么久了,快两个小时了。”

    “再等等。”慕迟曜不疾不徐的翻着手里的书页,“不着急。她都跟你说没事了,不用担心。”

    “我怎么不担心啊,你想想,一个乔静唯也就算了,夏初初向来嘴皮子利索,一般人在口头上也占不了她的便宜。但是,万一厉衍瑾偏向乔静唯的话,那就……惨了。”

    慕迟曜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应该……不会吧。”

    在他看来,厉衍瑾不至于会这样吧。

    “怎么不会啊,乔静唯流产了,现在可金贵着,又委屈,又柔弱,谁不心疼她啊!”

    “夏初初归根结底还是厉家的人,就算有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乔静唯流产了,还能让夏初初赔她一个孩子不成?”

    其实言安希最担心的,就是厉衍瑾的态度。

    因为她非常的清楚,其实能伤害到自己的人,都是自己最爱和最在意的人。

    而厉衍瑾一旦伤害夏初初,那是比别人的伤害更强烈百倍千倍,更加痛彻心扉!

    被最爱的人,才能伤得最深!

    “你说这个厉衍瑾,也真是的,好端端的,怎么就和乔静唯有一个孩子呢?现在好端端的,乔静唯怎么又流产了呢?我倒是宁愿相信初初的说法,这个乔静唯,就是不安好心。”

    “我们相信……没什么太大的用,关键还得厉衍瑾相信啊!”

    这言安希着急得,恨不得现在就冲去厉家,给夏初初助阵shì wēi。

    慕迟曜揉了揉眉心:“老婆,你的耐心,能不能再多一点?一点就好。”

    言安希压根没听进去他的话,啃着手指,忽然眼睛一转,说道:“对了,我可以打阿诚的电话啊……”

    “阿诚今天早上回这边来了,你忘记了?”

    “是噢……”言安希脸一垮,“哎呀,你说阿诚,怎么早不回晚不回的,这个关键时刻怎么就回来了?”

    言安希说着,站了起来:“我还是去……”

    她话还没说完,刚走了两步,一道弱弱的声音在客厅入口处响起:“安希,我在这里,我来……找你了。”

    听到这个声音,言安希和慕迟曜,都同时一愣。

    只见夏初初站在入口处,单薄的身影,肩膀上还有未融化的雪花,落在她的毛衣上。

    她脸色看起来非常的憔悴,让言安希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初初,你……你来了?这……”

    夏初初轻声说道:“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只能来找你了。”

    这个时候的夏初初,哪里还有在厉衍瑾面前的倔强和不服输,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人十分的同情。她是真的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