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19章:挨骂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19章:挨骂了

    随后不久,订婚宴席散去,酒店门口一时间门庭若市,人来人往,各种豪车出入。!

    *

    年华别墅。

    在宴席散去的时候,慕迟曜和言安希,都已经到家了。

    言安希下车,拎着裙摆:“最烦这种长礼服了,虽然好看,但是走路真的不方便啊,下次我要准备一柜子的短礼服!”

    慕迟曜站在车门外,也替她弄着裙子:“是你自己挑的,现在又嫌麻烦?”

    “哎呀哎呀,等等,踩到了,啊……”

    言安希还在纠结,慕迟曜一皱眉,干脆直接将她打横整个抱起。

    “啊……”言安希又是一声惊呼,“你下次抱人的时候,能不能事先支会一声?总是这么的突然,万一哪一次,你要是失手了,直接把我给摔到地了,怎么办?”

    慕迟曜抱着她,稳稳当当的往别墅里面走去。

    “我抱了你这么多次,你说,我哪一次失手了?”

    “不怕一万,怕万一啊。”言安希靠在他怀里,“你要是哪天把我给摔到地去了,我跟你没完!”

    “你怀着以言,最重的时候,我都抱得起。现在你这么轻飘飘的,你觉得我会抱不起吗?”

    “我是说你会失手啊,失手!”

    慕迟曜眉尾一挑,霸气十足的说道:“这辈子都不会。”

    言安希一愣,忽然被他给哄住了一样,窝在他怀里,不出声了。

    慕迟曜直接的把她给抱回了卧室。

    言安希这才想起来:“哎,儿子呢,儿子,大半天都没有看到儿子了,快把他给抱来,让我好好亲亲,对了,今晚儿子睡我们间吧。反正明天周末。”

    “随你,你这一周天天都过了十二点才睡,今晚还带儿子,确定不想好好的睡个懒觉?”

    “以言很乖的啦……”

    言安希坐在床,忽然伸出手去,扯着慕迟曜的领带,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亲了一口。

    慕迟曜扣住她的好脑勺,顺便加深了这个吻。

    言安希和他缠缠绵绵的,吻了好久,最后是快要喘不气了,才轻轻的推了推他。

    慕迟曜直起身来:“去洗澡,我让人把以言抱过来,如果他没睡的话,肯定要闹腾了。”

    “老公真好……”

    言安希嘴特别甜的哄着他,慕迟曜瞥了她一眼,无奈的扬起嘴角,笑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领带,被她揪得皱皱巴巴的。

    “要是在床,也会这么主动的揪着我的领带,让我过来好了。”慕迟曜叹了口气,“只会耍些小花样,一到真正的时候,怂了。”

    言安希吐了吐舌头,然后跑去浴室洗澡了。

    慕迟曜走出卧室,亲自去了慕以言的小卧室,把他给抱回了主卧。

    慕以言被他抱着,十分的乖乖巧巧,也不哭闹,肥嘟嘟的小腿不停的乱瞪着。

    “爸爸,爸爸爸爸……”

    慕以言忽然开口喊他,黝黑的大眼睛,望着他,天真无邪。

    慕迟曜笑了,抬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小家伙,你妈真是太宠你了。以后你长大了,我要是对你管教严一点,恐怕你妈会跟我拼命。”

    慕以言还在叫他:“爸爸,爸爸……”

    看来慕以言喝饱了牛奶,心情好得很。

    慕迟曜把他放到了床,这床很大,随便慕以言怎么翻滚都可以。

    慕以言在床爬来爬去,爬得飞快,稍微不注意点,爬到床边去了,要不是床尾。

    而且,慕以言还当着翻滚了起来,他现在,已经能独立的走几步了,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工具。

    但几步之后……他会倒。

    每次慕以言摔倒了,慕迟曜伸出手去,又把他给抱起来,继续让他在床摔来摔去的。

    他则拿着iPad,在看今天的财经新闻。

    言安希洗完澡出来,看见慕以言摇摇晃晃的在床走了两步,然后有摔倒。

    紧接着,慕迟曜一只大手伸过去,又把慕以言给捞起来,继续让他走走摔摔。

    看得言安希心疼不已,虽然这床是软的,但是……但是是心疼啊!

    她的宝贝儿子啊!

    言安希头发也顾不得擦了,走前去,把慕以言抱起来的时候,却看见慕以言的手心里,攥着一个什么东西。

    慕迟曜的目光,也顿时被她吸引住了:“怎么了?你头发都还没干,以言在这里,等会儿抱也是一样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言安希轻柔的哄着慕以言张开了手心,然后,她把慕以言手里的东西,拿了起来。

    “慕迟曜!”言安希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和语气说话了,“让你看会儿孩子,你让人家一个人摔来摔去的也算了,他在干什么你到底有关心过么?一直看着你的平板……你现在看看这是什么!”

    一个避.孕套,被言安希扔在了慕迟曜的身。

    慕迟曜:“……”

    他看向慕以言,想说些什么,但是这么小的儿子,能知道些什么,他说了也是白说。

    慕以言咿呀咿呀的说着他的婴语,然后又手脚并用的,想要爬到慕迟曜的身,去拿那个套子。

    言安希赶紧把慕以言抱了回来,又狠狠的瞪了慕迟曜一眼:“快收起来吧。谁让你把这种东西,落在床的?”

    “应该是次无意间,放在枕头下面,忘记收,今天……被以言给翻出来了。”

    “那现在赶紧收啊!”

    慕迟曜拿起手里的bì yùn tào,忽然挑眉看着她:“要不,我们今晚给用了吧。”

    “用什么用啊……收起来,照顾儿子啦!知道你不会带孩子,但是没有想到,你这么的不会带孩子。”

    慕以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言安希抱起他之后,他一直在挣扎,不愿意被束缚住。

    言安希只好松开了他,他立刻爬到慕迟曜身去了。

    “爸爸……爸爸爸,”慕以言喊着,又伸手去拿他手里的东西。

    言安希一个眼神扫过来,慕迟曜无奈,赶紧收进了抽屉里,然后揉了揉慕以言的脸蛋:“儿子啊……爸爸被挨骂了。自从我高以后,除了爷爷,再没有人骂过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