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99章:请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迟曜走了进来,淡淡的问道:“找我什么事?又是海城项目吗?”

    “不,这一次,是私事。 ”

    “私事?”慕迟曜走了过来,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什么?”

    厉衍瑾从旁边,拿起一份请柬,递给了他。

    慕迟曜看到那红色的封面,一时间竟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

    “订婚请柬。”厉衍瑾开口,“个周六,我和静唯,还有两家,都把事情给定下来了。”

    “也是说,你和乔静唯订婚了?”

    “嗯。”

    慕迟曜沉默,这才想起来去接过请柬,看着大红大喜的封面,一瞬间觉得这张薄薄的请柬,有千斤重。

    里面是厉衍瑾和乔静唯的名字,不用看都知道。

    订婚了啊……

    那,夏初初呢?

    从此,这样的从厉衍瑾的感情生活里退出了?

    夏初初才生下一个女儿,她和厉衍瑾的女儿。

    “你好像……不太高兴?”厉衍瑾问道,“慕迟曜,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难道不该是祝福我吗?”

    “祝福,祝福,如果,乔静唯是你今生挚爱的那个人的话。”

    “挚爱……”

    厉衍瑾抬手揉了揉眉心。

    “人生总会有那么一两件事,是无法十全十美的。可能我的不完美,是婚姻,是注定得不到最爱的那个人。”

    “你可以选择和乔静唯不……”

    “那样不行。”厉衍瑾打断他接下去的话,“那这样,对乔静唯太不公平了,她做错了什么呢?”

    “可你不爱她,你娶了她,对她也不公平。”

    “但是我会对她好。除了爱情之外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她。”厉衍瑾回答,“而且,我知道她的心思,她只想和我在一起。”

    慕迟曜问道:“不管你爱不爱她?”

    “嗯,不管我爱不爱她。”

    “乔静唯太爱你了啊……”

    厉衍瑾扯起嘴角,笑了笑:“所以,我更加不能负她了。”

    慕迟曜没有说什么,摩挲着微微有些粗糙的请柬,慢慢的打开。

    他心里想说的是,厉衍瑾,你是没有负乔静唯,但是,你负了另外一个女人,一生一世啊!

    只怕这辈子,厉衍瑾都无法弥补夏初初了。

    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独自承受着怀孕的辛苦,孩子的父亲,却连这个孩子的存在都不知道。

    夏初初一个人背负了所有的责任和痛苦,她怎么会原谅厉衍瑾,怎么会啊……

    请柬,厉衍瑾和乔静唯的名字,格外的显眼。

    订婚了啊。

    慕迟曜没有再多看,又合,拿在手心里,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是认真的吗?”

    “我和乔家商量了一整天,你说,我是认真的吗?”

    “可你……不爱乔静唯。”慕迟曜说,“我能看得出来。”

    厉衍瑾反问:“不爱不能结婚吗?”

    “能,当然能。只是,你不会真正的幸福。”

    “人生总没有十全十美的,我已经能够坦然接受。”

    慕迟曜一顿,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假如,我是说假如。”慕迟曜把请柬一放,抬头望向厉衍瑾,“要是,你和夏初初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你会去把她追到手吗?”

    “这个世界没有假……”

    “如”这个字,厉衍瑾还没有说完,慕迟曜打断了他。

    “我猜到你会这么说。厉衍瑾,你连假如都不敢去设想吗?”慕迟曜说,“你连假设的勇气都没有?”

    厉衍瑾一怔,忽然点了点头。

    慕迟曜还没来得及反应,厉衍瑾很快又,摇了摇头。

    慕迟曜皱眉:“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到底有,还是没有?”

    “我想追她。但是我知道,我和她之间的隔阂,已经不仅仅是血缘那么简单了。”

    “你到底还是夏初初……那么,不是血缘的阻碍,是什么?”

    厉衍瑾微微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你不知道?”

    慕迟曜也很惊讶又怪的回看着他:“我需要知道什么吗?”

    “看来,是她没有说……”

    “怎么了。”慕迟曜听出这里面有故事,“难道你和夏初初之间,还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

    厉衍瑾低声说道:“我以为她都毫无保留的告诉安希了,原来她并没有啊……”

    “你把话说清楚。”

    “夏初初从三亚参加完沈北城的婚礼,又再去伦敦之前,不是从年华别墅直接出发,去的机场吗?”

    慕迟曜点头:“是的。”

    “她在你家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说了她和乔静唯的矛盾,还有你的做法。她没有道歉,所以离开了厉家,你还撂下了狠话,说她离开了厉家别回来了。”

    厉衍瑾问道:“还有呢?她还说什么了?”

    “没了。”慕迟曜摇头,“她……大概说了这些,我都总结出来了。”

    只见厉衍瑾一声苦笑:“她把最在意的那件事……给隐瞒了啊。看来,她还是恨我的,恨到都不愿意说出来,只一个人藏在心里,让这份恨意,慢慢的发酵。”

    “夏初初隐瞒了什么?”

    厉衍瑾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了,又不得不说。

    所以他非常的痛苦,捂住了脸。

    “我打了她。”厉衍瑾说,“我动手……打了她一耳光。”

    连慕迟曜,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愕然,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厉衍瑾竟然还打了夏初初,这……

    先不说不打女人,这厉衍瑾,打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他怎么下得去手啊?

    “你是鬼迷心窍了吗?”慕迟曜忍不住说道,“再怎么样,你都不能动手啊。”

    “我当时是被气糊涂了。”

    “再糊涂也不能犯这样的错啊!”

    慕迟曜这才明白,难怪夏初初走得那么决绝,一星半点的机会都不留下。

    而且,夏初初还让女儿跟她姓,叫夏天。

    这一切的一切……

    也许,都是源自厉衍瑾,对夏初初动了手。

    被自己深爱的男人打一耳光,那是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烙印啊。对夏初初来说,这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伤痛吧,任何方法都无法弥补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