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65章:机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管家早就安排了车和司机,阿诚已经站在车门旁边,随时准备着和夏初初一起离开了。

    夏初初松开言安希之后,朝慕迟曜挥了挥,一副非常洒脱的样子:“走了!”

    阿诚替她打开车门,夏初初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言安希不知道,这一次离别,之后,竟然那么那么久,才能再见到夏初初。

    原来有时候,真的,珍惜每一次的相见,因为不知道,下一次的相见,是什么时候。

    慕迟曜望着车子驶出了年华别墅,拐了个弯,彻底的消失在了视线里。

    他有一种感觉,夏初初和厉衍瑾,这辈子,只怕是再无可能了。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因为种种,却就这样的分离了。

    多可惜。

    有情人难道不能终成眷属吗?

    以前,他,沈北城,厉衍瑾,所有人都觉得,最不可能会陷入爱情里面的人,是他。

    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的出乎意料,慕迟曜,反而是最先寻获到爱情的人,并且最先结婚,最先有了孩子。

    沈北城紧随其后。

    但是厉衍瑾呢?

    如果剖开内心,真真正正的让厉衍瑾来回答,他爱乔静唯吗?他和乔静唯结婚,是因为爱情吗?

    恐怕答案,谁都心知肚明。

    这辈子要是没有和心爱的女人结婚,这辈子,也就这样吧。

    人生再漫长,也不过是朝九晚五,三点一线。

    言安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啊……这一次要不是慕瑶结婚,大家都在劝她,她十有**也是不会回来的。”

    “从她一开始选择去国外留学的时候,她可能就没有想要过回来。”

    “她有很多种方法逃离厉衍瑾,逃开厉家,她偏偏选了最折磨她自己的,也选了最极端的方法,和厉衍瑾翻脸了。”

    慕迟曜的情绪似乎也被言安希感染了,跟着叹了口气:“谁也不知道,事情还会怎样发展。”

    *

    车内。

    阿诚坐在副驾驶上,转过身来,把护照和身份证,递给了夏初初。

    “初初,这是……我从厉家带出来的东西。”

    “真的只有这两样吗?”

    “是,连你的钱包……”

    “那个背包,和那个钱包,的确都是小舅舅送给我的。他不让我带走……呵。”

    夏初初也是有骨气的。

    她已经想好了,等她到了伦敦,她就把自己的东西都整理一遍,是小舅舅的钱买的,她一一都给他退回去!

    还有她现在住的那幢阁楼,她也会退房,自己搬出去。

    他既然想把她逼到绝路,她就不用他亲自动手,她自觉一点,该还的,一样不落的全都还给他。

    看着手里的护照和身份证,夏初初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和小舅舅走到这一步,但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她也顺其自然。

    有些人,至少爱过,也足够了。

    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人,再也没有依靠,再也没有牵挂,再也没有心心念念的人。

    以后也不会有。

    为什么呢?

    因为心已经死了。

    心都死了,其余的,她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去机场的路上,夏初初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阿诚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悄悄的看她一眼,担心她情绪崩溃。

    万一夏初初要是哭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办。

    因为阿诚陪她在一起这么久,倒是从来没有见她哭过,最多,夏初初就是喜欢坐在窗户边发呆,仅此而已。

    倒是夏初初忽然问了一句:“到机场还要多长时间?”

    “大概二十多分钟吧。”司机应道,“夏xiao jie,快了。”

    夏初初便没再说话,手指一直摩挲着手里的护照和身份证。

    她走的时候,能带走的,竟然只有这两样东西。

    机场,路边。

    厉衍瑾站在那里,身姿挺拔,俊朗的面容,惹得过往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心情看起来非常非常不好。

    可即使是生气,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帅气,依然有小姑娘脸红心跳的,悄悄望着他。

    厉衍瑾单手插在口袋里,面容肃穆,不苟言笑,一件黑色的大衣,衬得他越发的稳重,还带了一点点沉闷。

    他在等夏初初。

    在一个小时之前,慕迟曜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慕迟曜告诉了他夏初初的航班时间,让他自己决定,去不去见夏初初最后一面。

    慕迟曜还告诉他,如果不去见的话,下次见面,就是遥遥无期了,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人活着,总得有点念想,有个盼头。

    夏初初就是厉衍瑾的念想和盼头。

    当时厉衍瑾的态度很冷淡,语气也听不出什么起伏。

    挂了电话,他一连抽了三根烟,最后还是拿起车钥匙,赶来了机场。

    既然夏初初不能回厉家,也不屑回厉家,就只能他屈尊来机场,先低头,先来见她了。

    在这场冷战中,厉衍瑾又妥协了一次。

    为夏初初而妥协。

    她能说到做到,她能有骨气有尊严的说离开就离开,说不回来就不回来。

    但是他不能,他说让她不要回来了,心里却是希望她能够回来。

    她这性子,吃不得一点的亏,受不得一点的委屈,要是离开了厉家的庇护,可怎么得了。

    狠话是厉衍瑾放的,这头也是厉衍瑾先低的。

    他归根结底还是对她妥协了。

    厉衍瑾不时的看看手表,又看着进入机场的车辆,四处搜寻着。

    直到一辆宝马停靠在机场的路边,司机和阿诚都下了车的时候,厉衍瑾才发现。

    他抬脚,缓缓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随后,夏初初也从车后座下来了,头发挽在耳后,看起来非常的文静。

    她转头跟司机说了些什么,大概是道谢的话,然后就和阿诚一起往机场里面走去。

    厉衍瑾也没有叫她,只是默默的加快了脚步,目光却一直都看着她。

    反而是阿诚,先发现了他。厉衍瑾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气质和路人有着明显差别,很容易认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