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18章:这个女人是你的心尖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18章:这个女人是你的心尖肉

    “你说呢?”

    傅井然点点头:“看这样子,不仅仅是恨得牙痒痒啊,是恨不得把我给千刀万剐。 ”

    “你觉得呢?”顾炎彬又反问,“难不成,我还得好酒好菜的招待你?”

    “那我也受不起,这鸿门宴,我不会去吃。”

    “你是今天特意在这里等我的?”

    “对啊,”傅井然点头,“见见老朋友,叙叙旧,看你过得怎么样。”

    “傅井然。”顾炎彬问,“如果我身边有了其他的女人,你会怎么做?弄死她?或者弄死我?或者搅得我和我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得安宁?”

    “怎么让你不舒服,我怎么来,怎么让你生不如死,我怎么做。反正,我拿命陪你玩,有的是花样。”

    顾炎彬的双手,在身边紧攥成了拳头,攥得死紧。

    可是,他又无可奈何!

    顾炎彬恨不得现在掐死傅井然,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要弄死傅井然,需要时间,需要计划,不能鲁莽,他不能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傅井然是不怕和他同归于尽的,但是他怕。

    顾炎彬还得留着命,和夏初初在一起!

    这是所谓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傅井然根本对他无所谓,关键时刻,傅井然自己都能把命倒贴进去,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来和顾炎彬玩。

    但顾炎彬不行。

    “我知道了。”顾炎彬说,“所以我现在身边,没有一个女儿,你满意了?算之前那个,也已经去伦敦了,我和她快一年都没来往了,你也清楚。”

    “我当然清楚,我手下的人告诉我,你和那个夏初初,的确没什么联系了。但是顾炎彬,这并不代表,你不爱她。”

    “那你还想怎么样?一个女人而已,难道我要为了她,和你对着干,然后把我的下半辈子给毁掉?”

    傅井然笑了,笑得有些阴森森的。

    “其实,你越是把夏初初推得越远,证明你越爱她。你害怕我伤害到她,你害怕她出什么事,所以你维护她的最好方式,是把她给推远。”

    顾炎彬神色未变,淡淡说道:“你以为,世界的每一个男人,都和你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情种?”

    其实,他的心事,被傅井然猜对了一半。

    他的确是怕傅井然对夏初初不利,所以才忍着,没有去伦敦找她,因为他知道,在伦敦,没有人保护夏初初。

    一个阿诚,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还有一半原因,是他跟乔静唯说的,让夏初初一个人,好好的吃点苦,反省反省。

    傅井然却不相信:“男人嘛,总会遇见自己喜欢的,想要保护的。你遇见一个夏初初而已,太正常不过了。”

    “你这样的情种,嫣儿不喜欢,也真是可惜了,不然,还真的是一段佳话。”

    傅井然一直都骄傲,高高在的神情,在提到嫣儿的时候,瞬间变了:“顾炎彬,你不配提起她。”

    “好。”见他这样,顾炎彬心里舒坦了一些,“那不提嫣儿,反正,她已经去世了。”

    傅井然眼睛一瞪:“你还提!”

    “好,不提。”

    “顾炎彬,别以为我不知道,从次我说不准你身边有女人的时候,你迅速的和夏初初分手,撇清关系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女人,是你的心尖肉。”

    顾炎彬摇头:“你错了,不过是一个合适结婚的女人罢了。既然你会因为她,而和我较劲到底,那我为什么不弃掉她呢?”

    “你可以否认的,我也会一直都坚持我自己的想法。”

    “傅井然!”顾炎彬的语气再也装不下去了,“说出你的目的,然后离开慕城!再也不要回来了!”

    “我说了,我没有目的,不过是顺便来看看,给你敲响一个警钟,告诉你,我一直都在,如影随形。你……是甩不掉我的。”

    说完,傅井然笑了起来,那笑声浑厚低沉,但是却带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

    傅井然这个人,本身属于较阴柔的那类男生,没什么男子气概,说好听点,叫花美男。

    他的皮肤女人的还要好,吹弹可破,十足的贵家公子派头。

    顾炎彬总觉得他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并不是和他过多接触。

    这个傅井然,迟早有一天,他要解决了他!

    顾炎彬二话不说,转身下了车,压根不想再和傅井然待在同一个空间里面。

    车窗降下,傅井然还是在笑:“顾炎彬,你做好为嫣儿单身一辈子,守一辈子身的打算吧,只要你违反了我,那么,我会出现,和你慢慢的玩游戏……”

    顾炎彬已经走到了马路对面,身影越走越远。

    可傅井然带给他的那种可怖感觉,却是一直都躲不掉。

    直到走了很远很远,远离了酒店,远离了那条繁华热闹的街道,穿梭到另外一条街道,顾炎彬才停下来。

    他擦了擦额头,发现自己……一身的汗。

    不仅后背湿透了,手心里,都非常的黏腻,一层又一层汗珠。

    他走到一盏路灯下面,停下脚步,摸了摸口袋,他只有一个车钥匙,和一个手机。

    顾炎彬四处搜寻着路标,确定了自己的位置,然后给司机打了电话,让司机开车来接。

    然后他靠在路灯柱下,静静的,等着司机过来。

    这里应该和酒店,隔了大概有一条街的距离。

    顾炎彬越发的烦躁,只想现在把傅井然给解决了。

    但是要不动声色的,又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的方法,他目前为止还没有想到。

    因为,顾炎彬还不知道,傅井然到底是要什么套路。到底是会怎么做。

    傅井然都没有出手,他怎么能有对策呢?

    这也是个dà má烦。

    而且,傅井然知道自己会恨死他,所以,对他的防范,也会加强。

    这更加难加难了。

    顾炎彬往灯柱一靠,双腿交叠,望着车来车往的街道,脑子一边飞速的转着。

    可是,一直到司机来了,顾炎彬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沉着一张脸,不悦的回了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