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69章:走啊,还站着干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机场里面人来人往,又十分的嘈杂,但是夏初初的背影,在他眼里,却 那么的难以忽略。

    其实夏初初根本都不知道,小舅舅就在她的身后。

    她一直在哭,而且还很怂的不敢哭出声,只敢默默的掉眼泪,时不时的抬手擦一下眼角。

    世界上最残忍的话,就是祝福他和别的女人,百年好合。

    他和乔静唯是真的会结婚的,这一点,夏初初从未怀疑过。

    厉衍瑾望着她直直的往安检口走去,心里越发的清楚,她要走了,是真的要走了。

    这一次,是不止三个月了。

    只怕会是……三年。

    三年后的今天,什么都会变了,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厉衍瑾一时间无比的悔恨,他当时为什么就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为什么要伤害她,还伤得那么的深。

    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安检口,阿诚拿着机票站在那,远远的看见夏初初,就招了招手。

    夏初初没回应他,他还以为夏初初没看到,结果她就直接走过来了,头都没抬一下。

    阿诚随后也看到了厉衍瑾。

    但是夏初初一把从他手里拿过机票:“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阿诚木讷的点点头:“好,走……但是初初,那个……”

    “什么?”

    “你……你你好像在哭?”

    夏初初吸了吸鼻子,否认道:“没,走啊。还站着干什么,等会儿误机了就不好了。”

    “可是……厉先生在你后面不远呢,你不要打个招呼什么的?”

    夏初初一听,愣了一下:“你说什么?小舅舅在我身后?”

    “是啊,你一直都没有发现吗?”

    “没有。”她摇摇头,“我就没有回头看过。”

    “那现在……要不要,回头一下?”

    夏初初下意识的就想要回头,可是突然之间又想起了什么,生生的把动作都停了下来。

    “不用了,没什么好见的。”她看了一眼安检口,“时间来不及了。”

    夏初初说完,径直就往安检口走去。

    阿诚只好匆匆的看了厉衍瑾一眼,然后也跟着走了。

    厉衍瑾的脚步,慢慢的缓了下来。

    他看着她穿梭在队伍里,看着她柔软的长发,看着她瘦弱的背影……

    每一眼,都仿佛是最后一眼。

    现在不看,以后……还能有以后吗?

    他厉衍瑾,在别人看来,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可以得到什么,但他最想要的,却是可望而不可及。

    可悲吧。

    看起来他拥有很多,但其实,他最该拥有的,却……没有。

    那这样的话,拥有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厉衍瑾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远去,远去。

    其实他很清楚,从他扇夏初初那一耳光的时候,他和她,就真的完了。

    虽然她现在嘴上说着是不在意,可她一个这么倔脾气认死理的人,怎么会轻易的就把这一耳光的事情给放下。

    她连一句道歉都不愿意给乔静唯,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的冲动吗?

    不会的。

    夏初初头也不回的走,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看一眼厉衍瑾。

    从她走出咖啡厅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要回头,更没有想过要看小舅舅一眼。

    看一眼又有什么用呢?又代表什么呢?

    他们的感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彻底的完了。

    这条路,算是断了,再也走不下去了。

    “夏初初……说起狠心,你比我更狠。你连一个回头都不愿意给我,都不愿意啊……”

    他目送着夏初初消失,目送着夏初初彻底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她说祝他和乔静唯百年好合。

    她说这杯喜酒她不会喝。

    夏初初过完安检,脚步更快的走着,连阿诚这样的大个儿,都需要快步才能跟上她。

    阿诚也不敢说话,就默默的在她身后两步远的的距离跟着。

    夏初初走啊走,直到确定离安检口已经很远很远的时候,夏初初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阿诚差点撞上她。

    “初初……”

    夏初初又再次忽然的转过身来,抬起头看着他。

    阿诚这才发现,她的眼眶已经通红,眼睛里蓄满了眼泪。

    夏初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已经先流下来了。

    她还坚持着想要说话,可这眼泪越掉越凶,根本不受控制了。

    夏初初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阿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和厉衍瑾在咖啡厅里谈了些什么,让她这么的伤心。

    身为保镖,他能做的,也就是默默的递上纸巾,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安慰她别哭了。

    夏初初也只是哭,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现在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真的,一切都到此结束了。

    这是结局,这是句号。

    这是她和小舅舅,爱了这么多年,最后得到的结果。

    谁更痛?谁失去得更多?谁最煎熬?

    他有他的失去,她有她的煎熬。

    至少爱过,就算分开了,也要体面的分开。

    落地窗外,有飞机正起飞,缓缓上升,融入蓝天。

    安检口外。

    厉衍瑾还怔怔的站在那里,还望着夏初初离开的地方,还舍不得离开。

    她就这样走了,真的走了。

    他亲手把她给逼走的。

    一股无力感从全身蔓延,让他几乎走不动路。

    最后,还是一阵手机来电铃声,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他刚才隐隐有一种冲动,想要马上买一张飞机票,就追随她而去。

    厉衍瑾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乔静唯。

    这个名字,仿佛一下子就把他给拉回现实里来了。

    他的世界里,只有夏初初。

    可他的现实世界里,还有太多太多的,他必须要去面对的事情,去承担起的责任。

    厉衍瑾接通了电话:“喂,静唯,怎么了?”

    “衍瑾,你不是说,你在书房吗?为什么我……没看见你在?”

    “临时有事出来了一趟,现在准备回去了。”

    乔静唯柔柔的应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等你回来,我已经睡了一觉醒来了,现在觉得精神状态很好。”

    “嗯,我现在就回家。”挂了电话,厉衍瑾转身,往机场外走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