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17章:鼓励我去追夏初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但是言安希凭什么啊?不是嫁给了慕迟曜,才能飞黄腾达,变得高高在么?

    没有了慕迟曜,她言安希什么都不是,还给她乔静唯看脸色。 !

    呵呵。

    在这个时候,顾炎彬却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直接在厉衍瑾面前站定:“为了祝福你,厉总,咱俩……干一杯?”

    厉衍瑾抬眼,看着他,摆了摆手,拒绝了:“今晚喝太多了,抱歉,下次吧。”

    “哦……看来厉总不给我这个面子。”顾炎彬笑了笑,“没关系,来日方长。这酒,总有机会喝的。”

    厉衍瑾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看得出来他很不耐烦。

    他对顾炎彬没什么好感。

    一边的乔静唯,看见顾炎彬,也没觉得有什么,要不是一路有顾炎彬给她出谋划策,她可能走不到这一步。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顾炎彬见厉衍瑾不喝,却顿时把矛头转向了乔静唯:“既然厉总不喝,那厉太太……哦,准厉太太,总该和我喝一杯吧?”

    这个“准厉太太”,听得乔静唯是心花怒放。

    算顾炎彬不这么叫她,这杯酒,他要是开口了, 她也会喝。

    只不过,他这么一称呼,让乔静唯更加心甘情愿的喝下这酒罢了。

    “喝,当然要喝。”乔静唯笑着从一边经过的侍者手里,拿了一杯酒,“这一杯,当是我,是我敬顾总了。”

    她这句话里的意思,大概也只有顾炎彬能听懂了。

    “谁敬谁还不都是一样的,喝酒而已。”顾炎彬说,“敬你情定终身,早日和厉总,生贵子。”

    “谢谢。我也祝愿顾总你,能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的话,我哪天,也能喝你的喜酒了。”

    “我心爱的女人,跑了。”顾炎彬说,“我也很无奈。”

    “跑……了?”乔静唯故意问道,”跑哪去了?“

    其实她心里清楚得很,顾炎彬所说的,是夏初初。

    但她是要和顾炎彬,在这里一唱一和的,唱给厉衍瑾听。

    “是啊,跑了。”顾炎彬点点头,“跑伦敦去了,死活也不肯回来。我能有什么办法?想去见她吧,怕被她赶走。不去见她吧,又怪想念的。”

    “哦……”乔静唯这才故意惊讶的说道,“你说的是……夏初初?”

    “全慕城都知道我喜欢她。”

    “喜欢那去追吧,顾总,说不定能到手了?”

    “她跑不掉的。”顾炎彬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她早晚会是我的,早晚。”

    两只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厉衍瑾在一边,看着乔静唯仰头喝下这杯酒,什么都没有说。

    半晌,在顾炎彬放下酒杯,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厉衍瑾却忽然开了口。

    “顾炎彬,你要是真的这么这么喜欢夏初初,还在等她,那去把她给追回来,别让她继续在伦敦待着。”

    顾炎彬离开的脚步一顿:“厉总这是在鼓励我……去追夏初初?我没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恨不得能让夏初初和我断绝来往。”

    “我现在发现,你对夏初初,或许是真的喜欢了,或许她真的可以交付给你,让你来照顾她。毕竟,她出去了这么久,你还在等她,还在喜欢她。”

    顾炎彬笑了。

    他明白,厉衍瑾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因为,厉衍瑾已经订婚了,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得到夏初初了。

    所以,厉衍瑾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想要把夏初初,交付到一个,他觉得可以,他觉得会对夏初初好一辈子的男人手。

    而刚刚厉衍瑾得知,他依然还在等夏初初,厉衍瑾又希望夏初初能不在外面漂泊,所以……厉衍瑾才会说那番话。

    估计,什么都先别管,让夏初初回来,才是重之重。

    可惜啊……

    顾炎彬也无能为力。

    他现在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和夏初初在一起,所以他不能出手。

    厉衍瑾一直都看着顾炎彬,在等待他的回答。

    谁知道顾炎彬笑了笑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挥了挥手,然后走了。

    厉衍瑾的脸色微微一沉。

    乔静唯看出来了他有些不悦,连忙说道:“衍瑾,好了,我们去那边吧,妍姐在那呢……”

    厉衍瑾被她拉走了,这才没有一直耿耿于怀刚才的小插曲。

    顾炎彬和乔静唯喝完那杯酒之后,也离开了宴会厅。

    反正,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宾客,没人会注意他。

    他走出酒店之后,第一件事,是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突然,他脚步一顿,望向酒店对面的街角,神色顿时变了。

    顾炎彬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熟人之后,立刻摁灭了烟,沉着脸,快步的往街对面走去。

    只见他走到那辆黑色的轿车前,拉开车门,低头坐了进去,关车门,动作一气呵成。

    “你怎么在这里?”顾炎彬沉沉的问,“傅井然!”

    傅井然支着额角,侧头看着他:“好久不见啊,顾炎彬,怎么一见到我,这么不高兴呢?怎么说,来者是客。”

    “你想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啊,是想来看看你,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也是朋友一场。”

    顾炎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傅井然,你有话最好直说。”

    “脾气怎么这么大?你这么的讨厌我?不乐意见我?“

    “最近这慕城没有什么事,能值得你来跑一趟吧?你不是安排了眼线在这里吗?”

    “来看看老朋友。”傅井然说着,放下了支着额角的手,“听说你心尖尖的人,去了伦敦?”

    “你想说什么?”

    “伦敦离我挺近的……”

    “我和她已经毫无联系了。”顾炎彬说,“她没有必要卷进我们间来。”

    傅井然笑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生怕我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吗?你看,她是你心尖的人儿。”

    “你的目的!”顾炎彬有点沉不住气,“傅井然,直说。”“我真的只是来看看你啊,老朋友。我的存在,让你恨得牙痒痒,寝食难安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